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新加坡校园 | 在“非正式的时间”里,新加坡的孩子们都学到了什么

2019年04月05日

为了开发学生创意及想像力,

新加坡更多学校设自由活动时段!

加坡有些学校规划出特定的一天,或安排特定的空间,让学生发掘兴趣和潜能。有些学校则延长休息时间,让学生决定如何利用这个时段。

这些“非正式的时间”留给学生探索兴趣,这包括设定特定时段或主题,让学生决定所要进行的活动,以便从自主学习中培养乐趣,发挥创意。

探访新加坡校园 | 在“非正式的时间”里,新加坡的孩子们都学到了什么

主管中小学方面的教育部长黄志明曾在新校长委任仪式上致辞时说:

创新是新加坡持续发展和迈向成功的关键,他鼓励学校有意识地开发学生的创新潜能,腾出一些空间,让学生自由探索,好让想像力和创造力萌芽。

锻炼领导才能和自主能力

新加坡公教中学从前年中开始,将每天半小时休息时间延长至50分钟。学校决定延长休息时间,并让四个年级的1000多名学生同时休息,是因有家长和学生反映,半小时难有共同时间进行学习讨论。

学校后来在学生理事会建议下,也允许学生借用运动器材,趁休息时打篮球、丢飞盘(frisbee)或玩桌上足球。

探访新加坡校园 | 在“非正式的时间”里,新加坡的孩子们都学到了什么

另有些学校规划出特定的一天,或安排特定的空间,让学生发掘兴趣和潜能。

小四生林同学(10岁)按教师定下的“学校假期”主题,凭他与父母同游日本的记忆,创造出一个日本寺庙造型。

“我喜欢塑造让我印象深刻的东西。自由玩乐高,能让我放松心情。”

丹绒加东女校则从三年前起,每周二早晨设定1小时20分钟的“学生时间”,让学生自学、为演出彩排、召开讨论会,或进行学术或非学术活动。

校长黄艺敏说,校方之前观察到,不少学生自发提前到学校,趁升旗礼前一起练习歌唱或体育项目:

“我们意识到,学生主导的非正式学习空间有重要的意义,可让他们的领导才能和自主能力,在一个更真实的情景下获得锻炼。”

适度“放羊吃草” 让学生自己规划时间

学生如果不懂得善加利用自由时间,是否会造成他们无所事事?受访学校认为,应该信任学生,适度地“放羊吃草”,让他们学会规划时间,管理自己的事务。

对于公教中学延长休息时间,校长苏丽玲说,校方起初踌躇是否应“放手”,让学生决定如何利用这个时段。

“我认为应对学生有信心。大多数学生懂得善用时间,一旦这形成一种风气,其余的学生也会效仿。学生应明白,不是每样事情都要靠别人为他们安排,自己应当学会做决定及规划时间。”

公教中学食堂只容得下全校一半的学生,校方起初担心,共同休息时间会引发摊位前大排长龙,但事实证明,学生会相互配合,自行错开用餐时段。

苏丽玲坦言,有少数高年级生会躲进图书馆玩手机,学校虽不鼓励,但也不干涉。她认为,学校也不宜急于判定学生选择的活动是否浪费时间,而一些学生或许也需要利用这个空档休息。

探访新加坡校园 | 在“非正式的时间”里,新加坡的孩子们都学到了什么

对许多丹绒加东女校的学生来说,每周二的“学生时间”是与同学探索共同兴趣及合作的好机会。参加舞蹈学会的中四生黄文曦(15岁)会趁这段时间和同学一起练舞。

“合作和讨论过程中,我们常碰撞出新点子。我们也会趁这时候举行非正式演出,也有更多机会和不同年级的同学交流。”

学校主张让孩童从有意义玩乐中学习

伟源小学(West Spring Primary)自2014年开办以来,就在每周四上课前安排约10分钟,让学生在课室里玩乐高。

活动没有既定形式。有些教师放任学生自由创造;有的让学生按题发挥,以积木堆砌造型。除了乐高,高年级生也逐步接触七巧板拼图(Tangram)及拼字游戏等,校方鼓励教师利用这个时间同学生沟通,加强师生关系。

对于给小学生自由时间玩乐高,伟源小学校长潘瑞玲说,学校主张让孩童从有意义的玩乐中学习,她相信,这类探索空间有助培养灵活思维,锻炼解决问题的技巧。

探访新加坡校园 | 在“非正式的时间”里,新加坡的孩子们都学到了什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