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透露不爱麻烦人 冯伟衷希望海葬

2019年01月28日
曾透露不爱麻烦人 冯伟衷希望海葬

冯伟衷的大哥冯伟健到火化场捡骨灰并带回小弟的骨灰瓮。

(新加坡28日讯)冯伟衷的大哥冯伟健今早亲自到火化场捡骨灰,神色黯然地带回小弟的骨灰瓮后进行海葬。

《联合晚报》报导,冯伟衷的骨灰沿船撒在东北部沿海。至于为何选择海葬,据了解,冯伟衷以前也透露过这种想法,同时他的个性向来不爱麻烦人,相信他也不希望年迈双亲每年必须到特定地点拜祭他。

骨灰撒海,冲破了传统的“入土为安”观念。有“人从自然中来,又回到自然中去”的意义,多了一层潇洒的色彩,符合冯伟衷的性格。

终年28岁的冯伟衷,本月19日在新西兰参加实弹演习时重伤身亡。他的遗体以军机载送回国后,过去两天停柩于麦波申巷第82A座综合亭。

连日来,大批艺人、公众和粉丝前往灵堂悼念冯伟衷。昨天下午3时,军事葬礼在全场起立默哀一分钟后正式开始,冯伟衷的遗体过后送往万礼火化场火化。

今早约9时30分,他的大哥冯伟健(33岁,译音)独自来到万礼火化场的骨灰中心,只见他身穿粉红色T恤和短裤拖鞋,神色相当憔悴。他走进骨灰中心后,在柜台前等待片刻便由工作人员带领进去捡骨。

冯伟健在柜台前等待时一直低头按手机,神情十分冷静,但半个小时后捧著骨灰瓮走出来时,神情却转为悲伤凝重。

只见他双手捧著用红布遮盖的骨灰瓮,在两名工作人员陪伴下走向自己的车子,过程中他一言不发,没有透露会把冯伟衷骨灰安置在何处,默默登上一辆白色的捷豹轿车开离火化场。

冯伟衷在家中排行最小,上有两名哥哥。据悉,冯伟健常年住在外国,他昨天在弟弟的告别式上,代表家人致悼词,讲诉父母对冯伟衷的疼爱,以及冯伟衷受伤时与母亲的互动细节,内容感人又辛酸,很多出席者都听到泪流满面。

曾透露不爱麻烦人 冯伟衷希望海葬

逾2000人周日一起送冯伟衷最后一程。

感受到弟弟受人爱戴

冯伟衷大哥在致悼词时说,希望大家永远不要忘记小弟,帮助家人延续对他的回忆。

冯伟衷的大哥冯伟健(33岁,译音)也代表家人向这两天到灵堂的所有人致谢:“他们让我们一家人感受到弟弟非常受人爱戴。”

二哥冯伟健以英语代表全家致悼词时指出,父母亲很爱他们三兄弟,所以丧子对两老是非常痛心的事。

“妈妈很疼爱弟弟,毕竟他是最小的。他小时候演戏时,妈妈总会教他剧本内容,也会到片场,看着他成长。”

他透露,弟弟伤重但仍清醒时,母亲是第一个见到弟弟的人,当母亲看到弟弟的状况时,就痛哭了。

他说,弟弟向来最无法抗拒的就是妈妈的眼泪,每当妈妈流泪他也会跟着哭。

“所以,当妈妈在他床边哭着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别哭了。如果你哭,我也会跟着哭,而我现在很痛很痛’。”

冯伟健哽咽地说:“当我看到一些资料,了解伟衷事发时究竟是什么情况后,我能想像他当时真的承受很大的痛楚……而他优先考虑的还是妈妈,他真的很爱妈妈。”

曾透露不爱麻烦人 冯伟衷希望海葬

冯伟衷的母亲在灵堂上伤心流泪。

陪哥哥看鬼片

散场吓哭

大哥回忆小弟很懂事,陪着两个哥哥看鬼片,忍到结束后才大哭。

冯伟健回忆,当时的冯伟衷8岁、二弟伟哲约11岁,而他自己约12岁。他和二弟想看电影《鬼娃新娘》,就骗小弟那是一部很好看的电影,小弟也因两个哥哥很兴奋而雀跃不已。

“他一直很冷静地坐着,直到电影结束出现片尾名单时才突然爆哭。原来他一直很害怕,但他知道哥哥们正在享受,就控制情绪直到片尾。我们只好陪着大哭的他走出戏院,事后妈妈也训了我们一顿。”

冯伟衷的大哥吁请任何人若要用弟弟的创作,应先征询冯家意见。

冯伟健在悼词末端脱稿说道,弟弟向来创意无限,创作了歌曲、编写了剧本,也拍了短片。过去几天有艺人受访时提到,他们有意为冯伟衷完成心愿,完成他的作品。

他没有指名道姓地说:“你们在决定制作之前,请先和我们聊一聊,好吗?”

曾透露不爱麻烦人 冯伟衷希望海葬

冯伟衷以军事葬礼入殓,军队同僚向他敬礼道别。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