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提醒小心车刮花 一句bodoh 打到头肿

2019年04月07日

(吉隆坡6日讯)中年散工提醒餐馆老板勿把车泊在容易被刮花处,因无意中说出“愚蠢”(bodoh),结果惹怒对方,还被殴伤。

更让事主不满的是,他事发后报警及验伤,惟事隔近10个月,警方依然未采取任何行动,让他深感不获公平对待,甚至不敢再单独经过事发地点。

来自甲洞的陆家强(52岁,散工)今日通过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召开记者会讲述事情经过,希望能讨回公道。

好心提醒小心车刮花 一句bodoh 打到头肿

陆家强(左2)在余保凭(右2)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被打经过。左为黄智峰;右为甲洞中央花园居协主席李曦嗥。

陆家强指出,他于去年6月前往甲洞中央花园一间网座,发现外面泊车位停了一辆名车,由于该处常有脚车经过,不少车辆曾被刮花,他认出该车属于隔壁餐馆老板,便好心提醒。

“我直接到柜台询问员工是不是他们老板的车,提醒他不要把车停在该处,以免被刮花,该名员工表现得很害怕,并作出手势要我安静,我当时没看到餐馆老板,但他一站起来就打我。”

他承认当时曾自言自语提及“愚蠢”(bodoh)这个词,对方被惹怒并对他挥拳,甚至还找来四五个人围殴他,直至他说要报警才停手,他也得以脱身。

他强调,他当时仅是自言自语,没有针对任何人,对方却听不进去,殴打他期间还不断逼他承认是辱骂对方笨。

他说,他被对方打至红肿受伤,当中以头部的伤势较严重。

他到增江北区警局报警,并依照指示前往冼都警区报案,负责警官却劝他不要告对方,甚至还问他是否有钱跟对方打官司,加上他到增江报警时,警方表现犹如已知道,直接指示他到冼都报警,让他怀疑当中是否有任何勾结。

目睹证人黄智峰(学生)说,他当时打算到网座上网,发现骚动而上前了解,并目睹餐馆老板突然起身打人,在停手不久后又找更多人继续打陆家强。

陆家强说,他报警及呈交验伤报告至今数月,警方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及行动。

“我被打的时候,有不少人包括餐馆顾客目睹,餐馆周围更有闭路电视摄下整个过程,警方应该展开调查及采取行动。”

他说,他曾求助该区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惟负责处理的国会议员助理却奉劝他不如算了,将此事当作教训,让身为受害者的他感到受挫。

“我在事发过后,曾前往该区数次,但每次去到都发现该餐馆员工一看到我即打电话,并一直看着我,让我感到很恐慌及害怕,当下马上离开,并不敢再单独前往该区。”

余保凭说,他于3月28日联同对方再度报警,要求警方针对此事展开调查,并给予交代。

他将继续跟进此事,若警方依然没有任何行动,他将会向吉隆坡警察总部及警察总长投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