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衷走了◢ 6疑团待听证会厘清

2019年01月25日

(新加坡25日讯)冯伟衷军训受伤不治事件,6疑团有待日后展开的听证会一一厘清。

记者会上各家媒体针对事故发生细节提问,但有鉴于事故还在调查中,因此在场接受媒体发问的官员们表示,无法在记者会上全面说明。一般相信,未解的6疑团会在日后的听证会上水落石出。

疑团1:谁启动炮管下降?

目前已知的是,当时是通过炮车内部的按键操作,而炮车确实有可停止起降的装置。

疑团2:两名同僚为何没发现冯伟衷在炮尾?

据知,当时两名同僚和冯伟衷都在炮车内,但同僚确切所处位置则不明,三人如何沟通成关键点。

疑团3:冯伟衷面向或背对炮管?

一般相信冯伟衷事发时站立在炮尾后方,而他当时是否在弯腰检查炮尾的装填杆(Rammer),呈什么姿势遭夹压,或能更清楚说明他为何蒙受严重的伤势。

疑团4:冯伟衷为何无法脱身,所处空间范围多少?

据知,车内的空间不算小,足够让人在里头活动。

疑问5:冯伟衷被夹压多久?

同僚究竟多快发现冯伟衷遭炮尾和内墙夹压、是否有听到他呼救,以及多快将他救下都是重要信息。

疑团6:安全标准作业程序是否获得执行?

3人在炮车内是否完全遵照程序,是否有人涉及疏失行为,相信都是调查锁定的范围。

◤冯伟衷走了◢ 6疑团待听证会厘清

陆军总长吴仕豪少将(左起)、三军总长王赐吉中将、作战后勤支援指挥部司令陈君有上校、陆军军医长卢宏一上校。

医生已预料冯伟衷可能会出现并发症。

卢宏一昨天向媒体解释救治过程。他说,意外发生后冯伟衷就接受现场武装部队医疗团队的救治,之后被直升机送往区域创伤中心怀卡托医院(Waikato Hospital)。

送院过程中,他意识清醒,还能同医生和救护人员沟通,而第一次手术后,冯伟衷也能同妈妈说话。

卢宏一补充,由于冯伟衷伤势很严重,涉及多个器官,因此主治医生和张立胜医生都已经预料到,以这类严重创伤而言,很可能会有并发症。

他说:“我们只是不懂何时会发生而已。”

卢宏一说,冯伟衷的伤势22日恶化,做了第三次手术后情况仍危急,需用仪器维持心肺和肾脏功能,最后在前晚伤重不治。卢宏一也强调,怀卡托医院是区域创伤中心,有充足的设备与人员应对这类伤势。

无视线盲点

控制盘与炮尾同在一空间,无视线盲点。

针对事故,记者询问熟悉155毫米榴弹炮车构造与运作的多名人士。

据知,炮车内的控制盘以及炮尾部分都处同一空间,两者之间的距离顶多为两三米,并没有出现任何视线盲点。

“唯一可能出现的视觉盲点,是当操作控制盘的人,在探出炮车视察外头情况,就很难看到炮车内所出现的状况。”

至于炮尾和内墙之间的差距,据知十分狭小。

◤冯伟衷走了◢ 6疑团待听证会厘清

国防部昨午针对冯伟衷军训丧命事故召开记者会。

两人一组进行维修

陈君有向媒体解释,当炮车出现故障时就会请前线支援的技术员过来检查问题出在哪里,若不在他们可应付范围,就会交给正规军人处理。此外,一般上都会派遣两名技术员到场,这样才能互相照料。

吴仕豪则表示,当时炮枪疑似出问题,因此请技术员过来支援,而过程中得将炮管降到待命位置才能做相关检测。

据本报了解,将炮管降到待命位置才能确保气压、液压在正常状态,检测才能顺利进行。

至于究竟当时炮车出现什么故障,记者会上未说明,但有熟悉炮车操作的人士表示,可以出的状况非常多,包括发射不够精确或是装置操作不顺等。

“但我们绝不推卸责任”

三军总长王赐吉中将向家长强调,武装部队的整体安全体系是健全的,“但我们绝不推卸责任”。

武装部队会从每一次事故中汲取教训,实施更严格的安全措施,力求做到更好。

近年来,接二连三发生军人意外身亡的事故,引起民众对军训安全的关注。

王赐吉说:“当家长出席基本军训结业礼时,我看到他们对孩子的自豪感。我们有责任确保孩子的安全,确保家长能放心。武装部队有一套健全的安全机制。发生的事故,所有进行的调查和建议,我们都采纳……我们不会推卸责任,一直力求做得更好。”

Post in: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