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曾同马国商讨水价问题,然而…一衣带水,为何因水生怨

2019年02月20日

一衣带水

却因水生怨?

加坡外交部证实,曾在去年12月同马来西亚进一步商讨水价问题,但此课题之后被两国之间的其他问题盖过。

据马来西亚《太阳报》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夫丁19日透露,新马两国的总检察长在大约一个月前就已开始商讨水价问题。

新加坡:曾同马国商讨水价问题,然而…一衣带水,为何因水生怨

他指出,双方对于水价的商量正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说:

————“我们觉得这是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因为在这之前,我们都不能在同一桌上商量这个水价问题,现在却做到了。”

新加坡外交部回复媒体询问时证实,李显龙总理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去年11月12日会面时,表达了要让两国官员进一步协商的意愿,以便更好地了解双方对于重新探讨1962年水供协定下水价问题的立场。

根据1962年的新马供水协定规定:2011年前,新加坡每天从马来西亚南部的柔佛州进口3.25亿升淡水,价格为每1000加仑(4540升)未经处理的“生水”支付3分令吉;2011年至2061年,新加坡每天从柔佛州进口的淡水增加到9.46亿升;2061年后,双方将根据新加坡的实际用水量另行商谈具体的供水量。

外交部同时指出,两国的总检察长在去年12月见面,但他们的会谈却被柔佛港口海域界限(Johor Bahru Port Limits)和实里达机场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等问题所盖过。

水价之争,皆因马方渐渐“眼红”?

新加坡:曾同马国商讨水价问题,然而…一衣带水,为何因水生怨

新加坡面积约716平方公里,超过560万人居住,人均水资源排名全球倒数第二。

其实水价之争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之间的老问题。

上文提及的“1962年新马供水协定”,是两国在1965年所签署的《独立协定》中获得保证的基本协议,并在联合国备案双方都必须完全遵守协定规定的所有条款。

因此,关于水价问题,新加坡始终坚称:这份1962年的水供协定也有条文清楚说明,马来西亚不能随时单方面提高水价

新加坡:曾同马国商讨水价问题,然而…一衣带水,为何因水生怨

截图自sgPUB官网

1961年和1962年的供水协定都分别列明,准许签署国于25年后,也就是1986年和1987年检讨条款。

然而问题在于,当初商定的这一供水价格是以1927年的水价为基础……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济的发展,马来西亚方面对于这个价格越来越感到不满:

1998年

时任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提出生水价格问题,新加坡当时同意重新谈判。两国在之后的四年里将水供课题当成双边课题配套的一部分,进行了多轮谈判。

2002年

为了解决供水问题,新马两国高层官员分别于2002年7月、9月和10月举行了多轮谈判,但始终未能得出一个令双方满意的方案。最终2002年10月,马哈蒂尔决定放弃。

2003年是联合国确定的“国际淡水年”,也是新马供水纠纷的一个“高潮年”。

2003年

新加坡时任外长贾古玛教授公开有关供水事件的所有函件,政府也出版手册《水供谈判的真相》(Water Talks)推翻马来西亚的说辞。

2003年

2003年7月13日,马来西亚一个经济事务顾问机构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刊登整版广告,披露马来西亚向新加坡供水问题的“真相”,其矛头直指新加坡政府。

2018年

如今马哈蒂尔重新担任马来西亚首相后,又旧事重提,他在接受美联社的采访:“马六甲向柔佛购买1000加仑的生水价格是3分令吉,这是国内的交易,所以价格这么低。而卖给外国的价格必须更高。”

马方称“低价”有其历史因素?

马方观点1:18至19世纪期间新加坡曾经是“柔佛-寥内-林加”王朝的属地,与马来西亚在历史上关系就十分密切。

马方观点2:在签定协议的1961年和1962年,当时的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正准备让新加坡自治邦与当时的马来西联合邦以及沙捞越、沙巴合并成一个国家——马来西亚,基于同是一家人的原则,有关水价的协议于是 “对新加坡有利”。

马来西亚究竟赚了多少?新加坡政府曾算了一笔账:

1.马来西亚以每1000加仑3分令吉的价格,将生水卖给新加坡。而新加坡处理1000加仑生水的费用约2.40令吉

2.新加坡之后再以每1000加仑0.50令吉的价格,将处理后的净水卖回给马来西亚,这其实是给了马来西亚1.90令吉的津贴。

3.柔佛再以每1000加仑3.95令吉的价格将净水卖给柔佛人,一年的盈利达到4600万令吉。

新加坡:曾同马国商讨水价问题,然而…一衣带水,为何因水生怨

随着争吵日益激烈,新马政府均把供水问题上升到了国家主权与利益的高度,互不相让。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一直以来 “仰人鼻息” 的新加坡开始另谋出路,计划通过开源和节流两大途径来逐步减少对马来西亚淡水的依赖。

摆脱依赖,新加坡自谋出路!

新加坡除了是东南亚的政经中心外,由国父李光耀及现任总理李显龙所领导的政府,在过去数十年一直苦心经营,尝试收集来到新加坡的每一滴水,并加以利用:

新加坡对水的国策分为“4个水龙头”(Four Taps):

1.生水输入 2.集水 3.再造水 4.海水化淡,这些是新加坡人为自己自豪的地方。

新加坡以往完全依赖马来西亚供水,但目前已能初步实现自给自足,并预料全国用水量将于2061年倍增,该国政府正开始建造能供应45年后用水的设施。

新加坡:曾同马国商讨水价问题,然而…一衣带水,为何因水生怨

甚至在2016年夏天,马来西亚受制于干旱天气,无法向新加坡供应足够用水,与新加坡接壤的马来西亚柔佛州更要向新加坡买入饮用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