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禁令落地,争议云起

2018年12月04日

关于洗涤塔的支持派和反对派的争议由来已久,针锋相对,互不让步,今年第二季度出现的洗涤塔加装热潮也让双方的争议进一步凸显放大。

上周五(11月30日),新加坡高调宣布,将在其管辖海域禁止开式洗涤塔的排放,相关海事媒体报道后,争议不断。

新加坡禁令落地,争议云起

CSA 2020 的吃惊和失望

今年9月份由25家航运公司和2000多艘船舶组成的“清洁航运联盟2020”也公开发声。其发言人表示,对新加坡激进的开式洗涤塔禁令表示吃惊和失望:

"CSA 2020 was disappointed to hear about this restriction, especially as it is unclear whether it is based on any solid scientific data. As Singapore is such a large bunkering and supply port this move will have an impact on many of our members as well as many of the other 150+ shipping companies that have already invested in exhaust gas cleaning systems (scrubbers). We find it particularly surprising that such a radical decision, affecting hundreds of shipping companies and thousands of vessels, would be made without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actual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of open loop scrubbers by investigating with or even consulting the companies that have committed significant resources in researching, testing and investing in this technology."

“清洁航运联盟2020”听到这个限制的消息很失望,特别是还不清楚这个决定是否基于坚实的科学数据。新加坡作为这么大的一个加油和供油港口,这个禁令直接影响我们组织的成员公司和其他超过150家投资于洗涤塔的航运公司。我们非常吃惊他们在没有试图理解开式洗涤塔真正的环境表现并咨询相关研究、测试和投资于这项技术公司的情况下,出台了这样一个影响数百家航运公司和上千艘船舶的草率决定”

TEN: “小小的胜利”

Tsakos Energy Navigation Ltd (TEN) 油轮公司 CEO,兼国际独立油轮船东国际协会(Intertanko)主席,Nikolas Tsakos 则声称新加坡的禁令是一个小小的“胜利”。他在公司第3季度投资者会议上表示:

"The Port of Singapore among other major civilized ports is banning scrubbers, open-loop scrubbers. So I think this is a bit of a victory"

“新加坡和其他主要文明港口正在出台对开式洗涤塔的禁令,所以我认为这是(洗涤塔反对者)一个小小的胜利”

今年9月,Nikolas Tsakos 表示有很大可能(very good chance)开式洗涤塔被禁,他认为这个技术只是将对空气的污染转移到了海里,而不是提供全局解决方案。他这样比喻到:

"inventing a new drug that perhaps will kill one of the illnesses, but will kill the patient through another illness"

“发明了一种新药,可以治好一种病,却会杀死得了其他病的病人。”

DHL 的未雨绸缪

作为“清洁航运联盟2020”的发起航运公司之一的DHL,其观点与几个月前有所差异,DHL 联合CEO,Trygve Munthe 和 Svein Moxnes Harfjeld, 在周一提供给投资人的信中写到:

“[W]e configured our fuel tank lay-out allowing us to carry various grades of fuels facilitating the flexibility to consume compliant fuels with 0.5% or less Sulphur content when in emission control areas and in ports that does not permit scrubbers. We have elected this configuration in anticipation of countries implementing stricter rules related to use of scrubbers when ships operate in their respective near seas and ports.”

“我们(船舶上)燃油舱的布置允许我们可以装载不同等级的燃油,这方便我们在进入排放控制区和那些不允许使用洗涤塔的港口时,使用含硫量 0.5% 或者更低的合规燃油。我们采用这样的布置来应对一些国家预期在其港口和水域采用对洗涤塔更严厉的法规条文。 ”

2020年1月1日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就要到了,在靴子没有正式落地之前,很难判断哪一种方式,是最为经济同时又风险可控的。

附 CSA 2020 脱硫塔十问(译文来自航运在线):

“清洁航运联盟2020” (The Clean Shipping Alliance 2020)是一个由25家航运公司和2000多艘船舶组成的新组织,回答了10个关于脱硫塔(scrubbers)的问题。

1)脱硫塔如何减少硫氧化物(SOx)的排放?

脱硫塔将碱性水喷到船舶的排气口,除去船舶发动机和废气中SOx。在海水系统中,海水的天然碱度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过程中所产生的硫酸盐。在淡水系统中,用于洗涤和中和的洗涤水用碱性化学品如氢氧化钠处理。在两种情况下,去除SO2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硫酸盐将随洗涤水一起排放到海中。

2)脱硫过程中排放水的硫是否对海洋有害?

脱硫过程中硫酸盐是硫的最终产物。硫酸盐海水中的天然成分,对海洋无害。海洋是地球的硫磺天然储层,在硫循环中起著关键作用。硫是最常见的元素之一,在生物许多代谢过程是必需的和关键的。

为了更好的阐述,可以想像以下情景:如果海洋中所有硫都积聚在海底,那么将有5英尺厚。将世界上所有石油和天然气储备中的硫加入海中也仅仅只会增加一张纸的厚度。与海洋中存在的硫酸盐数量相比,脱硫塔中所产生的少量硫酸盐是微不足道和良性的。

通过脱硫过程减少向空气中排放硫化物可促进环境保护,因为向空气中排放SO2可以增加颗粒物质(PM)的形成。

3)脱硫塔对海水有酸化作用吗?

在脱硫过程中,SO2气体被海水喷雾吸收。通过脱硫塔内的一系列反应,SO2最终转化为硫酸盐(SO4)、水(H2O)和二氧化碳(CO2)。

在脱硫过程中,洗涤水的pH值在很大程度上被海水中的天然碱度中和。这确保了排放水的pH值符合国际海事组织(IMO)的规则。产生的排放物仅使水中硫酸盐的天然浓度轻微增加。

当船舶到达港口后,船级社通过监测40艘船舶的结果表明,脱硫塔排放水的pH值在排放点2-4米范围内恢复到了海水的pH值 – 超过IMO的要求。正如2012年丹麦环境局的一项研究所示,即使在半封闭的海洋区域,装备脱硫塔的船舶很多的情况下,脱硫装置的酸化效果也可忽略不计。

4)如何确保排入海中的水不会对环境造成危害?

通过水分析仪器连续监测以下排放水参数,并根据时间和船舶位置记录结果:

(a)pH(带温度补偿)

(b)多环芳烃(PAH)

(c)浊度

所有这些都需符合IMO决议MEPC 259(68)2015 废气净化系统,数据必须保留在船上不少于18个月,并由港口国和船旗国进行审核和核查。

5)在重油(HFO)船舶上使用脱硫塔是否与使用合规燃料一样有效地减少SOx排放?

根据2014年Fridell和Salo的一些研究表明,HFO船舶的脱硫塔可去除了98%以上的硫氧化物,其硫氧化物的排放量低于轻柴油(MGO)的排放量。IMO计划于2020年1月1日实施0.5%硫含量的基准,因此脱硫塔成为IMO、欧盟和美国环境保护局批准的硫化物监管方法。

6)脱硫塔是否也减少了其他类型的排放?

独立研究表明,脱硫塔能够去除60%- 90%的颗粒物质(PM),包括一部分小型PM(10和2.5微米,以及超细),与使用MGO相比可减少大气中PM的释放。脱硫塔也可有效去除对北极地区有潜在影响的黑碳(BC)。

7)脱硫塔的使用会增加船舶的速度吗?并因此增加二氧化碳排放吗?

不,脱硫塔和船舶速度之间没有联系。所有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方法都是受欢迎的,减速航行是减少燃料使用和二氧化碳排放的一种方法。脱硫塔不会以任何方式干扰船舶速度。

8)脱硫塔还有其他环保优势吗?

脱硫塔允许船舶继续使用重油(HFO),HFO是炼油厂的附属产品并且是一种难以精炼的高能量燃料。为了进一步精炼HFO,炼油厂需要大量投资改造其设施,这需要数年才能实现。与生产轻柴油(HFO)相比,减少精炼HFO也意味着更少地排放相关的温室气体。同时HFO在海上的较低燃烧温度也产生较少的NOx。

9)脱硫塔在航运业是否是新技术?

已用在船舶上几十年的惰性气体系统与脱硫塔是相同的原理。去除SOx的脱硫塔已在全世界航运领域运用了10多年。目前,根据IMO/海洋环境保护委员会(MEPC)指南以及美国欧盟限硫令的规定,数百艘船舶成功的通过脱硫塔来遵守现有硫排放控制区(ECAs)中的2015规定。用于除SOx的脱硫塔也已在世界各地成功使用多年,并且至今仍在继续,包括用于燃油发电厂。

10)与符合要求的燃料相比,脱硫塔是否更符合IMO2020限硫令的要求?

脱硫塔和合格燃料都可以保护环境并满足2020年限硫令的要求。在Marpol VI国际公约下, 脱硫塔可以成为一个有效的方式。CSA 2020认为这两者都是重要的工具有效的减少航运事业对环境的影响。

---END---

新加坡禁令落地,争议云起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