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亲相继离世 三姐妹陷苦境

2019年03月05日

(太平4日讯)华裔三姐妹丧失父母,生活与学费顿陷困境!

吉打北方大学一名女大生,家境清苦省吃俭用,每月只靠百余令吉过大学生活,日子艰苦。无奈天意弄人,父亲去年车祸丧生,患乳癌的母亲数天前病逝,1年内丧失2名至亲,令她及两个妹妹蒙受沉重打击。

就读北大第一年会计系的黄淑吟(20岁),来自霹州峇眼色海,原本家境已不好,失去一家经济支柱后,往后的担子就落在她身上。

双亲相继离世 三姐妹陷苦境

三姐妹先后丧父又丧母,痛失经济之柱后,往后生活与学业令人堪虞,左为黄淑慧,右起黄淑萍与黄淑吟。

黄淑吟下有2名妹妹,分别黄淑慧(18岁)及黄淑萍(17岁)。去年7月,父亲骑摩哆被车撞了逃,伤重不治;今年3月,患乳癌的母亲,病情反复无常久医不好,数天前在厕所昏倒后,骤然离开了人间。

恶耗传出后,身在北大念著书的黄淑吟,晴天霹雳,带着沉重的心情返乡奔丧。

黄淑吟今日在丧府受访时,透露事发当晚,即本月1日晚上9时许,她在北大接到母亲来电聊天,挂电后不到1分钟,即接到妹妹来电通知,母亲在冲凉房晕倒,过后即离开人世。

三餐省吃俭用

她说,在奔回家的路上,一直忧虑将来的路如何走,包括自己的学业,2名妹妹的生活和学业担子,将落在自己身上。

黄淑吟说,父亲原本在住家经营小型杂货生意,出事后就停业,患病的母亲也无能力撑起家计。

她指出,2017年在北大念基础班时,由于家庭没能力支付她的生活费,每月只有扣除补贴后剩下的100令吉,充作生活费。

她说,平日三餐省吃俭用,经常快熟面当正餐,假日出来打工,薪水全给家人,每月生活费剩百余令吉。

黄淑吟不敢想像自己的一天,是怎样撑过去,但她咬紧牙根,希望自己尽快毕业,出来社会工作养家及照顾妹妹。

双亲相继离世 三姐妹陷苦境

黄淑吟(右起)与妹妹黄淑慧与黄淑萍受访时,展示与母亲在父亲丧礼上的合照。

同学伸援发动筹款

黄淑吟就读的北方大学,同学朋友间已发动筹款活动,学生理事会也伸出援手,透过面子书广发消息,希望聚少成多,帮助不幸的同学。

她透露,3月1日奔丧赶回家后,隔日同学朋友间即深表关注,大家发动筹募工作,该校学生理事会也响应,希望一呼百应,助她度难关。

另外,峇眼色海国会华裔事务官黄俊说,已联络霹州行政议员黄美沄的特别助理,希望寻求管道向州政府申请援助金,协助黄家三姐妹。

他说,吉辇江夏堂将配合于4月举行的春祭晚宴,发动筹款,捐助黄家三姐妹。

双亲相继离世 三姐妹陷苦境

黄淑慧(右2)接领村委会主席阿末卡马移交的抚恤金,左为峇眼色每国会华人事务官黄喠俊,右为黄淑萍。

不怕艰辛矢完成学业

三姐妹的成绩不错,尤其是大姐与小妹,3人矢言不会放弃学业,纵使环境再苦再艰辛,依然会咬紧牙根完成学业,圆父母心愿。

黄淑吟透露,本身在2016年大马教育文凭试考获8A,隔年到北大念基础班,目前念大学会计系,需4年才能毕业。

她说,本身成功申请到政府高等教育贷学金75%贷款率,扣除学费后每月尚剩百余令吉,充当生活费。

黄淑吟说,母亲在世时,常叮嘱她要好好念书及升上大学,因此日子艰苦也要完成大学学业。只可惜,母亲再没机会看到她戴四方帽。

小妹黄淑慧说,由于母亲久病不好,立志要当医生,并获得父母亲的鼓励。

黄淑慧成绩不俗,甫考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目前等待放榜,暂在槟城打工,如果成绩理想,将申请大学预科班。

小妹黄淑萍今年也将参加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希望尽力考好成绩。

双亲相继离世 三姐妹陷苦境

黄淑萍(右3)接领学校教师代表艾达移交的抚恤金,左为家协主席吴俊钦。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