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探析

2018年12月23日

【摘要】新加坡作为全球范围内,收入不平等状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学者们对于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众说纷纭。本文基于2000~2017年新加坡的最新收入数据展开分析,并对国外学者就新加坡收入不平等问题的研究进行了简要讨论,并指出新加坡领导层对于收入不平等问题的轻视、不被认可的“福利主义”以及劳工与税收政策的缺失是造成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所在。

【关键词】收入不平等;新加坡;基尼系数

【Abstract】Singapore as one of the countries with the most serious income inequality in the world, that is an indisputable fact, but scholars have different opinions on the causes of this situation. This paper analyzes Singapore's latest income data from 2000 to 2017, and discusses scholars' research on Singapore's income inequality, and points out that the Singapore leadership's ignorance of income inequality, welfarism is not recognized and the lack of labor and taxation policies is the root causes of income inequality in Singapore.

【keywords】 Income Inequality; Singapore ; Gini Coefficient

导 言

作为东亚地区的新兴工业国家,新加坡凭借着其独特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在短时间内成功实现了经济腾飞,一跃成为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世界银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2010年不变价)从1965年的73亿美元增长至2017年的3100亿美元,而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方面,2017年新加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010年不变价)是1965年的14.1倍。与此同时,根据Kuznets提出的有关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不平等之间的倒“U”型关系曲线,在经济快速增长初期往往伴随着收入不平等的加剧,新加坡同样不例外,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居民收入不平等问题也逐渐凸显。数据显示,2000年—2017年间,新加坡受雇居民基尼系数从0.442增至0.459,在2007年达到峰值0.482,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已成为新加坡面临的一大挑战。

在这一背景下,关于收入不平等的争论甚嚣尘上,先是新加坡总理与部长高薪金事件的爆发及凸显新加坡社会巨大贫富差距的影片《摘金奇缘》的大受追捧。其后国际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在近期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明确指出新加坡在在缩小贫富差距和减低社会不平等问题上不作为,李显龙等新加坡领导人都就收入不平等的报道展开积极辩驳,引发了新加坡国内外的一片哗然。因此深入探析造成收入不平等问题的根源,成为缩小收入差距,让经济发展的红利惠及每一位公民的要义所在。本文将从以下三个部分展开:第一部分将简要分析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现状。第二部分详细梳理了有关新加坡收入不平等问题的相关研究,第三部分总结造成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所在。

一、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现状

收入不平等作为一个全球性问题,关系到一国政局的稳定、社会的和谐以及人民的幸福生活,不少国家及国际组织也致力于改善收入不平等的状况。新加坡作为东南亚地区重要的经济、金融、航运中心,对外凭借着大国平衡策略在纷繁复杂的国际舞台赢得一席之地,对内克服了多元化的种族宗教社会蕴含的不确定性,成为东南亚乃至整个东亚地区的发展典范。但自1965年独立至今,新加坡高速的经济发展势头并未缓和国内居民收入不平等的问题,反而逐渐加剧。还引发起人们对于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状况影响政治进程、社会公平等问题的讨论。

新加坡居民收入不均到底处于怎样的状况?从整体来看,通过分析2000~2017年数十年间新加坡的基尼系数可以看出(详见表1),新加坡的基尼系数呈现“双驼峰”型变化趋势,且在2007年与2012年达到峰顶,分别为0.489与0.488。同样在另外两种不同的统计范畴下,新加坡的基尼系数同样呈现“双驼峰”型变化,尽管新加坡的基尼系数是波动的,但从整体来看,新加坡的基尼系数保持上升态势,这也意味着新加坡国内的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同时在对比三条基尼系数曲线的变化过程可以发现,与政府转移与税收举措相比,公积金对于新加坡基尼系数的下调作用较弱。在时间维度上,通过对比不同时间段内的基尼系数也可发现:2006年以前,新加坡采取的政府转移与税收措施对于稳定基尼系数更为有效,而此后政府转移与税收举措,并不能有效实现调整新加坡基尼系数变化趋势的目标。

表1 新加坡受雇居民家庭人均收入基尼系数

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探析

资料来源:新加坡统计局(DOS)

为了更直观地观察新加坡国内不同收入阶层的收入差距与变化,在通过对比新加坡受雇居民家庭人均月收入十等分组据,沿着时间维度顺向推动,新加坡受雇居民家庭人均月收入总体上维持着上涨趋势,但是不同收入组别的人均月收入增长曲线的变换存在急缓之分,在就2000年与2017年不同组别的人均月收入增长率进行对比后,结果显示收入上涨幅度最大和最小的两组分别为第十组和第一组,并且从第十组到第一组增长率总体保持递减,2005~2007年间,第一组别的收入仅上升3-4%,而第十组别上升达6-11%。(详见表2)

表2 新加坡受雇居民家庭人均月收入表

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探析

资料来源:新加坡统计局(DOS)

通过同一年份的组内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不同组别的新加坡受雇居民家庭人均月收入存在巨大差异,从2005~2012年间,第十组的受雇居民家庭人均月收入几乎等于前七组的人均月收入总和,最大收入差也维持在数百元内。而在除此之外的其他年份,两者间也并未形成较大收入差距。

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探析

图1 新加坡受雇居民家庭人均月收入情况(不同组别)

资料来源:新加坡统计局(DOS)

二、研究综述

新加坡作为全球收入不平等状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收入不均的问题受到学者们的大量关注,并从不同角度就此问题展开了详细讨论。Chia and Chen (2003)认为造成新加坡居民收入严重不均局面,关键在于低收入人群从住房、教育、医疗以及其他方面得到的补贴未计入统计口径中。William Keng Mun Lee(2004)从劳动力市场分割与人力资源的角度对新加坡种族收入不均的问题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两者都无法解释新加坡的种族收入不均问题,同时进一步指出教育差距对于华族、印度族以及马来族间收入不均具有较弱的解释力,歧视才是拉大差距的关键因素。M Krongakaew与PHM Zin(2008)在对东亚国家的收入分配与可持续发展进行比较分析时,认为新加坡的收入不平等源于国内技术工人的薪资结构,特别是公私部门管理层维持在较高的收入水平,使得新加坡的雇员薪资待遇差距较大。Ishita Dhamani(2008)沿着较长的时间维度,从家庭收入、收入增长、工资在GDP中的占比以及基尼系数四个角度,对新加坡居民收入的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并将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状况归因于全球化、精英制度、外劳政策以及税收政策四个影响因素。并就收入不平等所带来的价格扭曲、种族与宗教不稳定、贫穷的加剧以及其他社会问题展开了讨论。Kong Weng Ho(2012)通过实证研究新加坡经济增长与收入不平等的交错变化中,发现在新加坡经济发展初期,开放型经济政策对于提振经济增长以及改善收入不均等具有积极作用。作者还指出随着居民收入差距的不断拉大,在家庭、社会等因素的多重作用下,不同家庭在子女的人力资本积累过程中存在差异,进而引发代际间向上流动弱化。熊琦(2014)在对新加坡收入分配的变化进行分析时就指出,相对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新加坡国内较低的收入不平等比率,新加坡经济与社会结构的演变、外来劳动力迅速增长、税收制度等是拉大居民收入不平等的重要因素。

三、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是什么?

如何处理好效率与公平间的关系是一国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中需要维系的重要一环,也即是熟知的如何把蛋糕做大,又能使蛋糕分得更平等一些的问题。假若过于强调公平,忽视效率,则会导致生产过程中的低效率,使得分配缺乏相应的生产基础,此时也变成公平地享有贫穷。反之,一味倾向于效率,则会出现收入和分配的不均,导致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最终遏制社会流动,造成阶级固化,社会矛盾不断加剧。新加坡作为贫富差距较大的国家之一,深掘收入不平等的根源,对于把握新加坡的经济社会现状以及找寻缓解新国收入不平等状况的突破口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领导层对收入不平等问题的轻视

尽管新加坡已成为全球范围内收入不均状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但新加坡领导层中多对此问题颇为轻视,建国总理李光耀就曾表示收入差距扩大是很多国家都得面临的问题,不仅限于新加坡,并认为收入差距在全球化时代是不可避免的。现任总理李显龙在今年初的国会发言中则称,任何经济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收入不均,这激发了国民努力工作以及改善生活的坚定意志。并强调无论收入还是地位高低,新加坡国民都应该互相尊重,解决收入不均最关键在于确保社会的流动性,使得每位国民都能享受到社会发展的红利。其他在任领导层也纷纷发声,呼吁公众需正确看待收入不平等问题。

(二)不被认可的“福利主义”

自1965年建国以来,新加坡人靠着自身顽强的开拓精神,将新加坡从一个落后贫瘠的小国逐步发展成为东亚地区最为富裕的国家之一。而这种精神也逐渐渗透入新加坡人的基因之中,特别是新加坡政府一直延续多年以来“自力更生”的价值观,“福利”更成为一个肮脏的词汇。李光耀在建国之初就曾摆明立场,明确指出新加坡不搞施舍,不会效仿西方式福利国家。因为新加坡取得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全体国民的艰苦奋斗,而福利政策会消磨原本的奋斗精神,不利于新加坡的长久发展。这也致使“福利主义”在新加坡难以受到认可,新加坡政府对于福利政策的重视程度也因此存在认识上的局限性,最终使得作为平衡收入不均重要工具——福利政策的作用得不到有效发挥。

(三)劳工与税收政策上的缺失

在劳工政策上,新加坡至今未普遍实施最低工资制,同时未出台针对女性的同酬或反歧视政策,这些都不利于在平衡收入不均问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劳工政策的运用。在税收政策方面,新加坡增加个人所得税达2%,但是对于高收入者的最高征税率仍维持22%的低税率水平。其次,一些不利的税收政策也为一些大企业在新加坡提供了大额的避税空间,致使政府缺乏足够的资金解决贫富不均问题。尽管新加坡声称是为了更好地吸引外资,但是税收对于吸收外资仅发挥部分作用并非全部,相比之下,扩大市场准入和打造高效优质的营商环境更为重要,因此并不能拿吸引外资作为实施有失偏颇的税收政策的幌子。

撰稿人: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新加坡所研究助理 余俊杰

图片来源:Global Times

(若需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

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探析
新加坡收入不平等的根源探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