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睾丸移植大腿 7岁癌童保命留后

2018年11月26日

(新加坡25日讯)7岁男童罹患睾丸癌,右睾丸已经坏死被切除,医生要救男童,更要为儿子“留后”,因此把没受癌细胞影响的左睾丸“移植”到大腿内侧,避免它接触癌细胞和药物,以期他日回归原位传宗接代。

报道指出,7岁的艾迪尔在一次玩耍时,伤到了下体,扫描后被发现患上第二期的睾丸癌,除了切除手术外,还得接受化疗及电疗,孩子难受,父母心痛。

左睾丸移植大腿 7岁癌童保命留后

艾迪尔患上睾丸癌,为了能留后,在电疗前医生为他将睾丸移植到大腿皮下,以避开癌细胞和药物。(档案照)

艾迪尔的继父法米(39岁,小贩助手)说,由于肿瘤和右睾丸相连,为了保住艾迪尔的命,医生最终决定把右睾丸一并解除。

医生在确认艾迪尔的病情后,9月尾就安排儿子接受九个周期的化疗。此外,由于胯下皮囊仍有癌细胞,艾迪尔在完成化疗之后,还得进一步接受电疗。

法米指出,电疗主要是集中在儿子胯下皮囊,他告诉医生,希望不会影响仅存的左睾丸。

为此,医生便将艾迪尔的左睾丸取出,再“移植”到大腿内侧,即可避开电疗所带来的伤害,也可避免癌细胞扩散至此,待12月进行电疗后再做打算。

艾迪尔接受化疗后,都没有胃口,并经常反胃,消瘦许多。相信身体难受,他也失去了以往常挂在脸上的笑容,常会闹脾气,看了令人心疼。

法米希望通过媒体,找到有相同经历的病人及家属,以便能更了解治疗过程及抗癌的经历,为继子接下来的抗癌路程做更好的准备。

母亲辞职照顾儿子,继父在小贩摊位当助手,靠着微薄收入扛起一家人的生计。

艾迪尔的母亲之前打两份散工,但因为艾迪尔化疗后,抵抗力低,容易发烧不适,常常进出医院。

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她只好辞去工作,家中一切负担就落在丈夫身上。

法米说,父母是当小贩的,他则在父母的摊位帮忙,但也赚不多。

夫妻俩住在租赁组屋,主要是靠着补助金过日子,但法米说:“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男童一家经济拮据,生活压力大,拖欠的水电费累积到六七百元,“女侠”领队上门做义工,发现男童全家处境,私底下帮忙还清却不留名。

“女侠”潘迎芬所创办的义工团体“让希望活下去”日前在走访法米一家所居住的租赁组屋区时,刚好了解到法米一家的境况,感受到他肩上的重担。

该义工团体也发现,原来这家人已经拖欠多个月的水电费,累积到六七百元(1829至2133令吉之间)。

为了不要给这家人造成不必要的压力,她决定私底下帮忙缴付这水电费,希望能减轻一点他们的生活压力。

潘迎芬透露,男童一家拖欠的水电费,目前已经还清。

将睾丸“藏”在大腿皮内已有先例,事后还能取出“归位”。

2002年曾有一则报导,一名63岁的印尼商人,因为被生殖器官暴发性环疽所侵袭,必须切除死去的皮和组织保命。

当时,由于“装”睾丸的皮囊得被切除,医生不能在睾丸没有皮囊包住的情况下,像平常人那样让它悬在外部,因此把睾丸藏在大腿的皮内。

报导中,矫形医生说,这可能是暂时性的、也可能是永久的办法。复原后,医生可以帮他造个皮囊,再把睾丸取出放入皮囊中。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