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坏了! 埋线抽脂 右眼肿胀

2019年03月07日

(吉隆坡6日讯)爱美爱出祸,微整型、大伤害!

女侍应到美容院做双眼皮埋线与眼皮抽脂的微整型手术,结果引发严重后遗症,右眼一度瘀肿如咸蛋般大又黑,还造成眼白严重受损,险成“独眼龙”。

其右眼的情况如今虽已好转,但由于眼白组织已受损,接下来不能再配戴隐形眼镜,也无法直视强光,更不时感觉刺痛难耐。

事主黄女士(45岁,侍应)今天在吉隆坡中华大会堂会员福利及公共服务局主任薛富丰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出席者还有该局助理林志华和法律顾问拿督黄明山。

整坏了! 埋线抽脂 右眼肿胀

黄女士未动手术前的右眼(左图),相比手术后的情况(右图)。

花了3230令吉动手术

黄女士希望美容院退款给她,让她治疗受损的右眼。

她指出,今年2月7日她前往蕉赖一间美容院,花费了3230令吉进行上述手术,初时左眼尚算顺利完成,轮到右眼时,其眼睛就不断溢血。

她当时非常担忧,当下询问美容师能否继续,但对方说仍可进行埋线手术,最后却因为血流不止,只好停止手术。

她指出,手术后的隔天,其右眼出现肿胀与瘀青;她每天询问美容师,并预约对方在2月12日(手术后的5天)拆线,岂料美容师爽约,还指这些“小工作”让助手执行就好。

“我曾想追问美容师自身眼睛的问题,对方总是避而不见,并反口指我野蛮,要提告就悉随尊便。”

黄女士指出,她曾进行眼皮埋线手术,清楚这只是小手术,加上美容师指手术后的10天至两周就能恢复,才会答允对方的服务。

她指出,由于她是在农历新年期间到美容院进行手术,也因为明显的伤口,令她在新年期间足不出户。

整坏了! 埋线抽脂 右眼肿胀

薛富丰(右2起)陪同黄女士召开记者会,交代事件来龙去脉;左是黄明山、右为林志华。

拒再做一次

怕痛 对美容师没信心

黄女士曾询问施手术的美容师是否拥有合法执照,但对方未正面回应,只说“从事这行业,多少都会一点”,让人质疑她的专业资格!

她指出,出事后,对方曾要求她回去重做一次手术,但她对于所经历的痛楚,自己也已对对方失去了信心。

黄女士说,美容师是从中国远嫁来大马的女士,其美容院内有张挂多张疑似文凭的文件,但都是韩文书写。

她指出,一名友人曾在该家美容院进行过微整,而她也是在查看美容院的网页后,发现他们的技术不错,才会选择前来消费。

她指出,该项手术的费用原本是3800令吉,但在折扣15%后,只收费3230令吉。

黄女士说,除了一些微整以外,该所美容院也会提供一些较大型的手术。

她指出,事后这名美容师曾要求她,回去重做手术,但试问自己哪里还有信心?

她直言,现今只要对方退款,因为她之后还要到其他诊所,进行补救工作。

不能戴隐形眼镜

黄女士指出,在眼睛持续肿胀后,到美容院附近诊所问诊,当瘀青和肿胀开始消退后,右眼就一直出现如被针刺的痛楚。

她说,诊所是提供消毒、消肿和止血的药物给她,在眼睛一直出现刺痛后,便在上月28日到专科问诊。

“根据主诊医生,我的眼白已受损,接下来都不能配戴隐形眼镜,本月18日必须回去复诊。”

黄女士询问医生,为何之前肿胀到眼白都看不见时,都没有痛楚,医生便说过度肿胀,所以眼部也没有痛楚。

她说,右眼出现肿胀和瘀青后,新年都不敢出门,并向雇主申请无薪假至今。

她指出,现今无法直视强光,在眼睛疼痛时就得滴药水舒缓疼痛。

接3投诉会向卫部反映

黄明山指出,吉隆坡中华大会堂至今已接获3宗关于微整型失败的投诉,他会一次过向卫生部反映这类案件的严重性。

他说,这些事情关乎公众利益,不能再有更多人受伤害。

他指出,事主已在上月21日报案,但根据警方回复,在不涉及刑事下,警方是不会作出调查,投诉者如要求警方开档调查,就需要把案件先带上推事庭。

黄明山说,虽然事主是自愿进行手术,但美容师是否是合法医生、持有执照,这点必须被质疑。

他认为,事主要求退款是合理,对方还能要求美容师赔偿1个月薪金、医药费及个人损害。

只有医生才能动刀

薛富丰指出,他从周二起,多次尝试联络美容师,至今都联络不上。

根据条例,即使是微整型手术,也只有医生才能动刀,美容师即使持有外国执照,在大马也未必能执行手术。

他指出,现今许多微整型的领域,都是向一些美容院,租下一个空间来提供服务,所以消费者必须谨记,消费后必须索取收据,方便日后追究。

“事主因此事件已1个月没上班,还另外花了420令吉来治疗。”

薛富丰说,一些美容院甚至进行招生,在公众消费后,还能学习相关手术。

他指出,现今网络上充斥各种商业活动,政府必须给予管制,和尽快落实网络营业的执照。

“透过事主与美容师的对话,我们发现对方一直都不肯承认手术失败。”

美容师:各人康复期不一样

负责美容师指出,每个人进行手术前,都需有心理准备,在手术后会出现瘀青和肿胀情况,且每人康复期都不一样。

她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事主看医生的费用,她愿意付回给对方,但事主要求赔偿2个月薪金则不合理。

“每个人在手术后的康复期都不一样,事主不能说耽误工作,要求我赔偿2个月的薪金。”

她说,本身在这领域有10多年的经验,在国内工作都有执照和合法。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