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之所见所闻

2018年12月06日
新加坡之所见所闻

随着年龄的增长,出外旅游,景物的变化已经很难让我感受到新鲜和刺激,那么,我为什么还要乐此不疲呢?我时常问自己,并且一次次发现,我更喜欢回来后整理的这个过程。

世间的景色大致有几类,每种类型大多大同小异,看多了就会审美疲劳。但是旅游让时间拉长,空间转变,各种事物急速压缩。在短短几天内就可以遇到各种不同的人和事,看到许多往日没有机会看到的事物,让人的头脑更活跃,思考更深入。

01

下飞机,我们换衣服梳洗,在微信群里呼喊司机,司机满脸不高兴地出现在我们眼前,他说:“我早就来了,已经在出口等了很长时间。”我才想起导游说要到出口找他。我刚叫了一声“司机”,他就拉着脸一字一顿地说:“请不要叫我司机,我不但要开车,还要给你们解说,所以我是你们的导游,不是司机。”

刚进门,陈导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让我们的心里很不爽。

可事实上他当天的工作非常干练,也很热情。在随后我们自由行期间也能做到有问必答,深得我们几位团友的喜爱。看来,任何时候都不要及早给一个人下定论。

再次看他的微信名“不卑不亢的陈导”,才更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我会给你们最好的服务,用工作赢得你们的尊重,但是我有自己的原则,不会刻意讨好迎合你们。当我感觉到不被尊重的时候,一定会主动提出自己的想法。

从小,我们的教育告诉我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可是当我们进入社会后却发现,正直或者坚持自我往往容易四处碰壁,于是我们又学会了委曲求全,甚至卑躬屈膝。

我们以为这样才能让自己在社会上更好的立足。可事实上,与人为善并不需要放弃自我,讨好只能让自己失去原则。而自尊自爱、专业坦诚才是赢得尊重的最好方法。

02

新加坡没有养老金。以前对这个完全无感,反而认为老年人如果身体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既可以为社会做贡献,又减缓衰老,值得提倡。

可是当我看到黑瘦弱小又满脸皱纹的老人开着计程车载客,还是有些心酸。

到了酒店,另一个同样黑瘦弱的老人穿着黄色短袖短裤高筒袜的制服毕恭毕敬地为我们开车门,那刻竟有一种冲击。

这样的制服穿在年轻人身上,有一种威严和帅气,但是穿在老人身上,却透著讽刺。

这些老人大多是祖辈在20世纪初从福建逃难过来的,经历了几代的奋斗,如今即便年迈,还是得继续为一日三餐奔波。

我想起《我这一辈子》中张国立饰演的福海老年时佝偻著身体,穿在警服巡逻时的情景。每个老人背后大都有一把人生的辛酸泪吧!

以前,总是羡慕那些出国的人,以为他们在国外过着我们无法想像的优越生活,可是当看过台湾老兵和新加坡华裔后,才知道无论处于哪种社会制度中,如果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依然只能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再看整个人类,自然规律更是一只无形的手。新加坡的养老制度和国家的政策有关,也和人口老龄化有关。当整个人类都不想结婚生孩子,那么就得承担老年以后还得工作的现实。当然,需要为此付出代价的更多的还是社会的最底层。

03

行在路上,恰好遇到内政部长出行。车辆的后面有一辆警车随行,我们的车碰巧经过部长的车旁,看到我们趴着窗边好奇地向里边张望,部长竟然冲我们挥了挥手。

小国家的领导人就象他们的国家一样,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亲和。

但其实,新加坡也有许多严厉的地方。计程车司机说:如果我开车看手机,被警察发现,就要罚款并扣分。而且警察不需要任何证据,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普通人根本没有反驳的机会,当然,一般情况下警察也不会随便冤枉人的。

每个国家或民主、或专制,或严苛、或宽松;都受其历史、环境、人口组成等等因素影响。任何一种风格或制度,都有其优劣,但也有其存在的理由。

年轻时往往很片面,认为是社会、单位甚至是周围人的影响才导致自己的今天,看多了却发现并不然。外在的好坏都是相对的,我们无法改变任何外在的东西,只能想办法改变自己,建立成长型思维,才能过好自己的人生。

04

新加坡由三个种族组成,每个街区都有各自的宗教寺庙,庄严肃穆,虽小却气势恢宏,金碧辉煌。

与国内寺庙熙熙攘攘、看热闹多过香客的情况不同,这里的人大多非常的虔诚,他们像雕塑一般端坐,以至于周围都充斥着信仰的能量。

我们从他们身边经过,也得摒息慢行,只怕自己的鲁莽会惊扰他们,又因为自己的动机而自惭形秽。

信仰会自带一种能量,以前不信,现在信了。其实价值观和信仰一样,当我们无法让他人信服,或者无法影响他人,是因为自己并不是十分相信,因此自己的言行就显得摇摆不定、言不由衷。

日本“扫除道”的创始人在自己公司整整坚持打扫了十年卫生,才影响了一两个人跟随,但是持续到二十年的时候,扫除道已经成为整个公司的企业文化。又过了十年,日本47个都道府县成立了“扫除学习会”,扫除道不但改变了他们公司,甚至对整个日本都造成了影响。随后,扫除道逐渐对整个世界造成影响。

新加坡之所见所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