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乙康关于新加坡考试批改程序的答复

2019年02月12日
王乙康关于新加坡考试批改程序的答复

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昨天答复议员有关政府如何改进考试与批改程序的询问时,说明新加坡在电子批改与考试的进展。与此同时,他强调任何形式都有它的风险,电子批改也可能造成新的风险。

母语口试已采用电子形式,剑桥N水准和O水准的英文口试这一两年也会改用新形式。部分母语科的试卷也将试行电子版的笔试。今年底,新加坡几乎所有的剑桥N水准、O水准和A水准笔试考卷,也会以电子批改。

过去一两年,先后发生本地考生考卷在英国不翼而飞的事件。去年11月,剑桥考试委员会聘用的批改员因装有试卷的行李在火车被其他乘客误拿,导致32份2018年O水准高级数学试卷遗失。前年,238份A水准化学试卷在英国由速递公司送给评卷员的途中遭窃取。

这两起事件引起公众对考试批改程序的关注,六名议员在国会提出询问。

王乙康回复时说,新加坡的做法是当电子考试比笔试有明显的益处时,才会采用电子形式。

“例如,新加坡考试与评鉴局已在各年级的母语口试采用电子考试……今年,N水准英文的口试将采用电子形式,O水准英文口试则在明年采用。”

他指出,当局已在O水准和A水准母语B课程试卷一,以及A水准母语和文学(H2)试行电子版笔试,考生给予的反馈正面。

“在未来的日子,更多笔试采用电子形式作答是有可能的。学生能更容易地修改文章,应试题要求写回应电邮或写博客,这能更好地反映学生面对的生活情境。

“不过,我们距离那个未来有一段时间。我们必须考虑学校和学生是否已在这方面做足准备。更重要的是,即便我国人口使用电脑的比率高,我们不能因此不经意地使到那些不常接触电脑的学生处在劣势。理想的情况是,电子考试须与学校在科技教学和学习的使用情况相符。”

议员建议在本国改卷 或自己制定考试制度 

议员殷丹(宏茂桥集选区)建议,新加坡可在本地批改考卷,或安排剑桥批改员到新加坡改卷,减少考卷遗失的风险。官委议员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也建议,新加坡在教育方面已建立声誉,可考虑自己制定考试并批改考卷。

王乙康认同,新加坡有能力在本地批改试卷,但考虑这需要2200名批改员,考试期与成绩放榜之间的时间紧凑,并且会影响教师在学校假期的工作量,与剑桥的长期合作还是可行的。

“我同意新加坡的教育获国际认同,我们有能力批卷、定考题。但新加坡达到这样的水准,也是因为积极向其他有信誉的制度学习,与剑桥多年的协作有助于新加坡提升国际信誉,所以我想这是值得延续的协作。与此同时,尽量降低风险。”

自2015年起,新加坡考评局和剑桥就探讨改以电子方式批改考卷。去年,近65%N水准、O水准和A水准的笔试考卷以电子批改。

今年底,几乎所有N水准、O水准和A水准考卷将改以电子批改。而明年起,本地制定的考试,包括剑桥N水准(普通工艺)的基本母语科以及O水准文学(母语)也会以电子形式批改。接下来几年,其他本地试卷也会陆续实行电子批改。

一些考试如戏剧、美术和科学实验则不适合电子批改。

但王乙康强调,任何方式都有它的风险,电子考试与批改能降低考卷遗失的风险,但电子数据也会形成新的风险。“不论使用什么方式,我们必须找出并管理好风险,尽可能把失误降到最低。”

每年,新加坡考生的剑桥考卷有约110万份,其中80万份由剑桥批改,其余试卷包括母语科则在本地批改。剑桥动用约2200名教育工作者执行改卷的工作。

王乙康关于新加坡考试批改程序的答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