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2019年01月30日

近日,本地一万4千多名

艾滋病患者的详细资料

遭人泄漏到网络

引发轩然大波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不光是新加坡本地媒体

纷纷进行了报道

全球媒体都关注著这件事!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BBC 新闻

相信这件事大家也都有所耳闻

但是最近曝出了

这个事件嫌疑人的身份

令大家纷纷表示震惊!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先和椰子回顾下

整个事件的详情

一万多名艾滋病患者资料外泄

新加坡卫生部前天表示

在2013年1月之前在新加坡确诊的

1万4200名爱之病病患的姓名

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

住址和相关医疗资料等

都遭到了泄露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其中5400人是

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

其中1900人已经过世

依然活着的患者当中

有90%都是男性

其余的8800名外国人

是在2011年12月

或更早之前确诊的

谁泄露的?

泄露上述爱之病患资料的

主谋是32岁的美国

男性公民米霍易

(Mikhy K Farrera Brochez)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米霍易

这个美国人怎么获取的信息

难道他是医疗工作者?

还真不是!

2007年,美国公民米霍易与

新加坡籍男友吕德祥医生

在网上认识

开始同性恋情

随后搬来新加坡于2008年

到2016年在本地居住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左)吕德祥,(右)米霍易

早在2008年米霍易为了能在

淡马锡理工学院当上讲师

教授学前教育专业文凭课程

便在2008年3月用一本

巴哈马籍假护照

到善达社区保健机构

进行就业前体检规定的爱之病测试

检验结果成“阳性

也就是说,米霍易也是一名

艾滋病携带者!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而带有艾滋病的外国人

是不允许在新加坡就业的

作为医生的吕德祥

串通了米霍易

使用他的血液样本

去欺骗医疗机构并通过医疗检查

来获得就业准证批准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然后,这两个人人生

在新加坡就好像开了挂一样

吕德祥在2012年2月至2014年1月

就职于卫生部的国家公共卫生单位

成了新加坡国家公共卫生

与流行病学部主任!

这个米霍易说自己有

美国知名学府的语言学学位

在新加坡教育机构当了老师

又获奖又发表文论

还作为代表参加学术会议

他说自己13岁就被美国名校录取

还会说8国语言

完全就是“天才神童”既视感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后来,本地媒体报道

米霍易之前对外宣称的

名校学历和履历等

全都是假的!

不过在2013年

新加坡人力部就发现了

他们的伎俩

要求再次进行检测

但是他们用同样的方法蒙混过关

2014年吕德祥离开了卫生部

两个人还在美国结婚了

2016年他们的行为

被新加坡警方发现了

最终米霍易于2017年

被判入狱28个月

吕德祥则在2018年

被判入狱24个月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图源:海峡时报

尽管在2016年

卫生部就接获消息米霍易手上

拥有一些艾滋病数据库的机密信息

警方随即搜查了

米霍易与吕德祥的住家

并没收了相关文件与资料

本以为事情到此就告一段落

没想到米霍易手上依然掌握

有部分HIV资料

出狱离开新加坡后

他从今年1月开始

陆续的泄露了手上掌握的

本地艾滋病患者资料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按照时间轴来看

米霍易的行为很可能

是一种恶性报复行为

不过目前案件仍在调查当中

看完了想说一句

整个事件百转千回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患者们,人心惶惶

消息一出,受影响的患者

如今人心惶惶

他们非常担心

目前,许多HIV患者担忧资料外泄

会影响到自己的亲情

友情以及就业机会

而且,一般来说HIV带原者

不会愿意个人病例让外界知道

偏偏这次就是他们中招了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令人难以启齿的个人隐私下一秒

可能就会被放在网上公诸于世

患者忧心忡忡

45岁周先生

他是此事受影响的HIV带原者

他表示,虽然他的公司

和一些朋友知道他是HIV携带者

“但我很害怕这些信息会被同事看到,甚至是不相干的人公开查阅,而且这些资料一旦放上网,就会被一遍又一遍地分享,永远无法抹去。毕竟新加坡社会对于这个病还是抱有成见和很多误解,我不希望我是HIV带原者的信息在网上公开,这又不是奖项。”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一名在2011年前就被诊断

HIV带原者Jay(20多岁)表示

关于自己的病情

他只告诉了一个非常亲密朋友

“被诊断患上HIV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绝对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

“我没有告诉我60岁的母亲,也没打算告诉她。我已经接受了HIV是我必须永远面对的问题,但我担心若这个资料被公开了,我的家人和亲密的朋友会被排斥和嘲笑。”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31岁的许小姐担心

已去世的哥哥的资料外

哥哥在2008年确诊感染HIV

于2016年因病过世

“还以为随着哥哥过世,这个事情就告一段落,如今还要担心我们的住家地址会被网名传开。这不仅揭开了我们的旧伤疤,而如今连我已过世的哥哥的个人资料都不安全,这令人非常不安。”

一名在2013年前就被

诊断HIV带原者的病患

从新闻获知消息后感到

非常震惊与彷徨

不能接受竟然发生这样的事

“毕竟新加坡社会对于这个病还是抱有成见和很多误解,因此本地医生都会保证我们的病历资料绝对保密,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我觉得仿佛遭到背叛。再加上之前新保集团事件,我的个人资料也一样被外泄,接连两次发生这样的事,我对网上资料的保安也全然不信任。”

这位HIV带原者补充

虽然他的家人知道病情

但并非周围朋友都知道

因此十分担心资料外泄会影响生活

甚至就业都会成问题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我的另一个担忧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后,病患是否还愿意在本地就医。还有,这是否会让大家,例如性活跃的高风险族群,不愿在本地接受HIV检测,甚至治疗。延误治疗是会严重影响病情的。”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怀着报复心态,可是现在真正的受害者是无辜的我们。”

受影响者之一

自己患有爱之病

但仍担心家人为此受到伤害

“我们不知道这些资料会怎么被使用,也不知道谁掌握了这些资料。如果家人接到恐吓,或在工作和学校被歧视,对他们是非常不公平的。”

*部分采访资料来源:新明日报,联合早报

本地爱之病行动小组

病患陆续接到卫生部的通知后

感到非常不安和愤怒

有些压力大得哭着

拨电话向他们求助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他说:“我的同事昨天接电话至晚上11时才吃晚餐,我也在电话中安抚其他受害者至凌晨3时,介绍辅导员与他们通话。”

由于目前本地大部分人仍

持有有色眼光看待HIV携带者

对于HIV携带者的歧视

更是司空见惯

因此,许多患者更是忧虑

新加坡卫生部郑重道歉

新加坡卫生部长颜金勇

在今天的记者会后接受媒体时

郑重地向公众道歉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卫生部长颜金勇

“对不起,卫生部的一名前职员,虽然被授权限登录机密的爱之病数据库,却很可能没有遵照安全准则,导致一名未经授权的人士拥有数据库的机密资料,并将资料上载到网上。”

“我们非常重视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也会对那些不负责任的职员,特别是滥用职权,或者是滥用资料的职员采取非常严厉的行动,包括法律行动。不过我们最关心的是我们受影响的病人。我们能够了解他们心中的焦虑和担心,所以我们也设立了热线,让那些希望得到更多详情的,也能够和我们接洽……为他们解释来龙去脉,也为他们提供及时的帮助。”

另一名受影响的患者

接到卫生部的电话后

心情原本没那么激动

但他上网寻找有关

这起事件的资料后

无意间看到许多网民的恶意评语

让他忐忑不安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2011年患病的他说

网民在网上随口留言

会不经意伤害很多人

让患者感到心理压力

一开始患病时,走过的路非常不易

伤口好不容易愈合后

这起事件又重新掀开新的疤痕

感觉处处有人向我投异样眼光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卫生部也呼吁掌握这些资料

的公众不要再转发

任何有线索的人也请联络卫生部

事件公开后

网上一片声讨声

“这样都可以?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资料泄露?”

“这次事情严重了,还没人负起责任?”

“原来新加坡有这么多爱之病病患。”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也有人强调

不需要在意他人目光

勇敢面对,过好自己的人生

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大家怎么看呢?

欢迎留言~

一个美国人伪造多重身份盗取机密,把新加坡害惨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