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家访和社区协作 教育部福利人员助减少学生缺课率

2018年11月27日

甄丽琼在工作上有时会吃闭门羹,还曾因敲门声被学生的邻居责骂,但她不放弃与学生和家长建立良好关系,也曾亲自带学生回校上课。

看到学生后来愿意自己上学,学习上有进步,这些都成了她的推动力。

甄丽琼(40多岁)是光道小学的学生福利人员,工作是协助教师监督有需要的学生,尤其是长期缺课的,通过家访并和相关社区机构协作来帮助学生。

通过家访和社区协作 教育部福利人员助减少学生缺课率

学生福利人员甄丽琼坚信,每个孩子都应获得机会发挥潜能,她希望自己所做的能帮到有需要的孩子和家庭。(龙国雄摄)

2015年,教育部先为10所中小学安排学生福利人员,目前这批人员增加到50多名。

教育部答复《联合早报》时说:“目前,54所学校有学生福利人员,到了明年中,会为另外六所学校提供福利人员。接下来,教育部会注意这方面的需求,与学校一起加强对学生的全面支援。”

发言人说,福利人员在必要时会与社会服务机构等协作,帮助学生的家人建立一个更稳定的环境,引导家长支持孩子的学习。

政府上个月宣布成立跨部门工作小组“提升”(UPLIFT),加强对弱势家庭孩子的支持,其中一个工作范围是探讨如何解决孩子长期缺课的问题。去年,每1000名小学生有约1.1名长期缺课,每1000名中学生则有约7.5名长期缺课。

光道小学校长黄秀萍受访时说,教育部去年为该校派来福利人员,与教师携手支持有需要的学生。当发现学生在一个学期内有超过两成的时间缺课,福利人员就会介入跟进。

她说:“之前,教师只能在下午放学后到学生家,但家人未必在家,教师很难联系他们。教师也没有社会服务的联系,未必能及时提供协助。福利人员对学校的帮助很大,她能更有效地跟进学生的情况,长期缺课的学生人数大约减了一半。”

说服家长重视孩子教育

会计师出身的甄丽琼曾在学校当教育协作人员,两年前经推荐转为学生福利人员。第一次到学生家做家访时,她会与另一名学校代表同行。有时,上门后家人没睡醒或不想开门,她就只好回去。有一次,她还因敲门声干扰到邻居而被骂,但她都从容应对。

甄丽琼指出,这些孩子有的来自单亲、背景复杂的家庭,或父母在服刑,家中没有成人引导他们。“家长本身也面对生活压力,或不懂得处理问题,就对孩子的事置之不理。我们要说服家长做出改变,重视孩子的教育,但有些事急不来,必须耐心引导。 ”

她举例说,一名母亲经开导后更积极地让孩子上学,也在学校的协助下找到工作。孩子定期上课后,学习有所进步。“这一步步的进展给我很大的动力,我要帮助这些孩子,让他们有向上的机会。”

殷玮健(31岁)是圣安德烈中学的学生福利人员,要让青少年愿意与他沟通,并非易事。例如,他曾几次到一名学生家做家访,学生却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他后来通过学生的亲戚帮忙劝导他,渐渐与学生建立好关系。

他说:“与学生沟通时,我会尝试从他的兴趣切入,而不是直接针对问题。同时,向班主任和课外活动教师了解他的进展。看到学生缺课问题有改善,成绩有起色时,我感到欣慰。”

圣安德烈中学校长陈清娘指出,学生福利人员能与教师的工作相辅相成。教师和年级主任等向来都会定期讨论,找出需要协助的学生,并尝试解决问题。遇到一些较复杂的情况,就会通知福利人员,借助福利人员的专长,校方能更有效地照顾学生的需要。

通过家访和社区协作 教育部福利人员助减少学生缺课率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