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观点 | 蓝伟光:模式+技术: 新加坡如何解决水污染

2019年01月31日

2018年11月,中国李克强总理访问新加坡,与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共同见证了“中国生态环境部同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环境合作备忘录”的签署。期间,新加坡中国科学技术交流促进协会常务副会长、厦门大学水科技与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兼职教授蓝伟光博士在新加坡主流媒体《联合早报》发表了题为“中国水污染治理面临的问题与对策”的暑名文章,由此引起了新华社记者的关注,并就此问题在新加坡深度采访了蓝伟光博士,形成了一篇内参呈报中央高层领导。该文不涉密的部分已经于今年1月11日在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发表,现转载如下,供感兴趣的公众了解。蓝伟光博士说,欢迎从事环保与水政策研究的专业人士与厦门大学水科技与政策研究中心联系,了解更多详情。

学者观点 | 蓝伟光:模式+技术: 新加坡如何解决水污染

中国正在努力解决水污染问题,新加坡的一些做法或许可资借鉴。

新加坡中国科学技术交流促进协会常务副会长、厦门大学水科技与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兼职教授蓝伟光表示,在新加坡,一个水处理项目挂牌招标,最先考虑的是技术与工艺方案,发标方要先请专家选择确认技术与工艺等软件方案后,才确定硬件建设的标书设计、中标条件。这样既可节约投资、事半功倍,又能有效保障水处理效果。

在新加坡,实行的是“谁污染、谁付费”的商业模式。蓝伟光介绍说,新加坡的裕廊岛与大士化工医药园区,入驻了许多国际知名的化工医药企业,新加坡政府没有要求他们谁污染、谁治理,而是谁污染、谁付费。新加坡政府通过牌照许可的方式,鼓励具有化工、医药背景的高层次人才设立专门的污废物回收公司,大型医药化工企业的污染物如垃圾分类一样分门别类,由污染产生方付费,第三方有偿收集、集中处置。如此这般,可一举两得,一是从机制上鼓励生产企业采用高新技术实现绿色制造与清洁生产,减少污染物的产生;同时可以节约处理污染物的费用,降低生产成本。二是化工医药的污染物如溶媒、酸碱、重金属等,通常对于甲方是废弃物,对乙方而言很可能是生产的原料。第三方收集回收加工后可以把甲方的废弃物变成乙方的生产资料,这也是对“污染是放错地方的资源”的最佳诠释。

水质标准制定要因地制宜,因环境而异,不搞一刀切。排放标准一定要按照回收利用的需要和条件来决定。比如说村镇的污水处理,脱氮除磷一定要慎重,因为氮和磷是非常好的灌溉农田的肥料。一方面耗费巨资把它处理剔除,另一方面农民又得花钱购买氮肥、磷肥。同时,排放标准的制定必须考虑排水的去向与用途。中国可以借鉴新加坡的方法,重新定义水资源,基于膜的技术,进行分散治污,无论是工业废水、生活污水还是沟渠收集的杂水,都可以变成人类生产生活所需要的水,如微电子工业所用的超纯水或普罗大众所需的饮用水。传统污水处理最大的缺点是,只能通过管网收集足够的污水、集中处理到一级A标准排入河流,之后还要靠河水稀释。而膜技术发展到今天,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分散化、小型化、移动化,而且出水水质稳定可靠,可达到四类水甚至饮用水的标准。

对于如何改善饮用水安全与健康问题,蓝伟光建议可以推出类似扶持老楼宇电梯改造的配套政策,从公建维修基金或其他惠民政策资金中给出一定比例的补贴,调动居民积极参与饮用水安全改造计划,推动终端净水装置的大规模安装使用,提升自来水水质。长期而言,政府在这方面的支出,可以从节省的大病医保费用中得以弥补,因为现在许多疾病的缘起,都与饮水不安全密切相关。

总之,饮用水安全问题的化解既需切实可行的科技手段,也要有行之有效的政策支撑。中国政府加大力度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PPP模式,把各地的住宅、办公、商业楼宇的终端饮用水升级改造,使其达到新标准,化解饮用水安全危机,是一条可行之路。

学者观点 | 蓝伟光:模式+技术: 新加坡如何解决水污染

蓝伟光:新加坡中国科学技术交流促进协会常务副会长、厦门大学水科技与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兼职教授

学者观点 | 蓝伟光:模式+技术: 新加坡如何解决水污染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