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概观 · 太平洋战争(上)——20. 新加坡之战(中)

2019年01月29日
战史概观 · 太平洋战争(上)——20. 新加坡之战(中)

节目名称:

20. 新加坡之战(中): 战略失误、两难困境

主要介绍了新加坡之战中,英联邦军队的指挥官出现误判,使得新加坡地区的军民陷入了极为严酷的困境之中。

a, 丢失“战机”

早在 1941 年 12 月 8 日,当日本大本营批准各单位执行入侵行动之时,新加坡就遭遇到日机的轰炸。当时,日方将陆军航空兵安排在法属印度支那,并使用一式陆攻和九六式陆攻对皇家空军的基地进行投弹。类似的轰炸执行地比较间断,直到 1941 年 12 月 29 日,日军的陆航才加大了轰炸的规模。这样昼夜无阻的轰炸,一直持续到 1 月 12 日才渐渐放缓。日机除了要压制皇家空军的机场外,主要对新加坡城区的平民百姓形成威慑。在马来亚战役爆发后,到新加坡之战结束,有数千平民死于日机的轰炸。1941 年 12 月底,英国皇家空军为了加强马来亚地区的空中力量,便增派了 51 架“飓风” Mk II 型战斗机 (Hawker Hurricane Mk II),来替代频频出故障的“水牛”战斗机。虽然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得到了补充和更换,但面对日本陆军航空兵广泛装备的一式战斗机“隼”,在狗斗方面仍然暴露出了机动性不足的问题。所以,制空权的争夺对英军来说,仍然不利。

战史概观 · 太平洋战争(上)——20. 新加坡之战(中)

部署在加冷机场的英国皇家空军第 67 战斗机中队 (No.67 Squadron RAF) 的后勤人员于 1941 年 3 月在机库内对 F2A “水牛式”战斗机进行组装。该型战斗机在 1941 年 12 月底开始被“飓风” Mk II 型逐渐替代。图源: 帝国战争博物馆 (IWM)

1942 年 1 月,英国的航空母舰“不挠号”又增派了 48 架“飓风” Mk II 型战斗机到马来亚地区,但由于英军地面机场的早期防空预警不足,许多“飓风” Mk II 战斗机未起飞升空就白白送命。当日军于 2 月 9 日早晨发动总攻时,只有 10 架“飓风 Mk II 战斗机能组织起抵抗力量。这些战斗机驻扎在新加坡的加冷机场(Kallang Airport),而其余的登加机场 (Tengah Airport)、三巴旺机场 (Sembawang Airport)、实里达机场 (Seletar Airport) 全部都在日军的炮击范围之内。他们在当日升空后,便多次与日军航空兵总共 84 架飞机进行缠斗。在多次接触中,英方以损失一架“飓风” Mk II 战斗机的代价,击落了 6 架日机,击伤 14 架日机。创造了在马来亚和新加坡战役中最好的战绩。

战史概观 · 太平洋战争(上)——20. 新加坡之战(中)

2 月 8 日当天被击落的一架“飓风” Mk II 型战斗机。飞行员为中队指挥理察“瑞奇”布鲁克 (SL Richard "Ricky" Brooker),隶属于英国皇家空军第 232 战斗机中队 (No.232 Squadron RAF),后该机残骸被日本人俘获。图源: j-aircraft.com

但令人惋惜的是,由于剩下的战机数量太少,地面机场也渐渐受到威胁,白思华便决定听从美英荷澳指挥部 (American-British-Dutch-Australian Command, 简称 ABDACOM) 的最高长官:陆军元帅阿奇博尔德·韦维尔(Field Marshal Archibald Wavell)的命令:将所有的战斗机全部撤回到荷属东印度群岛。所以,严格说来,从 1942 年 2 月 9 日的夜间开始算起,英方除了派出一些巡逻艇对日方登陆部队进行阻挠之外,从此之后便没有任何一架飞机支援在新加坡地面上作战的部队。整个制空权在开战头一天就已经交付给日军。

b, 命令的误读和遗忘

在 2 月 9 日早晨,日军的第五师团和第十八师团将澳大利亚第八步兵师第二十二步兵旅的阵地发起冲锋的时候,白思华便调遣了印度陆军进行增援,但没能抵御日军的入侵。此时,澳大利亚第八步兵师的第二十七步兵旅却没有遭遇到很大的抵抗。当日军的近卫师团向这个部队进行迂回包抄的时候,第二十七步兵旅部署在丛林中的迫击炮、机枪与油桶,发挥重要作用,阻止了近卫师团的前进。

近卫师团前进受阻后,撤退到滩头,并向山下奉文请求撤退。遭到了后者的回绝后,近卫师团被迫继续冒险前进。虽然第二十七步兵旅的战斗很勇敢,但此时该旅的指挥官犯了战术错误。他为了确保自身部队的安全,在通讯不畅的情况下,与第二十二步兵旅共同后撤,以避免被包围的危险,他们两个旅一起从克兰芝地区 (Kranji) 撤到了裕廊防线(Jurong Line)。

战史概观 · 太平洋战争(上)——20. 新加坡之战(中)

克兰芝之战 (Battle of Kranji) 的日澳两军进攻方向。图中第 27 步兵旅分两路撤退,三巴旺空军基地被完全暴露给日军。武吉班让 (Bukit Panjang) 作为交通枢纽,也相继被日军占领。图源: Peter Thompson 著 “The Battle For Singapore”

此次撤退未得到第八步兵师的指挥官戈登·本内特陆军少将的许可,不仅把印度第十一步兵师的左翼暴露给日军,还将纵穿新加坡地区南北向的主路让给了日军,日方的滩头阵地也更加安全和稳固,裕廊防线在之后的作战中也被日军所突破。

战史概观 · 太平洋战争(上)——20. 新加坡之战(中)

澳大利亚第八步兵师师长,陆军少将戈登·本内特 (Gordon Bennett) 在 1942 年 1 月休息时,正准备聆听部下的战况报告。图源: AWM

2 月 10 日下午,白思华命令澳大利亚第八步兵师组织反攻。戈登·本内特本人于便临时组建了一个 200 人左右的部队: “X” 营 (X Battalion)。X 营当时被命令在武吉知马地区 (Bukit Timah) 集结扎营,等待进攻指令。白思华此时自己拟定了一份反攻计划,交给了戈登·本内特,接着戈登·本内特在这个反攻计划的基础上进行修改和细化,但打乱了自己的思绪。所以,这个刚组建的 X 营就被遗忘了。2 月 11 日清晨,日方的第五师团和第十八师团击中优势兵力,强攻武吉只马的时候,X 营并未做好战斗准备,没有获得直接命令,三分之二的部队阵亡。而且由于武吉只马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又是同盟国油料和军需品的储存地,所以此次日军的进攻在战略上迫使盟军处于绝对劣势。

c, 双重压力

1942 年 2 月 10 日夜间,丘吉尔电告陆军元帅韦维尔。希望大英帝国的部队在新加坡同美军在菲律宾、苏军在莫斯科表现得同样勇敢和坚毅。当天晚上,韦维尔就把话转答给白思华,他自己本人采取和丘吉尔同样的立场: 决不允许英军出现投降。

但是白思华面对当前的局势,仍感到困难重重。一方面本土内阁下了命令,要坚决抵抗,另一方面不仅日本人已经占领了武吉知马这一重要的战略支撑点,而且山下奉文也亲自威胁白思华,让他尽快投降。白思华在乱局中似乎认识到,若日军占领了武吉知马,就会控制新加坡中部的重要淡水资源,皮尔斯蓄水池 (Peirce Reservoir)和实里达蓄水池 (Seletar Reservoir),如果日方切断淡水的供应,那整个岛上的民众和军人将会陷入弹尽粮绝的尽地。因为战事的发展,军人军纪涣散,百姓开始抢劫资源,英方如果要控制局势不仅要分配出更多的兵力维持治安,还要组织现有的优势兵力重新夺取资源集结地。面对如此局势,白思华再次准备反攻,11 日便命令部队重新夺取武吉知马,戈登·本内特便使用第二十七步兵旅迂回夺取位于武吉知马北方的武吉班让,但是在反攻中遭到了日军近卫师团强烈的抵抗,二十七步兵旅被打散成两部,再次后撤。

战史概观 · 太平洋战争(上)——20. 新加坡之战(中)

日本帝国陆军士兵正在 1942 年 2 月向武吉知马山 (Bukit Timah Hill)发动进攻。图源: AWM

12 日,白思华命令所有的英军部队撤退回南边,让仅剩的澳大利亚军队和后补的当地民兵在新加坡城区外围组成防线,准备展开城市战。就在当天夜间,日军的工兵修好了被英军破坏的柔佛长堤,大量的装甲车和坦克部队投入作战。随着日军炮击不断加强,城内犯罪率上升,部队的补给极为不足,炮兵弹药紧缺,防空力量无法调遣,种种困境逼迫着英联邦的将领作出他们不得不作出的决定。13 日,有人劝白思华尽快投降,以减少军民损失。该提议被白思华驳回,但现实的紧迫性仍然让白思华的内心无法平静。

节目时长:除引言外,每期节目持续 25-35 分钟左右 (经常扯远了~,TT)

更新频率:每周一、五晚上更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