落户狮城5庙宇 真字贩卖机 火红

2018年11月24日

(新加坡23日讯)“真字”贩卖机越来越普及,内置财神爷、大伯公或大二爷伯的神像、只要放钱就会出“真字”的贩卖机,目前装置在全岛5家庙宇,受访公众担忧会有鼓吹赌博风气之嫌,但也有善信认为“信则灵,不信不沉迷”,把它当游戏看待。

名为“大伯公施财”或“财神爷施财”的真字贩卖机,目前装置在5家分别位于四马路、芽笼、巴耶利峇、兀兰和马里士他的庙宇。

公众只需置入2元、5元或10元的钞票,就能分别购买一张、三张或六张的“真字卡”。贩卖机出售的真字卡上,印有神明肖像,全张卡都是红色,卡的下方就是四个号码的“真字”,买家需要用银角刮走涂料才能看到号码。

落户狮城5庙宇 真字贩卖机 火红

位于马里士他路的梧槽大伯公庙放了一台真字贩卖机,吸引不少好奇的公众花钱买真字。

位于马里士他路的梧槽大伯公庙就放有一台真字贩卖机,该庙宇负责人曾女士表示,贩卖机是今年初放置在庙里,但它不属于庙宇的,是贩卖机公司跟庙宇借地方放置机器来营业。

曾女士表示,庙宇没收取任何租金,而且因贩卖机的用电量不多,庙宇也没收电费。不过曾女士也说,贩卖机公司有捐香油钱给该庙当补贴。

一些受访公众认为,真字贩卖机有鼓吹赌风之嫌,而且贩卖机放在庙宇显眼处,大人小孩都能看见,担心有不良效果。

不过,公众洪明耀(56岁,保险业)表示,每个善信到庙里都有所求,花钱买真字只是增添乐趣,况且庙宇也没有帮忙宣传或推销,他不认为真字贩卖机会有怂恿别人赌博的作用。

善信黄秉武(40岁,建筑业)则认为真字贩卖机很有趣,而且还有大伯公保佑,信则灵,不信也没关系,毕竟小赌怡情。

落户狮城5庙宇 真字贩卖机 火红

公众只需置入2元、5元或10元的钞票,就能分别购买一张、三张或六张的“真字卡”。

将求字民俗“机器化”

贩卖机公司负责人表示,5家庙宇都免费借出地方放置贩卖机,贩卖机内的“神明”没开过光。

真字贩卖机公司“Huat Huat Vending”销售经理李金招(31岁)受访表示,公司去年尾开始推出真字贩卖机,并向有关当局申请执照,在全岛5家庙宇放置贩卖机。

他说,部分善信去庙宇是为了求真字,所以该公司顺应社会发展和改变,把传统的求字民俗“机器化”,让善信更方便求财。

他表示,这5家庙宇都是免费借出地方让他们放置贩卖机,而公司也把贩卖机的部分盈利,当成香油钱捐回给庙宇。

“每台贩卖机造价1万元,一台贩卖机每月估计能卖出200至300张真字卡。”

不过,当询及贩卖机的每月盈利和该公司每月捐赠多少香油钱给回庙宇时,李金招表示有关数目不便透露。

他也不畏言,贩卖机内的神明都没有开过光,但欢迎那些庙宇为贩卖机内的神明开光。

有待当局界定争议

资深刑事律师符兆明表示,真字贩卖机应该不触法。

他表示,其实市场上有许多免费的“数字生成器”的手机应用,若有商家将免费的东西进行收费,本身不算触法。

另外,他也认为这类真字贩卖机与之前警方禁止的“神秘盒”贩卖机有别,并非同一类贩卖机,根据他“主观”的法律剖析,应该也没犯法。

不过,他说任何事情都存在不能确定的法律风险,真字贩卖机还是具有争议性,只能由当局去界定。

专门辅导赌徒的一望中心(One Hope Centre)辅导部主任王宝婵则认为,摆放在公共场所的真字贩卖机,无形中起了诱导赌博的作用。

“这些贩卖机如果以后遍布整个城市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姑且不论本来就有赌瘾的人,那些原本没有买马票习惯的公众,也会因为好奇而试一把。”

她本身处理过许多案例,很多人都是幸运中了一次奖后就深陷其中,最后导致破产,因此她建议光顾真字贩卖机的公众要懂得自我克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