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课堂上学习“小贩文化”?文学课的新创意:研究当地历史文化

2019年04月11日

如果你问长老会中学(Presbyterian High)的学生,他们在文学课上最喜欢什么,如果他们说“小贩食品”(hawker food)或者“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时,不要感到惊讶。

因为新加坡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在英语文学课上学习当地作家和诗人的文学作品,了解新加坡当地的文化。

他们也是其中之一。

新加坡课堂上学习“小贩文化”?文学课的新创意:研究当地历史文化

长老会高级中学的学生(左至右)Ethan Tan, Elyse Tan和Haney Ashera Taib在他们的学校图书馆里举著当地作家的作品。和他们在一起的是文学老师奥黛丽·费尔南德斯夫人。

他们说,在HBD(政府组屋)的日常生活和学校阅读书籍的引用使这些故事相互有关联,变得真实和日常。

新加坡课堂上学习“小贩文化”?文学课的新创意:研究当地历史文化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不同于以往阅读研究过的其它书籍,例如莎士比亚在《凯撒大帝》中描绘的古罗马,也不同于哈珀·李《杀死一只知更鸟》中描绘的美国南方腹地。

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

学校也是他们进入新加坡文学这一新兴领域的入门地

中三学生Elyse Tan惊讶地发现,“这里的文学场景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小”,Ethan Tan感到自豪的是,“尽管我们是一个如此小的国家,但我们能够创作出如此美妙的作品。”

自2007年以来,这些当地诗人或文学家的作品一直都被列入教育部年度英语文学作品目录。

负责文学课程的助理主任Meenakshi Palaniappan女士解释说,学习这些文本“让学生参与国家的问题和观点,扩大他们的世界观,同时发展自我、国家和文化认同的个人概念。”

新加坡的“社会之窗”

在裕廊西中学(Jurong West middle School)学习生活的四年里,周凯丽(Kelly Chew,音译)通过当地文学家的作品,深入研究了新加坡精神病患者的故事、家政工人的待遇,甚至是死刑

这与她小时候读过的19世纪西方经典大相径庭,比如《黑骏马》(Black Beauty),她发现,她研究的当地文本是“大开眼界的”,因为“虽然语言和环境是相关的,但这些故事展示了身处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但面临着你从未经历过的问题的人的处境。”

同样地,中三学生Elyse发现,研究戏剧《娘惹艾美丽》(EmilyofEmeraldHill,原名叫《翡翠山上的艾美丽》)让她意识到,这里的女性已经从原本被期待呆在家里、做家务和照顾家庭的时代,走了很长一段路。这让她更加珍惜文化遗产,这“造就了今天的我们”。

新加坡课堂上学习“小贩文化”?文学课的新创意:研究当地历史文化

将文学与生活联系起来

老师们欢迎学生在课堂上引入更多的本地作品。Kelly的老师Orry Zhang认为这是一个机会,通过学习“带有当地背景的普遍主题”来帮助她的学生“建立他们的认同感”。

作为学校英语文学小组的组长,她确保学校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学习一些新加坡的作品。

奥黛丽·费尔南德斯女士来说,教授新加坡文学意味着可以很容易地与学生们熟悉的事物建立联系,让学生更好的理解。

在讨论特伦斯·亨(Terence Heng)关于唐人街商品化的诗歌《唐人街明信片》(from Chinatown)时,她收集了该地区的旅游广告,并将其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档案照片进行了比较。

当谈到叶燕姿(Stephanie Ye,音译)的短篇小说《C小调城市》(City in C Minor)时,费尔南德斯夫人借机与学生们坐下来,询问他们自己的梦想。

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个人放弃了在新加坡当音乐家的梦想,拿起奖学金学习经济学的故事。

新加坡课堂上学习“小贩文化”?文学课的新创意:研究当地历史文化

对于一些学生来说

梦想就是文学本身

长老会中学(Presbyterian High)的哈尼·阿舍拉·塔伊布(Haney Ashera Taib)受她研究的作者的启发,写了一本102字的短篇小说,讲述了一个人体模特在商店里默默地观察顾客时的感受。

这篇小说在去年的全国学校文学节上获得了一个奖项。

她的同学Elyse希望出版一本诗集和散文集,目前正在撰写一份手稿。她一直在与老师们分享自己的作品,以获得他们的反馈,甚至把目光投向了一家特定的出版社。

知道新加坡文学有如此多的机会,她说:“我觉得我并不孤单。我感到很有力量,知道我们可以做伟大的事情。”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