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多个住宅区,住户人数日趋“缩水”,原因竟是

2019年02月16日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全国近30个规划区,有六个的平均住户人数甚至少过三人。超过三分之一地区呈现下降趋势,只有部分地区如碧山、武吉知马和兀兰等出现上升。

新加坡多个住宅区,住户人数日趋“缩水”,原因竟是

平均住户人数少于三人的地区包括欧南(2.30)、女皇镇(2.77)、红山(2.83)、加冷(2.84)和宏茂桥(2.94)。

随着社会老龄化,本地多个住宅区的住户人数日趋“缩小”,整体平均住户人数从2012年的3.53减至2017年的3.30。

协助管理总理公署属下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人力部长杨莉明,前天(2月13日)以书面答复宏茂桥集选区颜添宝议员提出过去五年每个选区的平均住户人数的询问时,提供上述数据。

新加坡多个住宅区,住户人数日趋“缩水”,原因竟是

协助管理总理公署属下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人力部长杨莉明。

杨莉明指出,为了规划用途,政府根据规划区来追踪平均住户人数。

超过三分之一地区呈现下降趋势,只有部分地区如碧山、武吉知马和兀兰等出现上升。

杨莉明指出,政府密切留意人口趋势,如人口规模和年龄分布,确保每个规划区有足够设施和服务。例如,市区重建局的地理空间规划工具,协助卫生部为乐龄护理中心选址,优先让有较高残疾年长者的地区增建设施。

新加坡多个住宅区,住户人数日趋“缩水”,原因竟是

Tembusu乐龄护理中心。

新加坡国立大学设计与环境学院建筑系教授王才强告诉《联合早报》,跟日本和韩国等国家一样,本地家庭的成员逐渐减少,住户人数偏低的地区相信是成熟区,因为已婚子女搬走,只剩父母居住。

这也改变了这些家庭的购物习惯。他说:“没有和子女同住的父母就不会买太多物品,也比较喜欢到靠近住家的邻里商店购物。因此,随着社会老龄化,社区规划须找出相应方法,符合年长者在购物等方面的需求。”

根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日前公布的报告显示,没与子女同住的年长者从2000年的9.2%,翻倍至2017年的20.6%。

新加坡多个住宅区,住户人数日趋“缩水”,原因竟是

住在一房式租赁组屋的独居老人帕特里克大叔。

提倡活跃乐龄 应给年长者提供足够空间

王才强建议提供足够空间给年长者。他说,未来退休的年长者,不乏专业人士或高级知识分子如教师,因此可以考虑提供一个空间让他们发挥所长,比如提供补习等服务,借此回馈社会。

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新加坡和许多国家一样,随着国人日益富裕,对私人空间的需求也增加。然而,他留意到本地子女搬出去后,仍希望住靠近父母,因此政策如近居购屋津贴,对国人有用且符合需求。政府下来面对的挑战是想出新点子,继续满足他们的住屋需求。

对于人口老龄化问题,颜添宝指出,自己所负责的宏茂桥集选区,大部分是老区,以年长者居多,大多会向他反映医疗津贴等问题。“例如,若有行动不便的年长者想入住疗养院,他们会询问政府是否能提供更多津贴以减轻经济负担。”

新加坡多个住宅区,住户人数日趋“缩水”,原因竟是

负责淡滨尼北基层事务的交通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次长马炎庆则指出,第一代淡滨尼居民相信已经60多岁,孩子长大结婚后搬出去住是自然现象。因此,当自己或关爱乐龄办事处进行家访时就会多加留意,义工也会和他们保持联系,鼓励他们出外活动,参与社区活动保持活跃。

新加坡多个住宅区,住户人数日趋“缩水”,原因竟是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