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2019年02月18日

前湖北首富、中国杰出企业家、武汉大学风云校友、新媒体大V……

任何一个头衔,加在普通人身上,都可能是一个成功的人生。

但集这些光环于一身的兰世立,却有着更刺眼的标签:

红色通缉犯、锒铛入狱、被取消国籍、限制入境……

兰世立

1966年出生,原籍湖北武汉。2016年7月12日,兰世立在使用假护照进入新加坡之后,因为违反移民政令被逮捕。中国国籍被取消,目前为国际红通在逃人员,居住于新加坡。

2005年,兰世立以20亿元的身价首次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70名,成为湖北有史以来第一名进入该榜前100名的富豪,2006年,兰世立以24亿元身家被福布斯列为“湖北首富”;2007年,胡润百富榜和福布斯都将他列为仅次于日化大王梁亮胜的湖北“次富”,胡润估计他身家50亿元,福布斯估计他有26亿元。

可以说,兰世立是凭“本事”,成为红色通缉犯的。而这种“本事”,就是诈骗。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在中国,诈骗

2009年秋天,兰世立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110室,这是牟其中住过的地方,在这里还住过德隆系掌门唐万新。

2010年4月9日,武汉市中院判决兰世立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在此次牢狱之灾前,兰世立还被抓多次。1995年,监视居住27天,兰世立第一次尝试了失去自由的滋味,他被监视居住了27天。

2007年,兰世立因为地产纠纷,将东盛地产转手给融众投资,又被拘押,这是他第二次失去自由。

在遭遇这次牢狱之灾之前,兰世立还被监视居住长达9个月,并与外界隔离。2015年年底与麦趣尔李氏三兄弟合作收购泰国东方航空,同年底,合作破裂,李氏兄弟向广州公安报案。兰世立因合同诈骗被广州警方拒捕,后监视居住。

在新加坡,诈骗

成为红色通缉犯后,兰世立利用假护照进入新加坡,后被新加坡政府取消公民身份。

兰世立在新加坡通过运营中商超等20多家公司,一边骗员工,一边骗投资人。上百名辛辛苦苦工作的员工,长达3-5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众多武大校友,在投资他的公司以后,血本无归。

他喜欢把自己说成是别人的偶像,他口口声声的要传播正能量,要改变这个世界,开口动辄千万,上亿,以及嘴边常挂着“我和王石这个老朋友……”

他有一种天然的忽悠人的能力,甚至可以说是魔力,让你相信,他说的就是真的,他做的项目一定会成功。然而当我们在这儿工作了一段时间后,都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我被骗了!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中国商品超市,这个在2018年10月就曝出拖欠司机薪水的公司,实际上一直在拖欠员工薪水!我们作为中商超的员工,多则4—5个月,少则2—3个月,未拿到一分钱工资!生活花销全靠自己承担!

下面是,讨薪者同兰世立的对话录音,对话中兰世立老练(油滑)地安抚讨薪者,目前该讨薪者仍未拿到薪水。

我们是谁

我们是中国商品超级市场的员工。

我们之中,有收银员,有司机,有刚刚从NUS和NTU毕业的中国留学生。

当初我们满怀期待与信心来到这里,并勤勤恳恳地为公司工作。

第一个月,老板说公司有难关,下个月再发薪水,让我们理解。

第二个月,有员工找老板理论,结果被辞退。

第三个月,老板说难关很快就会度过,让大家同舟共济。

第四个月,大家生活都困难了,借钱度日再也坚持不下去,辞职,公司依然不发应发的工资。

我们再也忍不住了!

我们之中,有人为了养家糊口来新加坡打工赚钱;有人刚刚毕业做第一份工作,梦想刚刚启航;有人为了弘扬国货,毅然加入这里……但这一切,都被中国商品超市摧毁了!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中商超是什么态度?

我们在职期间,就以各种方式向公司讨要过薪水,均没有正面答复。

我们离职以后,公司更以各种理由一拖再拖。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向新加坡人力部(MOM)求助。

而中商超的态度极其嚣张: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为什么中商超有如此嚣张的态度?

不是他们认为自己没错,而是想利用人力部的流程,拖长解决时间。在新加坡人力部从备案到仲裁的时间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而仲裁的次数也会根据调解情况来定。

我们有一部分人在2018年12月中旬在MOM备案,仲裁时间安排到了2019年1月8号。在进行第一次仲裁时,公司代表余恒出席,在MOM已经发送明确通知的情况下,故意不携带公司公章,将仲裁拖延到1月15号。

第二次,余恒声称受伤,不能出席,将仲裁时间拖延到1月21号。

第三次,余声称伤还没好,不能出席,将仲裁时间拖延到1月31号。

第四次,公司代表要求我们先撤案再安排工资。

这样没有信用的公司,我们不敢在没有任何合约的情况下撤案。就这样,公司在MOM连续四次变着法儿的耍无赖,硬生生将仲裁时间拖延了将近一个月,我们实在耗不下去了。

兰世立让我们尽管去MOM甚至法庭告,走法律程序时一拖再拖,声称公司没钱。离职后去MOM上诉的人的工作准证一直不割,也不报税,让离职员工没法在新公司上班。因为员工想拿回自己的工资就出这样的损招百般刁难,一个公司,一个生意人难道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对待曾经为自己卖命的员工的?

兰世立有专门的大律师,他作为影子老板,有二十多家公司,但法人全部不是他。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就算上法庭起诉,我们分别所属不同公司,大多是空壳公司,也没有任何公司资产。所以他熟练的运用各种法律空子,所以嚣张无比,让我们随便去告,看能不能拿到一分钱。

除此之外,他看准一些员工没有钱和身份在新加坡跟他耗下去,这些流程走下来得三四个月、所以一些员工含泪离开新加坡,毫无办法。

细思极恐的事实

申请准证 | 我们之中的留学生,大多刚毕业想留在新加坡工作。在EP申请之前,公司就要求我们提前来上班。有的人工作一个月后,公司才帮开始申请EP,到离职时,拿EP的时间远远少于实际工作的时间。公司在员工离职时,曾威胁说,在EP之前的时间,他们都是在打黑工。

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公司迟迟不给申请EP,是为了拖欠工资的时候牵制住自己!

停止准证 | 有的工作准证需要缴人头税。但中商超不依法缴纳人头税,已经被MOM停止了工作准证。公司不仅没有通知员工,也没有做出相应的处理措施,使得员工的工作准证变为非法。

更严重的事实

VIP储值卡 | 公司早已经营不善,管理混乱,不仅大批员工工资拖欠,现金流更是出现巨大问题,中商超的VIP储值已有30-40万新币。而公司一直声称没有钱发工资,这些VIP储值卡的钱是否早已挪做它用,已可想而知。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亲,你现在有办中商超VIP储值卡吗?

供应商货款 | 公司不仅声称没有钱发员工工资,而且拖欠供应商货款、拖欠办公室房租,甚至连进货都成了困难。很多员工在办公室就曾目睹过很多供应商到公司来要债。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中商超股票 | 老板兰世立本人热衷于召开校友会,主要是为了拉校友投资,利用武大校友身份忽悠校友 ,哄骗大家买股票,故作姿态说是内幕消息,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而最近中商超的股价,也可以看到,凉凉了。

我们在这个公司的时候,老板脾气暴躁,喜怒无常,经常被骂,公司官僚主义作风严重。想离开的时候又被变相威胁,想维权的时候,又困难重重,终于体会到了农民工讨薪的艰辛。

我们身心饱受折磨,被公司玩弄于手掌之间,而我们就像狂风暴雨中的船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风暴淹没,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相信世界上总有讲理的地方,就算我们最后失败了,也想提醒大家提高警惕,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在“做人”。

曾经我们带着希望带着梦想来到中商超,现在真是心被伤透了,凉透了。

下面是新加坡人力部的投诉记录: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备注:以上内容来自维权工人的来信,不代表新加坡圈的观点,新加坡圈只负责转发和爆料网友在新加坡遇到的难题,并不对事件本身做任何评论,也欢迎各方知情者后台持续爆料。

面对中商超和兰老板,我们在新加坡艰难讨薪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