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2018年12月11日

我们听过很多创业故事,很多人在潮湿阴暗的地下室办公,有些人白天上班、晚上创业、半夜起来帮老婆给孩子喂奶,很多人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取得了成功的真经

但是,更多的人在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后,仍然失败了。椰子收到了一位创业者的来信,讲述了他在新加坡创业失败的故事,和那些成功的故事一样,精彩......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在新加坡这个地方创业确实不容易

做为一个连续创业失败者

仅让我代表新加坡创业者们吐槽一番

一解心中苦闷,权当个笑柄”

1

“大凡新加坡的互联网创业者,一直在坚持的,骨骼都很惊奇

在这条“不归”路上,创业者只能选择猥琐发育。

在新加坡,很多优秀的毕业生,也并没有出来创业的意愿,按部就班的生活也很优质,主要是安稳。

试想想,结婚买福利房,每个月拿不低的工资,每年年底等花红。周末一家人出行,年底海外出游......老婆孩子热炕头儿,这样比创业过的‘奢侈’多了。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但是,用我以前一个国大毕业创业伙伴鸡翅童鞋说的话:

如果一眼就把接下来二十年要发生的都看见了,其实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就是怀着这样一片赤子之心,我走上了在新加坡创业的“不归路”。

2

其实毕业后,我也是过着按部就班的‘奢侈’生活来着,在新加坡做移民顾问,让无数人在美国加拿大地区顺利安家,客户满意、收入不错,做的风生水起,挺有成就感。

一转眼,孩子上了幼儿园,我也进入了对朝九晚五的倦怠期!——人生还长,我要换个活法!创业!

于是,我结束了移民顾问生涯最后一个case——将我妻儿送往美国。之后,我在美国安顿时,度过了最后的平静时光,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前路何许?

原以为,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谁知道变成了失败与重生交织的秘林。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安顿好妻儿,从此‘孑然一人’再无后顾之忧,我回到了新加坡,倾尽心血和钱囊,进军新加坡餐饮服务业,用互联网改变新加坡一成不变的用餐传统。

互联网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餐饮行业。吃饭前看一看点评app,再去团购个券,或者扫码点餐。

多方便多快捷!留存的消费行为数据,更是不可多得的资源……

从此,这牛车水街头巷尾的每一家店,无论中餐、印度餐、哪怕一个凉拌菜,在我的眼中都是机遇,都能够被卷入革新的大潮,冲上‘中国互联网模式’的风头浪尖!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3

作为第一个‘吃蟹人’,加上有中国各种成功商业模式借鉴,我胸有成竹!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我就拿到了几百万元的天使投资!

有理想,有想法,有理念,这回也有资本了,我挽起袖子带着团队使劲干,不后悔当初创业的决定,不后悔放弃平淡而安稳的生活。

我以为我肯定成了。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结果一年后,各种问题接踵而至

新加坡市场天花板很低,市场还不成熟,很难有好的项目讲的出故事,拿得到投资。

至少我创业后发现,这个地方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基本为零。创业基本是开荒的状态。比如:

在国内,你想做外卖,各方面系统很成熟了,小伙伴们也用的很溜; 但在这边,基本上你要先把外卖系统,商家管理系统,支付系统都做完,做遍,还得做成熟。

这相当于你想去草原放羊,却发现需要自己种草。

“稳住,我们能赢”,当初我在种草的时候,特么就是和同伴这么说的。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然而,当几百万投资花完,送走最后一个员工的时候。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我抽了人生中第一根雪茄,不得不面对这些现实。

是的,打通支付链条,保障资金安全,不容易! 是的,各种审批的阻碍要打通,不容易! 是的,本地千古不变的用餐习惯,要打破,不容易!

奈何国内互联网风起云涌,奈何我一腔热血,也没能激起本地餐饮业革新的小水花。

是的,我创业失败了。

4

创业,原来是一群人的疯狂。

14,15年政府鼓励创业,实际大家却都在观望。极少数人在往前冲,就好像100人约好去沙滩嗨,穿比基尼啊,浪啊~~~

结果发现大家开嘴炮挺嗨,真的开始的时候,95个人在沙滩穿着西装整整齐齐就这么看着你。我们来玩个游戏,一二三四,我们都是木头人…...

头部创业者有些在自嗨,有些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像我这种坚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人呢?

更快地被拍死在了沙滩上呗!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而且我发现只要没死透,事情总能更糟糕。

2017年底,我好不容易从创业的烂摊子爬出来,突如其来的一封催缴信将我再次击沉。

2万新币,平地惊雷。中间种种不详述了,总之这笔钱家里人不知道,合作伙伴不知道,更不会有人再知道了。

我吃了多久的灰才把这个洞填上?直到今天我才说得出口,没关系,既然创业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后来为了帮一个大哥,好吧......主要是穷,为了谋生。

我做了牛一嘴兰州拉面,我这种从小眼高手低的废材,受到现实残酷的打压,终于‘看得起’餐饮这种传统行业。

之前死过一次,这次基本没给自己留后路。我也没餐饮经验,没时间去循规蹈矩了,跟着直觉干!

拿着一团面粉,揉 捻 拉,全心全意;

拿着一把面条,汤水里煮,寸步不离;

从此之后我的心中,只有口感,火候和味道!

水在翻滚,面条在沉浮,而我的心情这一次,终于沉静了下来。相比之前的远大理想,宏图大志.

这一次,我只想用心做好一碗面。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忐忑的心,在开业一个月后舒缓了。

努力没有辜负我,在开业后爆满一个月,我痛并快乐着。

为什么爆满还痛呢?做传统餐饮行业都知道,这是个勤行,劳其筋骨。

一度缺人缺到我每天都要帮忙在厨房出面,由于随时都是出面待命状态,基本手上都会拿一个碗。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一个动作做久了,两个星期后,手就变成了爪子,张不开了。做餐饮赚的真是辛苦钱,身体苦,但是心不苦。

尤其是看着大家排著长队,还有种种好评,心里没有当初移动互联网创业苦。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6

2017年10月牛一嘴彻底火了,从此新加坡就有兰州拉面这个品类,别人也开始做。

我做酸菜面,别人也做,跟风就跟风了,更有甚者,通过贬低别人来做自己的营销......没什么,也挺好,毕竟是自由市场。

再说到整体餐饮市场,2018年,2019年可以说是血洗的一年,有超过一半的餐厅在往外转让。这也没办法,竞争太激烈。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细分到中餐,火锅和串串应该是重灾区,据初步统计2017,2018年应该开了不下一百家店,其次就是传统川湘菜,这部分被火锅串串抢去太多重叠客源。

我过去十顿聚餐吃饭,五顿是新开的火锅,如果不吃火锅,就会吃川湘菜。 看一看芽笼和牛车水,扎堆和竞争,同质化严重,真的,大家都不容易。

“Winter is coming”, 希望大家都能过得了这个冬。

7

所以我想,有本事,那得让外国人吃毛血旺,把梳子卖给和尚!

很多外国人没吃过好的中餐,也没受过盛唐文化的洗礼。但是,这也是我们中餐同行的使命。

如果我们有更多的中餐开成米其林,或者像牛一嘴兰州拉面这样,做传统美食文化布道者。拉面和快餐,哪个有底蕴?不言而喻了吧。

为什么西餐,韩餐,日餐,甚至泰国越南餐都比中餐,显得普及和有知名度?我们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其实大家可以再回想一下,牛一嘴就是一个中式快餐传播传统美食文化的样板,现在也有两个店了,基本品控稳定,以后大家有面吃了,我也就放心了。

牛一嘴是一段经历,我决定把它放下,开始去云游了。也许是向下一座山峰发起挑战,停下来对于我而言,是对自由和理想的背叛。

8

其实吐槽那么多,我也是为了我们能更坚强的走下去。

因为人生是一次旅途,经历更多的经历,感受更多的感受。我会坚持自己的道路,尊重别人的选择,永怀感恩之心。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如果没有你们这些鼓励者,这些爱兰州拉面热爱生活的人,新加坡牛一嘴又如何能走到今天呢?

我又要准备往下一个目标出发了,这一次,我要重新定义中式快餐!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在新加坡,我是如何花光1000万,创业失败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