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2018年12月14日

今天(12月14日),中国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发生一起伤医事件,医生坐诊被男子刺伤,生命垂危。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众人在为医生祈祷的同时,不禁问道:中国的医患关系怎么了?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最近几年,在中国发生太多起伤医杀医的事情了。

2018年3月14日,安徽省泾县医院赵新兵医生被歹徒捅死在工作岗位上;

2017年9月16日,湖南省东安县微创医院医生蒋绍模被捅伤致死;

2016年7月21日,河北省衡水市第四人民医院刘广跃医生在诊室内被砍身亡;

2016年5月18日,湖南省邵东县人民医院王俊医生在接诊过程中被殴打致死;

2016年5月5日,广东省人民医院陈仲伟医生被砍身亡;

2015年9月8日,江苏省徐州市胡今升医生被当场刺死;

2013年10月25日,浙江省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3名医生被一名男子捅伤,其中王云杰医生因抢救无效死亡;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中国医院协会的一项调查表明,中国每所医院平均每年发生暴力伤医事件高达27次。医务人员躯体受到攻击、造成明显伤害的事件逐年增加。

而2017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全国30个省份的2800多名医生中,有83.4%的医生经历过医疗场所暴力行为,24.1%曾遭受过身体攻击。

中国政府也注意到这一问题。

前不久中国医疗界翘首企盼的“暴力伤医黑名单”真的出炉了。

反观新加坡,似乎医患纠纷很少,但其实也存在。

民防部队这两天公布了一组数据,截至12月12日,民防部队前线救护人员执勤时遭人动粗或爆粗口的事件共26起,比去年的23起和前年的20起都多。

为此民防部队昨天(12月13日)在总部安排两组救护人员教育公众,让公众知道这些行为会严重阻碍医疗救护工作的进行。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这也算是一种医闹纠纷,因为发生在救护者和患者之间。同时,新加坡的医院里也发生过医闹。

2015年,前中央医院病人因术后病情没有好转,控告新加坡中央医院和其主刀医生。最后以病人败诉并赔偿医院医生各270,000新币结束。

2015年,一位住院的大叔经常无礼闹事,找医护人员的麻烦,最后还拿一壶热牛奶直接泼向医生的脸部和胸部,最终被判最高罚款额1500新币。

新加坡对这类事件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在新加坡医院的很多房间都能看到:不要对医护人员使用暴力。 根据新加坡《防骚扰法案》规定,辱医等行为,可被罚款最高$5000,或监禁长达12个月,或两者兼施。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这在法律上,为医生的安全加了一道保险。

不过,新加坡民众大多数还是很尊重医生的,整体医患关系好很多。

在新加坡,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有可能进入医学院,毕业后收入可观,社会地位很高。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社会环境,奠定了医生这个职业的精英地位。

新加坡很多政府官员都是新加坡医生转型来的,包括现任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等。就连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也是医生。(为什么部长头衔要带医生后缀?不懂的戳:郑重声明:新加坡的这些部长真!的!是!医!生!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民众们尊重医生,也信任他们。

信任是医患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不仅源自新加坡医学生的起点高,也因为大部新加坡人都有固定医生。长时间的接触更容易建立信任,对患者的教育工作也更容易进行。

中国目前这两点都做得不够。中国从医人员水平参差不齐,有读3年专科的、5年本科的、7年硕士和8年博士的。其次,公立医院并没有很好地承担起普及健康常识、促进医患沟通和提高依从性的职责。这与政府投入不足、医院动机不够强都有一定关系。

但公立医院不能很好地科普医疗常识也是情有可原。现在很多人就医都会选择直接去公立大医院,人流大,医生平摊到各个患者身上的时间很少,也就很难详细进行科普。而这与中国的医疗体系结构还不够完善有关。

现在中国医患关系这么紧张,也与某些媒体缺乏专业性的报道有关:新生儿感染性皮肤剥脱被媒体误导为“暖箱烤死新生儿”;保守治疗暂时缓解先天性巨结肠症状被媒体报道为“开价十万的病被八毛钱治好”……民众受误导后易对医生和医院产生抵触情绪。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今天的医闹事件绝不会是最后一起,如何从源头上解决医患关系的“病因”,需要在诸多方面共同努力,包括提升社会对医生职业的认可和尊重、公平合理地处理医疗纠纷、提升患者的满意度、提高全民医学素养等等。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文:一个中国医学院毕业的学生)

中国特产“医闹”?新加坡民防部队也面临这类问题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