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2019年03月28日

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NIE)的Jason Tan教授说,分流制将被逐步淘汰,新的科目分班制即将取代。但在教育系统中这些改变是需要权衡利弊的。

Jason Tan是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NIE)的教授。

教育部前不久宣布,将以学科为基础的科目分班制取代原先的中学分流制,不出所料,这则消息引发了公众的大量争议。

对于这一举措的利弊,人们表达了截然相反的观点,一些人欢迎废除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教育体系,而另一些人则哀叹失去原先熟悉的学习方式。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图片:Today

1

满足各种学习需求

所有的教育系统都面临着需要满足学生在学术和非学术领域对于学习需求的根本任务。

他们还必须面对一个现实:每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着不同的兴趣、天赋和能力,同时还要考虑如何最好地组织学习计划以提高效率。

2

分流学生

有些人说,让每个学生都以一种固定的方式,以相同的进度,通过一组标准去学习,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

最好的方式是让学生选择适合他们能力的进度或难度来进行下一阶段的学习。这就是以学科为基础、远离学术流背后的基本理念。

这将解决不同学生的需求,否则其中一部分人将因为课程太容易而感到无所事事,另一部分人又会因为课程过难而无法吸收教授的内容。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图片:Today

关于不同难度水平的问题,可以扩展到为不同的学生推荐不同的学习科目。这意味着有些科目被认为更适合某些学生群体。

例如,对于具有基本数学水平的学生,可能被认为是更适合研究高难度数学的能力较强的学生。

3

管理标签

与此同时,也有人反对科目分班制。

有人认为,以这种方式对学生进行分类会产生一种标签效应,这种效应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尽管与新加坡以前采用的快捷流(Express)和(普通)分流制系统相比,这种标签效应应该要小一些。

这种标签反过来会导致对科目成绩的不同期望,从而影响学生在各门学科上取得好成绩的动力。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有些教育体系倾向于将差异化保持在最低限度。

例如,日本的教育体系认为,应尽量缩小学生之间的课程差异。一些人可能会认为,这可以将学生之间潜在的差异性最小化,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种体系无法完全满足多样化的学习需求。

4

更广泛的背景

在新加坡,人们普遍相信精英教育的好处。精英教育的前提是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中获得平等的机会,从而在学校取得成功。

因此,令人担忧的是,是否有证据表明将学生分配到快捷流或分流制度时,一定会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产生社会经济影响。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图片:Today

已经有证据表明,在更知名的学校和分流制中,来自经济背景富足的学生比例过高;而在不那么知名的学校和分流制中,情况正好相反。如果新的科目分班制能够避免分流制在这方面的缺陷,那么这种教育体系的转变将获得更大的可信度。

5

更多父母认为学术优于职业教育

长期以来,社会上存在着一种偏向学术而非职业教育的偏见,这影响了不同教育途径的期望。

另一种偏见是针对不知名学校以及分流制度中的成绩稍差的学生,因为他们的不足之处而认为他们更容易在课堂上行为不端。

在这种情况下,充满抱负的父母会努力确保他们的孩子能够接触到他们认为更优秀的快捷流班级。

这些家长可能想要确保他们的孩子尽量减少与分流制度中一部分学生的社交互动,教育部一直在积极努力克服这些刻板印象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家长们的这种焦虑催生了一个庞大的影子教育体系——私人辅导。这种焦虑也可能导致家长对来自更多不同分类的学生产生抵触情绪。

十多年来,教育部一直在积极推动提高学校课堂的包容性,教师们需要继续努力,让学生和家长对此转变态度。

6

强调学校之间的差异

新的科目分班制将如何与教育部目前的政策理想“每所学校都是好学校”保持一致?家长、老师和学生将如何看待不同成就层次的学校?

那些专门提供G3级别课程的学校是否会继续被视为比那些提供三个等级课程的学校“更好”?专门开设G1级课程的学校是否也更好呢?

首先,学校必须兼顾众多相互竞争的政策目标。他们必须确保在满足学生的多样化学习需求的同时,认识到学生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和成长。

要设计一套定期监测学生学习进度的系统,并据此采取行动,并非易事。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此外,学校必须在学生跨越班级和学科等级时帮助过渡。这种过渡不仅涉及对不同学科难度水平的调整,重要的是还有学生的心理情绪健康。

例如,一些升入更高级别的学生一开始可能会觉得自己的进度不如原来新班级中的同学,而且可能会担心是否被后者接受。

如果新的科目分班制相比以往可以带来更大的乐观改变,那么它的可信度将大大提高。

7

真正的考验

如果新的科目分班制要显著减少给学生贴标签的不良后果,教师就必须反思自己对学生的发展和成就的看法

同时教师必须培养学生之间的友谊,这些学生可能在不同的能力水平上接受不同的科目组合,教师需要确保所有学生都得到公平对待。

如前所述,一些家长可能会因过去的快捷流制度,而对新的科目分班制的班级包容性持怀疑态度。还有的家长可能会担心他们的孩子是否会成功过渡到更高级别的课程中。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对教育部改革成功的真正考验,将是学校能否真正实现“学习的乐趣”和“每所学校都是好学校”的理念落实到每一个学生身上。

每所学校都可以提供适合的教育模式,定制教学和学习计划,以满足学生多样化的学习需求,同时提供灵活性,以适应学生的兴趣或能力的变化。

学生还将在一个培育和包容的环境中学习,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经济背景的影响,并确保培养学生的自信善良,给予健康的成长过程。

新加坡NIE教授谈教育部新制度:我们在远离快捷分流制时失去和获得的东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