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2019年03月28日

2015年《海峡时报》推出一本电子书

《罪名成立:1965年以来

25宗震撼新加坡的罪案》

记录了新加坡建国以来

25宗曲折离奇的案件

今天我们就要讲讲其中一件……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25 Crimes That Have

Shaken Singapore Since 1965

1971年12月30日

圣诞节刚过去不久

在新加坡的勿洛地区

有一队士兵正在接受训练

中午十二点半烈日当空照

当完成了军事操练的士兵们

走入附近的一片灌木丛乘凉休息时

他们看到了一个

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

茂密的灌木丛中赫然躺着

一具男性的尸体

尸体的脖子和四肢都

被绿色的尼龙绳捆绑着

死者身上的其他部位

则有明显被殴打的痕迹

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怎么会命丧于此?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70年代的勿洛北

当地警方接警后

立即对这具尸体的身份展开调查

同时继续对周围进行搜索

三个小时后警方又在附件

找到了另外两具男性尸体

和第一具尸体的形态一样

他们的四肢和脖子也都被尼龙绳捆绑着

这让警方立即想到了另一个事情:

当天上午十点半的时候

有两个妇女到警察局报警

说她们的丈夫失踪了

并且怀疑他们有可能遇害了

这两起案件的发生时间如此巧合

两个失踪的丈夫是不是就在这三具

在丛林里发现的诡异尸体之间?

//

死者曾携120根金条

//

下午六点十五分警方找到了

之前报警的两个妇女

她们在3具尸体之中

分别认出了自己的丈夫

而剩下的那个也是她们的熟人

警方询问其中一位高女士

为什么当她发现丈夫失踪的时候

便怀疑他有可能遇害了?

到底是有什么隐情?

高女士这才告诉警方

前一天晚上她的丈夫姚长宝

和另外两个人带着120根金条

出门去做生意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示意图

但之后一直到第二天上午

她也没有收到丈夫的消息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周鹤广

案件的另一个关键人物周鹤广

高女士提到丈夫姚长宝生前

经常跟这个人合作生意

晚上十点半的时候警察前往

周鹤广家探查情况

周鹤广兄妹三人以及母亲

一块生活在实龙岗花园的一栋房子里

大哥周鹤恒离婚了带着两个女儿

周鹤广和妹妹都还没有结婚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60年代实龙岗花园

周鹤广面对询问

表示不知道姚长宝的下落

紧接着警察直接告诉他

姚长宝和他的两个手下已经死了

听到这一消息

周鹤广表现得非常吃惊

“我的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仿佛第一次知道这个事

不过,警方从他身上发现了

一些异样的端倪

周鹤广的右手有点发肿

大哥周鹤恒身上也有一些伤痕

周鹤广急忙向警方解释道

他是跆拳道蓝带

而他的大哥周鹤恒是空手道棕带

前几天两人吵架动了手

所以留了点伤痕,没有大碍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警方持着怀疑的态度

把周鹤广家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

又走访了他的邻居,得到了新线索

才正式将周鹤广和周鹤恒兄弟

二人确认为嫌疑犯

带回警察局审讯

//

十个男人做局杀人

//

1972年1月2日凌晨四点

经过两天的审讯

警方逐渐挖掘出了案件的全部经过

一切要从三天前开始说起

1971年12月29日晚上

刚过完圣诞节不久

节日的气氛还没有散去

周家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周鹤广拿起话筒

打来电话的人正是姚长宝

此时他还活得好好的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示意图

姚长宝说他现在有120根金条

价值50万元新币需要运到越南西贡

待会他会亲自把金条送到周鹤广家里

希望他能够帮忙运输

周鹤广让姚长宝放心来

说他会处理好金条的

放下电话周鹤广便

通知了他的朋友杨成雄

杨成雄又安排好其他的人手

加上周氏兄弟一共十个男人

晚上11点半的时候在周家聚齐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示意图

午夜时分的实龙岗花园静悄悄的

然而在周氏兄弟的家里

却充满着一股压抑不住的躁动

十个男人聚在一起议论著

他们等待着姚长宝的到来

仿佛狼群等待一只即将落网的羔羊

很快姚长宝带着两个手下

分别开着两辆车

载着120根金条到了周氏兄弟家

他们把车停在了屋外

姚长宝并不知道

此时周氏兄弟的家里已是

十面埋伏,杀机重重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70年代示意图

看到姚长宝开车过来了

周氏兄弟吩咐除了杨成雄以外

其他所有人都躲在角落里

等他们拿到金条发出信号

其他人再出来帮忙

姚长宝和他的一名手下下车后

拎着装有金条的六个帆布袋

一块往周氏兄弟家里走

他的另一名手下则留在车里

周氏兄弟为姚长宝打开了房门

接过六个帆布袋

然后邀请他到后面的院子里详谈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杨成雄数着帆布袋里的金条

姚长宝和他的手下坐在一边

静静地看着……突然间

周氏兄弟站到了他们身后

同时掐住他俩的脖子

其他七个人看到周氏兄弟动手

立马从隐蔽的角落里跳出来

加入这场偷袭中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示意图

这些人中有帮忙按著腿

有帮忙压着他们的手

还有人捂着他们的嘴

姚长宝和手下动也动不了

喊也喊不出来

只能在惊恐中瑟瑟发抖

周氏兄弟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绿色尼龙绳

分别勒住两个人的脖子

两人很快就悄悄地丧命绳下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杀掉他俩之后周鹤广走出院外

把留在车里的司机也干脆地处理了

50多岁的司机根本不是对手

从姚长宝把金条交给周鹤广起

五分钟之内一行三人

便已经成了余温尚在的尸体

此时这场凶杀

却意外迎来了第一个变数

//

邻居险些目击尸体

//

姚长宝他们的生命刚刚结束时

本案的目击证人出场了

周氏兄弟家隔壁的一对夫妇

那天晚上正好看完夜场电影回家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新加坡老电影

大哥周鹤恒生怕露出马脚

便立即上前跟这对邻居夫妇打招呼

他们寒暄的同时

弟弟周鹤广赶紧用一块布盖住了尸体

夜色掩盖了一切黑暗的东西

在这对偶然路过的夫妇眼中

只是看到周鹤广在跟一群男人

围坐着在花园里说话

并不知道他们围着的正是……

三具尸体

打发走隔壁的夫妇之后

大哥周鹤恒又去卧室

看了一下孩子们和老人

她们并没有被刚刚的声响吵醒

仍然在睡觉……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60年代实龙岗花园

周鹤恒回到院子开始安排善后工作

他帮助周鹤广和杨成雄

用水冲洗沾了许多血迹的汽车

然后交代另外七个人开车出去抛尸

这几个年轻人虽然一口答应下来

但实际上内心都非常慌张

他们并没有按照原计划

把尸体抛入深井

而是匆匆开车到了一片灌木丛附近

然后把三具尸体胡乱地丢在了树丛里面

这片地区向来偏僻

他们以为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尸体

另外一边,到凌晨两点半的时候

周鹤广开始了他的第一场表演

他给姚长宝的老婆打了一个电话

问她:

“为啥姚长宝还没有把金条送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老电话示意图

接到周鹤广的质问电话

高女士她也不知道丈夫发生了什么事

紧张得一夜没睡

一直到早上五点半的时候

她开车到了周鹤广家

见到高女士的时候

周鹤广又演了第二出戏

他说:

“高女士,你好啊,你丈夫是怎么回事?他为啥一直都没来?我们一直在等他呢!”

当时高女士看到了周鹤广

左臂上贴著一块创可贴

但她完全没有怀疑他

她以为是黑社会抢劫了她的丈夫

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虑

跟另外一位太太去警察局报了警

//

不简单的杀人动机

//

看到这里肯定大家心想

姚长宝为什么要在半夜三更

把金条送到周氏兄弟家

他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呢?

周氏兄弟的杀人动机仅仅是金钱吗?

原来周鹤广在航空公司工作

是一个货运主管

他经常利用职务之便

帮助一些走私集团运输金条、美元

然后从中获取丰厚的非法收入

姚长宝则是一个走私金条的老板

他经常和周鹤广合作

基本合作程序是这样的:

首先由姚长宝从新加坡购买大量金条,然后他亲自把金条送到周鹤广家,再由周鹤广安排,先通过飞机把金条走私到新加坡境外,最后再把卖金条赚到的美元,通过航空飞机走私到新加坡境内。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飞机示意图

这种模式让姚长宝和

走私集团的老板们都能赚取大量金钱

他们是长期合作关系

但很快意外就出现了

1971年10月在新加坡机场

一个装有23.5万美元的包裹丢失了

而且这笔钱和三个走私集团都有关系

飞机场正是由周鹤广负责的地盘

所以当这笔钱丢了之后

三个走私集团的人都来找他算账

经过一番调查之后

周鹤广从几个机组人员那里

只找回了其中的18万美元

剩下的钱他死活也没能找到

找不回钱他焦头烂额

由于在周鹤广这里出现了丢钱的差错

所以有些走私集团不再信任他了

也不愿意再找他合作

这让周鹤广的收入骤减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左起依次为周鹤广、周鹤恒、李肃光、杨成雄

周鹤广的好朋友杨成雄和李肃光

直在陪着他,给他帮忙

为了摆脱财务上的窘境

三人很快想出一个抢劫杀人的计划

为了能够让计划更顺利地进行

周鹤广把哥哥周鹤恒也拉入伙

周鹤恒在著名的拜耳(新加坡)

制药公司担任助理

没多久他们又找来了其他六个年轻人

周鹤广决定不管下一次是谁联系他

让他帮忙走私金条他们都要打劫这个人

姚长宝不幸成了他们的猎物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六个年轻的帮凶

//

乌合之众的下场

//

周氏兄弟被逮捕后

其他八个人也很快落网

而那120根金条在案发三天之后

就被新加坡警方全部找回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最终的审判结果为:

包括周氏兄弟在内的七人被判处死刑

另外两个凶手在案发时还是未成年人

所以在新加坡总统宽赦下免除死刑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杨成雄

杨成雄主动向警方交代案情

成为关键的控方证人

也因此获得死刑豁免

案发四年之后在1975年2月28日

七名杀人凶手于同一天

在樟宜监狱被执行绞刑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周鹤广的一开始的犯罪行为

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职务犯罪”

利用自己的职务违反法律法规

为自己牟取私利

虽然有着体面的工作

作为一个航空货运主管

他的收入并不低

但是当他通过职务之便

能够轻松获得更高的收入之后

他就无法接受失去这种“高收入”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他最终走上了更恶劣的犯罪道路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新加坡奇案:一对夫妻路过,不知邻居脚边躺着三具尸体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