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2019年03月29日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对于很多初到新加坡小伙伴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特别是认识了本地的朋友,发现这群人居然经常不在家做饭,甚至有些人家里连天然气呀、煤气呀都没有...

难道新加坡的空气等当吃呀...

这都是神马生活模式...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插播一段新闻...看过这段新闻估计原因就能找到80%...

昨天(3月29日),新加坡正式提交了小贩中心申遗文件,希望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整个申遗评估过程需要约一年九个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预计将在2020年底宣布申遗结果。

新加坡人不爱做饭的原因就在小贩中心...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小贩中心绝对是新加坡饮食文化的“代言人”,全球热播的《疯狂的亚洲富豪》里挥金如土的富豪们,下飞机后的第一顿饭,就是在小贩中心吃的!

被奉为“美食圣经”的《米其林指南》中,居然可以看到两家不具备传统米其林餐厅优雅的就餐环境和明星主厨的小贩中心里的小店...

美国CNBC记者在新加坡的小贩中心做了个“安全度测试”,他把笔记本电脑、手机、钱包留在桌子上,超过2分钟都没人拿。小贩中心测试让新加坡“世界第二安全国家”的头衔实至名归,记者还警告大家别在美国尝试这么做~

就连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在小贩中心排队买过饭: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有数据统计,在新加坡有75%的人每周至少在小贩中心就餐1次。新加坡现在有超过110个小贩中心,并计划在2027年以前再增建13个。

而且,新加坡政府专门提出小贩中心食物价格必须“让国人负担得起”的要求,以控制生活成本,所以食物价格升幅一直低于平均收入增幅。也就是说,在外边吃一顿,说不定比家里做还便宜...

最关键的是花样繁多、不重样——

沙爹、酿豆腐、炒粿条、肉脞面、鸡饭、蚝煎、炒虾面、卤面、云吞面、海鲜烧烤、豆花、鱼片米粉、薄饼、东炎汤、肉骨茶、萝卜糕、拉茶、咖喱鸡、黄油鸡、椰浆饭、干炒牛河、印度煎饼、辣椒螃蟹......

如果小贩中心的食物都能背会,就能去德云社上班了...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小贩中心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新加坡可谓全民支持,在诺维娜小贩中心的申遗板上,大家纷纷书写了自己对它的热爱。至今已有超过85万人支持申遗!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说申遗,就得有故事...

申遗就是讲故事的过程...

今天就听听新加坡小贩中心过去的故事...

这就要从新加坡的移民讲起...

移民初期,来新加坡的苦力聚居在狭隘的“苦力间”,做饭很不容易,在极其密封的空间里,生火做饭容易引发火灾不说,仅仅柴火产生的烟就让人受不了。

因此,他们经常依赖沿街叫卖的小摊贩,以价廉物美的食品裹腹。

这些小摊贩本身也是南来移民,大多来自中国沿海的闽、粤、琼等地,也有来自印度的。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由于受到原材料和本地水土的影响,小贩们所烹煮的食品逐渐与原籍地产生了微妙变化,形成了新加坡特色

小贩可以分三大类:一类是卖熟食的,为数最多;一类是卖生鲜货的,比如蔬果;还有一类是卖日常用品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不同的种族往往从事不同的小贩行业。例如,售卖熟食的往往是福建人,售卖生鲜货的往往是潮州人,马来人经常在密驼路(Middle Road,今国家图书馆、洲际酒店一带)售卖沙爹和服饰,印度人则售卖飞饼等。

随着移民日渐增加,小摊贩越聚集越多,厨余与洗碗水随地乱倒,滋生虫鼠,形成了卫生、安全隐患,同时,无序的格局也造成城市交通拥堵。小贩也往往是小流氓收保护费的对象,对社会治安也形成问题。

1919年,英国殖民地政府开始管制小贩,规定小贩必须定时取得执照。下图是1952年,人们在合乐路排队等候申请小贩执照。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到了1930年,新加坡有6000多名流动小贩,还有4000多名无牌小贩。

那时候新加坡就有了城管,抓住是要被罚款滴——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图:来源自网络)

当年的乌节路停车场(今Orchard Central),称为Glutton’s Square,于1966年启用,共有80个摊位,售卖蚝煎、炒粿条、菜头粿等,是70年代的新加坡的一个热门去处。这里白天是停车场,到了傍晚就让小贩聚集,售卖各种物品。由于时有宰客的新闻出现,因此有个外号叫Jaw’s Centre(食人鲨中心)。

人民行动党政府1959年执政之后,开始着手治理小贩现象。60年代,政府把街头无牌熟食小贩聚集起来,并开始修建小贩中心。

在1968至1986年间,小贩中心在新加坡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小贩中心不但腾出了大量土地,可以作为商业和住宅用地,提高土地的经济价值;而且,把小贩迁入多层立体的现代建筑,既节省空间,还解决了排水及公共厕所等卫生设施。

最关键的是,小贩中心的摊位数量是固定的,无牌小贩无从“插入”,这就从根本上解决无牌小贩的问题。

到了现在,小贩中心已经走出新加坡,走入世界的视野,成为大家来新加坡旅游的必打卡之地。

新加坡比较著名的小贩中心有:老巴刹、纽顿熟食中心、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黄金熟食中心、和马里士他巴刹等。

初到新加坡的小伙伴不妨去试试...绝对比导游带你去吃东东便宜的多,而且更加的新加坡...

总认为新加坡人太懒连饭都不做,原因居然在“申遗”的路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