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红星大奖】获成就奖五味杂陈 向云儿子来了 郑惠玉父亲走了

2019年03月29日

除了资深演员陈澍城,向云和郑惠玉25年来一样从未缺席红星大奖颁奖礼,是全勤模范生。她们有哪些难忘的“红”尘回忆?向云为什么有遗憾?郑惠玉获颁“特别成就奖”那年的痛心,让她至今难忘,且听他们娓娓道来。

向云难忘儿子见证“特别成就奖”

向云曾获颁四届“最佳女配角”,也拿过“常青演绎奖”,并在2011年上神台,成为“超级红星”。她最难忘的,是1995年获颁“特别成就奖”时,儿子陈一熙现场见证这重要的一刻。

【细说红星大奖】获成就奖五味杂陈 向云儿子来了 郑惠玉父亲走了

向云获颁“特别成就奖”那年儿子陈一熙和老公陈之财在台下见证了这个重要时刻。(档案照)

那是她至今难忘的画面,“那时候小小的一熙穿着西装坐在台下,我每次看到那时候的照片,心就特别温馨感动,因为是拿特别成就奖,所以格外有意义。我记得那时的心情很激动,公司给我那么大的肯定,给我走下去的力量。”

她第一次拿奖是1998年凭《珍珠街坊》获颁“最佳女配角”。“那是我第一次上台领奖,激动是因为没想到在演技上能得到评委的肯定。这个奖项对演员是很大的强心针,一部戏的主角就那几个,但配角可以很多,要在那么多配角中脱颖而出,是很难的,所以那年拿奖受到很大的鼓舞。”

【细说红星大奖】获成就奖五味杂陈 向云儿子来了 郑惠玉父亲走了

向云与女主角奖项无缘,但她并不因此气馁。(叶振忠摄)

遗憾与最佳女主角擦肩而过

25年来是否有过遗憾?向云坦言:“有的。2004年我凭《喜临门》入围最佳女主角,我自认角色有突破,也很用心去演,觉得有一点得奖的机会,可惜最终和奖项擦身而过。”

她并不气馁,“把得奖看得太重,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只要每一次都尽心尽力把角色演好,其他就看评审了。以平常心看待,因为真的不是你觉得自己演得好,就可以拿奖的。而且要明白过了颁奖礼的那一天,又是一条好汉,一切又重新开始。”

【细说红星大奖】获成就奖五味杂陈 向云儿子来了 郑惠玉父亲走了

郑惠玉领“特别成就奖”时因忆起亡父情绪激动。(档案照)

郑惠玉父亲离世那年获颁成就奖

郑惠玉有好几个难忘的红星大奖,“比如第一届颁发五大最受欢迎的男女演员,艺人们都盛装出席,整个颁奖礼很隆重很有气势,让我们有被重视的感觉。”

还有一年在户外举行,郑惠玉因为拍戏差点赶不及,“我匆促赶到现场,用10分钟化妆就出场,很难忘。另外,2007年的“红星大奖之戏剧情牵25”,邀请很多资深艺人,例如白言叔和美光姐,当时看到那么多前辈和老同事非常开心,也勾起我很多回忆。 ”

父亲过世那年(1998年)的红星大奖尤其让郑惠玉难忘,“当年我获颁特别成就奖,当时爸爸刚离世不久,我入行是为了他,所以我在台上的心情很复杂,致辞时情绪很激动。”

【细说红星大奖】获成就奖五味杂陈 向云儿子来了 郑惠玉父亲走了

郑惠玉认为奖项的意义在于自我鞭策。(林泽锐摄)

2017年,她获最佳女主角奖,但让她觉得开心的,是另外两个“才华横溢出新秀”的老战友陈汉玮和陈丽贞也得奖,“我们那一届的才华参赛者留下来的,就剩我们三个,能一起得奖特别有意义。”

谈到这些年来出席颁奖礼的心情,她说:”一开始只把它当做颁奖礼去参与,后来入围了就希望得奖,再后来觉得即使没有得奖,也要调适心情,当做去参加公司的一个年度盛事。其实,输赢只是一刹那,得不得奖,对工作的坚持还是要的。奖项的意义是让你知道有人在评估你,不断鞭策自己,自我改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