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个女作家叫尤今

2019年03月07日

早晨起床前浏览第6期《读者》,读到尤今的《海底针》。这是篇写夫妻情的文字,读到文章最后,我们才明白“海底针”的含义——

他一面缝,一面叹气:“唉,结婚前,只需要缝补一个人的衣服;结婚后,反得缝缀两个人的衣服!”叹气归叹气,针起针落时,他还是不忘当个“卖瓜的老王”:“你呀,找个像我这样的丈夫,可比海底寻针还要难!”

“是是是!”我赶快点头附和,一副千依百顺的贤良妻子相,“下辈子我要做个蛙人,潜入海底去寻你!”

新加坡有个女作家叫尤今

《海底针》算得上一篇美文,美在文中的情感,美在首尾的景物描写。读这篇美文,我联想起《浮生六记》,联想起《干校六记》。

尤今的作品我读得很少。

知道尤今,是好多年前在《语文报》上读到她的《百褶裙》。在一篇短短的文字中,作者无比细腻地描写出了儿童复杂、微妙的心理变化。那种怀念百褶裙的心情,经历过艰难岁月的人们或许都曾有过,尤今把许多人的共同心理体验细致入微地表现了出来。

提及一位作家,我们总会想到他(她)的作品,这件作品或许是大部头的,或许是短得不能再短的超短篇。比如,提及曹雪芹,我们会想到《红楼梦》;提及路遥,我们会想到《平凡的世界》;提及孟郊,我们会想到《游子吟》;提及尤今,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篇《百褶裙》。归根结底,作家要靠作品说话,如果读者想不起作家的作品,那是作家的悲哀。前年,编写《晨读时间》丛书时,我将我喜爱的《百褶裙》选入了六年级上册第十一周“与成长会晤”。

新加坡有个女作家叫尤今

2014年,兰州市中考语文试题的现代文阅读,选用了尤今的《向日葵》。从此以后,不少的中学生知道了尤今。尤今的名字,貌似更多跟“向日葵”联系了起来。中考结束,《语文报》中考版编辑跟我约稿,让我就这篇现代文阅读写点分析文字,然后将尤今与龙应台放在一起,编一版对比阅读稿。当年10月的《语文报》中考版,用两个版面刊出了跟尤今相关的阅读:《巧设伏笔,谱反哺深情》《女性作家的细腻情怀》。记得当时拟题时,我浏览了尤今博客中不少的文章,最终选用了《嫌疑犯》;阅读了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选出了《读〈水浒〉的小孩》。

新加坡有个女作家叫尤今
新加坡有个女作家叫尤今

今年寒假,我们一家人去新加坡,感受了发达国家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回来后写了《新加坡风光》。这篇印象记是近期“大王和小王的美丽语文”公众号阅读人数较多的一篇,远远超过同期所写的《参观巴金故居》《曼谷之行》《香港有个浅水湾》。看来,更多的人还是向往新加坡风光。可惜,在新加坡的几日,我从未想过新加坡有个女作家叫尤今。

百度的“尤今”词条,开头这样介绍尤今的经历——

在父母亲的熏陶下,自小便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八岁时,举家南迁,自此以后,在新加坡落叶生根。

痴爱以方块字铸成的那个世界,日夜不断地浸濡于文学的天地里,小学尚未毕业,便已遍读中国大部分古典名著。

小五那一年,向报馆的“学生园地”投出了此生第一篇作品《我想做个小小童话家》。

此文刊出后,一生一世便与创作结下了不解之缘。

聪明的你,从尤今的经历中你有何发现?

新加坡有个女作家叫尤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