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尿尿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2019年01月01日

新年快乐!你昨天是如何迎接新的一年?在家看电视?在外搞派对?

好莱坞电影《疯狂富豪》(Crazy Rich Asians)在新加坡和北美票房亮眼,还入围第76届金球奖音乐或喜剧类“最佳电影”。影片中,富豪在海上搞派对、砸钱办婚礼的疯狂行径,令人咋舌,也让“疯狂”二字成了2018年的夯词。

现实生活中,艺人可以多疯狂呢?有人喝茫,有人爬火山,有人在雪地里小解……

疯狂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尿尿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宗子杰现在有老板许振荣盯着,不敢疯狂。(梁麒麟摄)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新加坡地新生代艺人宗子杰(22岁)最疯狂的倒数是,“拿出辛苦兼差的钱,一夜喝光!”

16岁时的疯狂倒数,他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我们好几十人在东部租了一栋大洋房,搞倒数派对。”他记得租金一晚600元,还不包括酒水和食物。“我们请了好多人,大约来了百多人。我的钱是做兼职工时存下来的。”他更不胜酒力,喝到吐。

入行后,他说倒数是在家中看电视,因为“老板(许振荣)看得紧”,所以疯狂不起来了。

疯狂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尿尿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潘嘉丽难忘在中国冰天雪地中度过温暖的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小解

新加坡歌手潘嘉丽难忘有一年在中国的跨年,她和同事要从济南回北京,冰天雪地,飞机不飞了,火车不开了,只好截一辆“黑车”(类似霸王车)。

潘嘉丽说:“路程很长,有一个同事怕司机睡着,一直陪司机聊天,结果声音都沙哑了。还有半路找不到厕所,我们只好在雪地挖一个洞小便,超好笑的。”

她也难忘四个人在冷天挤一辆小车:“我们感情变很好,因为有一种革命情感,很温暖的feel。那应该是最疯狂的一次跨年。”

疯狂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尿尿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何维健曾在台湾赶场参与跨年演出。(Mode Entertainment)

何维健:走狗屎运 跨年演出当小压轴

新加坡歌手何维健还是新人时,有一年在台湾参与跨年演出,唱完台中后要赶到高雄,但错过了高铁时间,于是叫了德士。他说:“司机大哥知道我们在赶场,就加速,但他的车不是很新,所以有一点危险,那时候好像开时速140公里左右。”

抵达高雄后,他错过了上台的时间,还好前面几位歌手帮忙拖延。他说:“原本我是10点多上场,结果拖到接近12点才上台,也因为这样,我在台上跟大家一起倒数。”

跨年演出,歌手排位很重要,12点之前的属于压轴性演出,都是有分量的歌手。何维健笑言:“我就莫名其妙地以新人姿态在台上,跟S.H.E一起倒数,莫名其妙地成为小压轴,想想,真是踩到狗屎运。”

疯狂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尿尿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黄明志曾在台湾变装走街,疯狂迎新年,他说如今回想“后悔死了”。(互联网)

黄明志:“九九神功”变装走街

马来西亚歌手黄明志毕业自台湾铭传大学大众传播学系,他说在台求学的一个跨年,与前女友及友人突发奇想,大玩变装,主题设为体育、运动,还记得有朋友扮成“老虎”伍兹(Tiger Woods)。但他要玩一些特别的,于是想到“九九神功”,笑说那也是一种运动。

黄明志服装,胯下部分貌似绑着假砖头,他走起路来,假砖头前后不停摇摆,“笑”果十足。他说:“没有真的绑啦,是在服装上。之后就在台北的马路上走,参加倒数活动,想起来蛮疯狂、丢脸的!”他走了两三个小时,笑翻友人,如今回想“后悔死了”。

所谓“九九神功”是指阴吊重物,不停前后摆动练功,流传能借此气功休养生息延年益寿,但医生曾表示这种气功既危险又没有科学根据。

疯狂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尿尿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郑各评一家曾到台湾跨年,散场时被人群吓著。(档案照)

郑各评:举家台北倒数 被人推人吓坏

开心举家到台北倒数迎新,散场时,新加坡艺人郑各评被吓坏。至今回想,他称是在“惊吓”中迎来元旦。

他忆述十多年前,女儿郑颖念小一,儿子凯介约4岁,他和洪慧芳想,不如带儿女到台北跨年,看台北101的璀璨烟火。“当时现场有好几万人,看到烟火,大家都哇哇叫非常兴奋,一直喊,一直自拍。”

散场时,郑各评赫然惊觉是被人推著走的:“大家是人贴人‘推’著走的,没有公共运输,第一次感觉到非常害怕,只要前面有人跌倒,大家就会像叠罗汉那样一个个压下去,人踩人……”可是他们无法往回走,他唯有把一对儿女扛在肩上,确保他们不会被压到,也呼吸到新鲜空气,老婆就紧勾住他的手,以免走散。

那个惊吓经历,对他来说最为疯狂,之后每年,他宁愿与家人在家中聚餐倒数。

疯狂跨年! 潘嘉丽雪地里尿尿 宗子杰一夜喝光储蓄

DJ刘伟龙曾喝茫后向路人索吻,他说如今再也不敢狂喝酒。(档案照)

刘伟龙:喝茫拥吻路人

电台UFM100.3的DJ刘伟龙记得2010年,他读大学一年级,跨年前夕跟宿舍好友到克拉码头一带的酒吧喝酒,在那里倒数看烟火。他当天一家接着一家酒吧喝下去,越喝越茫。“那天大家都喝high了,在迎接2011年那一刻兴起,在朋友的提议下,我开始拥抱身边的陌生人,甚至跟一些路人索吻!”

拥吻的对象有男有女,吻的是脸颊,“保守估计”至少五人,但隔天不太记得有这回事。“朋友偷偷拍了照片视频作为‘证据’,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疯狂!”虽然自认酒量不错,但自此之后,他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喝。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