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城记·新加坡

2019年02月24日

新加坡,坐标东南亚,是一小国。

说是“小国”,指的是占地面积上的小。

有多小?

武汉有8494.41平方公里,而新加坡只有719.1平方公里。

其“袖珍”程度可见一斑。

但就是这么个小国,却让我喜爱得紧。

/街道/

新加坡的街道是很干净的,一条大道极目望去不会发现任何垃圾,在坡岛呆了几天,连环卫工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街道两旁种植了花草,头顶是蓝蓝的天,环境好得不可思议,真真是无愧于“花园城市”之美名,再坏的心情都可以变得轻松起来。

街上车流十分的少,私家车并不寻常。据说新加坡政府严管私家车的数量,大力倡导公共运输,所以街上看得多的是巴士这类交通工具。交通拥堵更是不可能存在的问题。

偶尔会看到摩托车骑手,速度堪比私家车,一阵声音过来人也随着远去了。该怎么形容我看到骑手的感觉呢?大概就一个字:他们怎么这么酷哦!

寻城记·新加坡

(因为没有拍街道的图片所以拿个建筑图凑数)

/食物/

新加坡食物非常丰富,中西混杂,在坡岛待了好些天,倒是解锁了许多国内未曾吃过的东西。

最喜欢吃的是咖椰吐司。取两片吐司烘烤,接着夹咖椰酱。等到吐司松软,店家会拿起来并用刀切成两半递送给你。到手的吐司温度刚刚好,咬一口,软软的吐司带了一点点韧性,接着是有了热度的咖椰酱,咸咸甜甜的。等它穿过舌尖溜到肚子里面的时候真的非常让人快乐啊。

寻城记·新加坡

半生的鸡蛋也是我第一次吃,原本以为会有腥味,不曾想竟是却出乎意料的好吃。小碟子里面的鸡蛋呈现流动的状态,白色的蛋白似凝不凝,中间裹着黄色。用勺子把鸡蛋送进口中,鲜味开始放肆地滑行,滑过口腔内壁和舌尖之后又滑到胃里,嗯……好吃!在家的时候我尝试过做,但是万物总会有个但是,所以我的但是就是,时间把控不好,失败了

寻城记·新加坡
寻城记·新加坡

(左上角是我的失败品)

肉骨茶,刚到坡岛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及到吃的时候我却觉得味道有些奇怪,但它胜在肉大块又好吃啊。试想在一碗汤里,两块肉非常丰满的骨头等著被你的牙齿啃食,吃的时候还会发现它肉质非常鲜美,隐隐还带着药膳的味道,完全就可以忽略掉汤的魔性了嘛!

寻城记·新加坡

叻沙,里头有粗粉、蛤肉、丸子片、菜叶等,汤面还漂著红。朋友推荐我吃的时候带着坏笑,我疑心他有诈,追问著味道如何,他说你吃了就知道了。一口粉条下肚,朋友看着我的变换多姿的表情大笑。百度告诉我叻沙混合了椰浆、咖喱汤,口味是甜、咸、辣兼而有之,而材料里则丰富得很,包括蛤、虾子、鱼饼、南姜、白果等等。混乱的口感让我难以承受,腹诽著友人然后停筷。

寻城记·新加坡

/人/

新加坡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其中华人非常多,其祖先可以追溯到福建、广东、海南等等,他们都还讲著一口流利的华语,尽管带着不同的口音。也听说国内许多地方的人都在新加坡工作,其中很多都在餐饮服务业。想起来吃的第一家咖椰吐司,老板就是东北人,千里迢迢异国谋生,也是不容易。

巴士师傅车上放了好多小人偶,他有时候会翘著二郎腿,看似心不在焉地双手转动着方向盘。经过赌场的时候他说,你们外面的人进去啊可以,但是我们新加坡人不能进去喔,你们有兴趣可以进去赌一把。偶尔谈起政治,会抱怨当局把经济搞坏了,而且还“不和中国好”。半小时的车程师傅嘴巴就没停过,尽管没什么人和他搭话——“新加坡人啊都不喜欢自己做饭,都喜欢在外面随随便便吃”“哎新加坡什么都要自己理,你看机场,有个老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还要自己养自己,新加坡人亲情观念很淡薄的”……

寻城记·新加坡

在商场买奶茶的时候,小哥哥一直撺掇我加一份珍珠:“我们的珍珠很好吃的,就加零点一个新币。珍珠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哦!”看我微笑,他趁热打铁:“加吧,我们珍珠非常好吃,不好吃我不收你珍珠钱!”最后我还是加了珍珠,大吸一口,看了一眼他,他笑笑:“是不是很甜”。噢,你笑得比珍珠甜。

寻城记·新加坡

去吃叻沙的时候,朋友点了一份奶茶,刚喝一口就皱了眉:“这个奶茶太甜了,给我换一杯吧。”店家笑笑,说奶茶不甜,甜的是你。点餐时,店家问我们要不要来一份鲍鱼,我们看了看价格,36新币,于是摆摆手。取餐的时候他又一次推荐鲍鱼:“你们真的不吃鲍鱼么?很好吃哦!而且分量很足的!”我们仍然拒绝。临走了,他对我们说:“那你们下次记得来吃鲍鱼哦!”真是个可爱的小哥哥呢。

寻城记·新加坡

遇到的人大多很和善,一样的亚洲面孔倒没让我觉得身在异国,尤其遍地华语增添了几分亲切。来旅游的中国人很多,大多是跟团,路上遇到很多赶着新马泰行程的,走马观花式的看景点。

为期一周的新加坡之行在环球影城疯狂的三次过山车之后结束,回国的时候竟碰到航班延误,在樟宜机场从凌晨十二点醒醒睡睡熬了五六个小时之后总算登了机。

去过坡岛的好友跟我讲从飞机上看南海,会非常壮美,可惜一路上都给我给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只看到窗外成片的白云。

而我已经非常想念咖椰吐司了。

—END—

寻城记·新加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