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到处抢 今日洗马桶 浪子回头做义工赎罪

2018年12月02日

(新加坡2日讯)23岁文身青年与90岁失智阿婆结下忘年祖孙情缘,当年他为帮欠阿窿债的损友筹钱,随同党“黑吃黑”打抢按摩女,他为赎罪,过去3年几乎每周到租赁组屋为独居老人打扫,俯首洗马桶毫无怨言。

从事社会关怀近三年的他,已毅然退出私会党,也鼓励一群边缘青少年每周为老人家服务,生活过得平安踏实。

报章曾报道,许姓青年被朋友怂恿,假装预约按摩服务,到公寓结伙抢劫按摩女,搜刮约5000元(约1万5000令吉)财物后离开。他过后被判入青年改造所,随后上诉成功,改判缓刑监视。

昔日到处抢 今日洗马桶 浪子回头做义工赎罪

刚过去的周三,小许为阿婆洗马桶和厕所地板。3年前的第一次,也是他生平第一次洗马桶。(温伟中摄)

记者获知,他2015年11月中干案落网后,决定洗心革面,每周三晚上定时随社工到租赁组屋为独居老人打扫,至今已三年。

小许(化名)说,当时有朋友欠阿窿债,损友想到“黑吃黑”的馊主意,认定“做非法的被打抢不敢报警”。

落网被控后,他才知罪行严重,母亲鼓励他当义工“弥补”过错,他经人介绍认识拥抱(HUG)社区服务,每周到宏茂桥2道租赁组屋,与义工们关心25户老人家,当中绝大多数是独居老人。

小许说:“我们帮老人家扫地抹地、换床单、修理家电、理发和洗厕所。起初很担心被排斥,毕竟我有文身,也曾经打抢。没想到老人家都很喜欢我们。”

记者走访时,只见一年来失智情况恶化的90岁独居阿婆汪润添居然记得他,握着他的手赞他很乖,说“他不嫌弃我”,还鼓励他“心不要乱”,要专心追求当餐馆经理的梦想。

小许说,他生平第一次洗马桶,就是三年前在阿婆家,大概花15分钟彻底洗净。过后三年来,他几乎每周三都来租赁组屋帮忙,一有空就来找阿婆聊天。

“要U转走正路不容易,还是有很多挣扎。以前我为了朋友越界做坏事,被损友称赞,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很烂。现在我跨界走出自己的世界,关心孤单的老人家,也有一群朋友和义工互相学习扶持,我觉得很平安也很踏实。”

曾经被认定无药可救,但遇到社工后,人生出现戏剧性翻转,除了父子和好,连高庭法官赵锡燊也认为应给他机会,改判缓刑三年。

小许说,三年前落网后深切反省,但一度感觉自己“没救了”。

昔日到处抢 今日洗马桶 浪子回头做义工赎罪

义务辅导小许(左起)3年的麦淑娴,探望90岁阿婆汪润添。9岁小义工子恩也在旁陪聊天。(温伟中摄)

“大家都说不用去打官司,认定我会坐牢。遇到拥抱社区服务的社工后,他们给了我信心,我就好好当义工,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两年前国家法院将他判入青年改造所,陈俊良律师义务上诉,社工也鼓励他不放弃。

他感叹,从前感觉不到家人的爱,认定课业表现无法令父母满意,也认定自己一文不值,但为了朋友“干什么都可以”,入狱后才看清损友真面目。

“朋友说过,我坐牢时会帮我照顾我的家人,却没有做到,他们也没来看我,还认为我罪有应得。”

他透露,多年来“没话讲”的父亲,探监时流泪,给他很大震撼。“我发现原来父母是爱我的,现在两父子可以谈心了。”

去年5月底,最高法院上诉庭法官赵锡燊改判小许缓刑三年,前18个月须佩戴电子追踪器,认为他是因为同侪压力而合伙干案。法官下判时还说:“那些要你一起干坏事的朋友都不值得交。”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