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生活     2019年02月02日

楼主7岁随父母移民新加坡,匆匆20年过去了,如今成了大家口中的大龄剩女。近来看到隔壁楼的加拿达悬疑案楼非常火,忍不住来818一些曾经轰动新加坡的大案。虽然新加坡是弹丸之地,也是亚洲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但是从来不缺变态杀手。

  首先要说的一起谋杀案非常凶残,而且受害人都是中国同胞的,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在论坛上时不时乐此不疲地讨论分析。

  这个案子当年轰动一时,连着好几个星期都是报纸的头条。楼主对这个案子印象尤其深刻,因为被害人是我的校友。

  --------------

  事情发生在2004年10月10日,从中国探亲回到新加坡的黄淑英发现8岁的女儿黄娜失踪了。黄淑英来自中国福建省莆田市的农民,她的第一任丈夫黄庆龙在1996远赴到新加坡务工时有了外遇,两人因而离婚。

黄娜的监护权判被给了母亲。黄淑英后来嫁给福建商人郑文海,并于2003年怀上了郑文海的孩子。生产后,黄淑英带着黄娜移居新加坡,成为陪读妈妈。

  这里插播一下陪读妈妈的话题。

2002-2005年期间,陪读妈妈一度成为新加坡媒体关注的现象。短短几年里忽然出现了很多中国的陪读妈妈和小留学生。当时楼主上中学,在学校里老师也有就这个话题进行课堂讨论。楼主上小学5年级的时候,也有两个北京来的同学。那个时候还没有陪读妈妈,她们两个住在本地监护人家中。

监护人提供住宿和一日三餐,但是并不管学习。这两个女孩子曾经都是富二代啊,一个的妈妈听说是太太口服液的创始人,另一个貌似家里经商,可惜楼主现在已经多年没有和她们联络了。当年楼主还在催妈妈买电脑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有了手提电脑。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黄娜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黄淑英

黄淑英在巴西班让批发中心工作,她和黄娜也住在那里。黄娜和批发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混得很熟,大家也很喜欢这个懂事、独立、善于交际和活泼的孩子。

她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是在批发中心附近的食阁,当时打着赤脚,身穿蓝色牛仔外套和百慕大短裤。黄淑英三个星期不间断地从早上7点至午夜,为了寻找她的女儿而走遍新加坡。

黄娜失踪的消息经媒体传出以后,立即在新加坡引起轰动,各界人士自愿组成了无数小组,在全岛展开找寻黄娜的搜索行动。专门寻找失踪者的网站Crime Library散发了7万多张传单呼吁知情者提供资料,还有两名新加坡人分别开放5千和1万新元的悬赏金找人。

搜索甚至延伸到了马来西亚,有志愿者在新山和吉隆坡张贴寻人海报。不得不说那时候的新加坡人也是很纯朴的,对于中国移民很友好,没有现在这么大仇视。

新加坡警方办事高效率,很快就查出了嫌犯。这是一个叫做卓良豪,外号阿豪的马来西亚人。卓良豪于1981年在马来西亚出生,为一个四口之家的次子,18岁时到新加坡谋务工,家中有一个印尼籍的妻子。

黄淑英回中国的那段时间,她正是把黄娜托付给了阿豪。阿豪是黄淑英的同事,担任包装员,平时非常喜欢黄娜,他常与黄娜玩耍、为她购买食物并带她搭摩托车兜风。阿豪个子高挑,说话柔声细语,逢人总是面带微笑,没有人把他和凶手联想在一起。

  可是阿豪在审讯时,一再更改口供。阿豪第一次被叫到警察局问话时,对黄娜的失踪表现得非常惊讶。

他说他也从朋友口中获知黄娜下落不明,他也完全不知道黄娜身在何处。在警方紧锣密鼓的侦察下,他们开始怀疑阿豪是黄娜最后接触的人。警察第二次达到阿豪家时,阿豪仍然表现十分合作。

他还确定在失踪前见过黄娜,并表示可以带警方到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指出最后见黄娜的地点,但仍然称不知道黄娜的下落。隔天,阿豪在刑事侦查局接受问话时改了口供说目睹了黄娜被三名中国籍男子绑架,他声称知道谁是绑匪。

根据阿豪的口供,掳拐黄娜的是“很有钱的人”的黑道老板,绑匪将黄娜掳拐上一辆黑色汽车,其中一名绑匪还叫阿豪不要插手,并保证他们不会伤害黄娜,是有人叫他这么做,以恐吓黄娜的母亲。

录完口供后,警方带阿豪回到住家以及果菜批发中心。后来,在阿豪的要求下,他们到巴西班让路的一家印度餐馆用餐。吃到一半,阿豪借故要上厕所,从餐馆后门溜走,并在21日凌晨3时多,成功越过新加坡的边境关卡,返回了位于马来西亚的槟城老家。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只隔一个很窄的海峡,目测最多2公里吧,经常有人会游泳偷渡。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凶手卓良豪

 

在家乡,阿豪对家人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因怕被新加坡警方判处死刑而逃回老家。由于坚信自己的儿子无罪,阿豪的父母劝其向警方自首。

10月30日,阿豪在槟城自首后被送回新加坡。次日,阿豪带领警方来到抛尸地 -- 直落布兰雅山公园树木杂草茂密的斜坡上。

黄娜小小的身躯卷所在纸箱中,全身呈现纸箱的方形,尸体湿湿的留着黄水。黄娜尸体的照片并没有公开,楼主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在法医兴趣班看到的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埋尸点--直落布兰亚公园

控方认为,阿豪在案发日上午工作完毕后,故意留在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然后假装捉迷藏和请黄娜吃芒果,把她诱骗到储藏室。

当黄娜进入储藏室时,被剥光衣服,四肢被绳子捆绑,并遭受性*犯。为了确定黄娜不会举报,阿豪用双手掩住她的嘴巴和鼻子至少两三分钟,直到她毫无气息,还猛踩和猛踢黄娜,并用9个塑料袋裹尸,以确定黄娜确实已死亡。

为避免大白天丢弃藏着尸体的纸箱被人发现,阿豪把纸箱留在储藏室,晚上从朋友那里借来摩托车,乘夜色掩护,把装有黄娜尸体的纸箱抛到直落布兰雅山公园的斜坡上。

  不久阿豪正式被控谋杀。

2015年7月11日,高级法院开始了为期14天的审判。控方认为,阿豪在案发日上午工作完毕后,故意留在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然后假装捉迷藏和请黄娜吃芒果,把她诱骗到储藏室。

当黄娜进入储藏室时,被剥光衣服,四肢被绳子捆绑,并遭受性*犯。为了确定黄娜不会举报,阿豪用双手掩住她的嘴巴和鼻子至少两三分钟,直到她毫无气息,还猛踩和猛踢黄娜,并用9个塑料袋裹尸,以确定黄娜确实已死亡。

为避免大白天丢弃藏着尸体的纸箱被人发现,阿豪把纸箱留在储藏室,晚上从朋友那里借来摩托车,乘夜色掩护,把装有黄娜尸体的纸箱抛到直落布兰雅山公园的斜坡上。 

  辩方以减轻犯罪责任为理据为卓良豪辩护。精神病通常是个有效的避免责任的接口。辨方心理医生指出阿豪的一些不当举止,例如常常对着自己微笑和说自己被鬼上身,显示出阿豪患有精神分裂症。

但开庭前警方为阿豪做了5次精神检查,确认阿豪没有被告并没有发生思绪失常、妄想症或幻想症,所以这个辩护后来被法官驳回。

  根据阿豪自己的解释,黄娜是在和他玩捉迷藏的时候,不小心摔死的。阿豪告诉警方,他是在2003年认识当时也住在该单位的黄娜和其母亲。他经常与黄娜到沟渠捉螃蟹鱼虾,也经常在工作场所玩“捆绑游戏”。

阿豪声称,案发时,他们原本只是玩捆绑游戏,接着他们又关着灯在储藏室里玩捉迷藏。不过后来阿豪想通过提高难度来结束游戏,于是挑战黄娜在黑暗中为自己松绑。阿豪建议捆绑黄娜的双脚,然后关上灯,看黄娜是否可以解开绳子。黄娜同意。

不料,两人开始玩这个游戏时,阿豪突然听到巨响,他赶紧亮灯,发现黄娜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全身抽搐。看到眼前这一幕,他不知如何是好。由于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一个人如果颈项被打会暂时晕倒,然后苏醒。

于是,他开始模仿电视上看过的情景,用手砍打黄娜的后颈,连试三次,黄娜没有反应,还吐出更多血。他不知所措,开始掐黄娜的脖子,然后脱掉她的衣服,并猛踩和猛踢黄娜,还用手指戳黄娜下*,想制造黄娜遭性*犯的假象。

他还拿了一把剪刀希望能将情况弄得更逼真。阿豪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犯罪动机。他自辩说,对于上述犯罪,他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么做,或许自己发疯了。对于为何将黄娜的尸体用多个塑料袋包裹,他的解释是以前在学校和从电视上学过,要是把死的东西用氧气密封在塑料袋里就不会腐烂。

对于为何要自首,阿豪在口供中说,如果不自首,他会受到良心谴责。

然而阿豪的辩解并不给力,所以最后还是被法官裁定谋杀罪名成立,被判死刑。法官在判词中指出,阿豪并没有心理异常的病例,辩方引述的行为“未必异常”,谋杀“明显是在头脑冷静清楚时犯下的”。

法官也说,没有必要判断谋杀动机,又或者是否发生性侵。阿豪过后对死刑提出上诉,不过被上诉法院驳回。阿豪的父亲始终坚信儿子是无辜的,他在新马收集了3万5千个签名,向新加坡总统提交赦免申请,但遭否决。

2006年10月,阿豪被绞死,临死前仍然坚称自己是无辜的,黄娜一案另有内情,不过他到死都没有没有交代清楚。

阿豪虽然被法院判了死刑,但是此案事实疑点重重。他的背后到底有没有主谋,仿建众说纷坛

 为什么坊间会认为黄娜的案情不简单呢?

  其一,是证据不足,阿豪的动机不明显,他杀黄娜到底图什么?而且黄娜尸身高度腐烂,采集不到证据,全部的指控都是基于阿豪的口供。说阿豪性侵黄娜也是控方的推断,因为尸体已经采集不到可以检验的精液。

而新加坡和香港法律体系一样,都是Case law,疑点的利益应该归于被告。阿豪一案显然疑点重重,但法官仍然对其判刑。另外,阿豪到底是怎样逃到马来西亚,有没有同伙,又为什么明知比死又要回来自首,这些问题至今都是谜团。

  其二,便是黄娜的母亲黄淑英的行为可疑,不符合常理。很多人猜测,整个案子也许就是黄淑英和她现任丈夫策划的,然后让阿豪背了黑锅。

黄淑英在看到黄娜的遗体和在黄娜的丧礼时都表现得异常冷静,并不像是刚失去了爱女。有一名大学教授指出她唯一表现出焦虑的时候便是日夜寻找黄娜---的尸体。而且在寻找黄娜的过程中,黄娜的表妹声称自己梦见黄娜被困在山里,之后黄娜的尸体果然在小山上被找到。

因此让人不得不怀疑整件事是黄淑英暗中安排的,目的就是要让警方把注意力放在山上,好尽快找到黄娜的尸体。而她把黄娜一个人留在新加坡,然后托付给男同事阿豪的举动更是让人不解,这妈妈的心也太大了。

八卦群众分析黄淑英的动机应该是黄娜的保险金。黄淑英和郑文海在案发前为黄娜买了很多保险,受益者是黄淑英。在黄娜火化后,夫妇俩一直在为保险金奔波。

另外一些插曲就是,在警方调查期间,发现黄淑英夫妇俩人都有偷渡新加坡的黑历史。黄淑英多年前曾经因为打黑工被遣返回中国。

后来她故意烫伤双手食指,逃避海关检查,在2003年和黄娜偷渡新加坡。郑文海也曾在新加坡因为抢劫入狱两年。反正夫妇俩都不是白善类。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2009年,有人发现他们拿着新加坡公众捐给黄娜的帛金(有说至少12万新元,但黄淑英夫妇一直拒绝公开帛金明确数目)和保险金,在莆田住豪宅(占地4个篮球场,内有假山小池别院车库),驾豪车(设了3台电视的房车),和他们的小儿子生活得逍遥快活。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黄淑英也被爆出在台湾另有老公。这个女人凌乱的私生活,再回忆起阿豪临死前说得花,不禁让人更加怀疑黄娜的案子另有隐情。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阿豪临刑前几天拍的遗照,看他灿烂的笑容,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未来。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杀人已经成了不解之谜......

新加坡谋杀案,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处心积虑的杀人骗保~
文章来源: https://www.shicheng.news/show/561553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