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飞机骗上骗 韩国打工累母亲

2019年02月23日

(吉隆坡22日讯)诈骗集团一石二鸟,欺瞒年轻男女到国外工作,待他们被当地警方逮捕后,再转向他们的父母敲诈,骗取“救儿费”!

一名华裔青年为减轻家中负担,瞒着母亲到韩国打工图赚快钱,却掉入诈骗集团设下的陷阱,被逼充当跑腿,从提款机取出诈骗得来的款项后,再存入诈骗集团的户头,结果遭当地警方逮捕。

该名华裔青年的母亲获悉后,相信救儿心切,不惜向亲友借来4000令吉,想要救出儿子,却被相信是来自同一诈骗集团的男子骗走“救儿费”,儿子至今未见回家。

消息告诉《中国报》,过去多月,已有超过百名大马年轻男女,被诈骗集团以高薪诱骗到韩国从事诈骗活动而被捕。诈骗集团不排除事后向当地警方报料,造成这些涉及诈骗活动的男女落入警网。

据林女士(50岁,来自彭亨)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儿子于上月3日自身前往韩国工作,入境韩国后,与当地的接洽人会面时,护照和身份证皆被对方拿走。

她说,她是从事家庭帮佣工作。儿子出国前,她正好在吉隆坡工作,儿子为了不让她操心,事前也没和她商量出国工作的事宜,直至儿子飞抵韩国那一天,才惊知儿子到韩国打工。

“得知儿子到韩国打工时担心受骗,因此要他立刻回国,但他却说只做一个月便回国。”

她指出,她每天都有和儿子聊天,直至上月28日,儿子透过Whatsapp告知她被当地警方逮捕,她再也联络不上儿子,不料,儿子被捕当天,一名自称小丰哥的男子便透过微信联系她。

她说,对方指其老板知道儿子被扣在那一所警局,警员要求索款2万令吉放人,但只需她付其中20%,即1000美元或4000令吉即可。

“接获儿子被扣的消息后心中慌张,我便四处向亲友借钱,在凑足4000令吉汇给对方后,儿子却没释放。对方于本月再次联络我,要我再汇1000美元(约4000令吉)给在监狱的儿子买食物,但我不再相信对方,没再汇钱给对方。”

以家人安危威逼当跑腿

诈骗集团掌握受害者在大马的资料后,以家人安危威逼受害者当跑腿,替诈骗集团到提款机取出诈骗别人的钱,之后转入诈骗集团的相关户头。

林女士指出,儿子抵步韩国及接洽当地负责人后,已发现不妥,怀疑对方是诈骗集团分子,但因护照及身份证被对方扣押,加上对方掌握儿子在大马的住家地址,多次以家人安危威逼儿子,儿子因担心家人受威胁,只好无奈听从对方的指示。

她说,儿子落网后,她仍不清楚儿子的工作性质,因每次和儿子透过微信或手机通讯软件Whatsapp聊天时,儿子都选择隐瞒,仅指是售卖电脑和电话芯片。

她说,直至儿子的一名学长联系她,才知儿子是当诈骗集团的跑腿。

“儿子的学长是因儿子告诉他会做满一个月后回国,但一个月后却不见儿子联系他,心生不妙,立即联系我,告诉我儿子的遭遇。”

她说,儿子是协助诈骗集团到提款机取出诈骗别人的钱,之后转入该诈骗集团的相关户头。

她说,儿子在当诈骗集团的跑腿期间,就算当天没“工作”,都需要更换旅店,相信是要避开警方追查。

势力大疑勾结韩国黑警

林女士指出,诈骗集团相信势力大,且搭通“天地线”,不排除和韩国执法单位害群之马有串谋勾结的可能。

她说,儿子被捕后,曾告诉她当时有两名警员逮捕他,并拿走钱包和手机,当两名警员将儿子押上警车时,儿子的手机从其中一名警员身上掉出,儿子发现之前与接洽人之间的沟通信息全被删除。

“儿子被捕前已告诉我会在本月3日做满一个月后回国,并多次向接洽人要求购买回国机票,对方却多次推卸。”

她说,她不排除诈骗集团发觉儿子经常嚷着回国,害怕儿子回国后向警方报案,因而放风声,让当地警方逮捕儿子。

中间人曾保证安全回国

“儿子在大马接洽的中间人也是大马华裔青年,对方还向我儿子保证会安全回国。“

林女士也是透过儿子学长得知,儿子出发前往韩国时,曾到吉隆坡的南湖镇轻快铁站,向一名华裔男子索取前往韩国的机票。

她说,据儿子学长透露,儿子是在微信认识该名男子,并在对方介绍下到韩国赚快钱,对方还指只是做短期工作。

她说,据知该名华裔男子是来自柔佛新山,年龄约24岁左右。

“我不排除联系我向我索取4000令吉和1000美元的男子,和接洽我儿子到韩国工作的男子是同一个人。”

为分担家计才受骗

“儿子是个顾家的孩子,为赚快钱,帮助分担家中开销,才会掉入诈骗集团圈套。”

林女士说,儿子是家中长子,下有两名求学的妹妹,而其丈夫因之前车祸,导致身体残缺,家中的生活开销都落在她身上。

她说,儿子之前在台湾就读烹饪课程,一直希望快点完成学业后,出来社会找工作,协助她分担家中的生活开销。

“儿子毕业后,于去年11月到新加坡找到一份与烹饪有关的工作,但一个月后便回国,并于今年一月到韩国打工。”

她说,儿子在韩国打工期间,多次透露会在农历新年前回国,与家人共度新年,不料,回国机票都还没买,就遭当地警方逮捕。

指日赚800至4000

诈骗集团分子藉韩国工作之旅及每天可赚取可观收入为饵,欺骗想赚快钱的年轻男女到韩国工作。

诈骗集团分子是透过社交网络刊登招聘广告,并指每天可赚取200美元(约800令吉)至1000美元(约4000令吉),还包来回机票、吃、喝、住、用,表现好还可获津贴,以诱惑年轻男女申请“工作”。

虽然福利诱人,但该“工作”机会却只限来自怡保、吉隆坡和新山,年龄介于16至30岁的男女可申请,且申请者也需不在出境黑名单。

不希望其他年轻人被骗

“我的儿子不幸坠入诈骗集团骗局,我不希望其他孩子也面对类似遭遇……”

林女士说,她联络大马驻韩国大使馆官员确认儿子被当地警方逮捕时,对方告知近年已有许多类似事件发生,近几个月非常严重,有逾百名大马年轻男女因在韩国涉及诈骗事件遭警方逮捕。

她说,她回到家乡时,听见邻居们说如今有许多年轻男女到韩国工作。

她透露,她从该名官员的电邮回复中得知,儿子目前仍遭扣留,接下来将面对6个月的审讯。

另外,由于案件已进入法律程序,她也曾联络我国外交部官员寻求协助,然而对方要求她准备好相关资料再联系该部门时,却一直无法联系上,并留言要对方回复,至今都没接获任何回复,让她非常失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