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国行及特别队伍 同时受命查纳吉AmBank户头

2019年04月17日

(吉隆坡16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控状一案第二名证人,即国行经理阿玆祖坦言,他于2015年7月6日,和3名同僚前往拉惹朱兰路大马银行分行搜查户头文件时,并不知道有第二支特别队伍也前往该分行搜查,但之后才被非正式地告知,有第二支特别队伍去搜查。

阿兹祖坦言,他也不晓得前往上述大马银行分行展开搜查工作的第二支特别队伍,是否包括反贪会及警方人员。

他说,他只被国行调查员法汉沙鲁丁,委任为搜查官,以赴上述大马银行分行展开搜查工作,惟此前他不曾独自一人主导任何涉及抵触反洗钱、反恐融资和非法活动收益法令的案件调查工作。

“法汉沙鲁丁于2015年7月6日早上,用口头方式告知我,需到大马银行分行,取得涉及所需银行户头的所有文件。”

(本报黄绣晶摄)

阿玆祖今日在庭上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盘问时坦言,他在此案的角色只是一名搜查员,以在当时进行搜查行动,取得与所需银行户头有关的所有条件。

此外,阿兹祖坦承,他对2015年有一支以警方、国行及反贪会组成的特工队一事也不知情。

阿兹祖说,他于2000年成为国行职员时,是一名执行员,之后在2008年受委为国行的调查员,从2008年至2017年期间,每年平均进行10个搜查行动,因此这9年一共进行了大约90个搜查行动。

阿玆祖坚称没下达指示

阿玆祖指本身没有下达任何具体指示,给拉惹朱兰路大马银行分行女经理乌玛迪威,以取得所需银行户头的特定交易记录,包括户头转账日期和数额等资料。

哈温德吉星一直追问若证人,若没有下达具体指示,为何乌玛迪威会主动给予所需银行户头的6个特定交易记录的相关文件,更形容这是难以置信。

阿兹祖坚持,他并没有下达任何具体指示,文件全都是乌玛迪威主动提供。

阿兹祖昨天供证时说,国行从位于拉惹朱兰路的大马银行分行获取8份文件,包括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4个户口的资料,以展开调查工作。

他指出,国行在2015年7月6日搜查该银行时取得上述文件。

他说,当时他与该分行经理乌玛德威会面,并告诉后者国行所需要的户口名单,供调查用途。

突击AmBank行动 连续搜证13小时

阿兹祖供证指出,国家银行没有给予通知下而突击检查拉惹朱兰路大马银行分行大厦,当时充公了8份文件和3封信件。

他说,2015年7月6日当天早上9时许,他抵达大马银行进行搜查工作;直到晚上约10时等候另一支特别队伍完成搜查工作后,他才离开大厦。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询及他等候到晚上才离开,是否为了阻止其他人带走相关的文件,证人不认同此说法。

哈温德吉星向阿兹祖出示接受表格(acceptance form),证人说,有关表格于当天晚上9时15分,由拉惹朱兰路大马银行分行女经理乌玛迪威签署,以便相关文件从大马银行移交给国家银行。

阿兹祖于当天晚上9时30分,乌玛迪威主动提供他6个户头的特定文件。

阿兹祖供证指出,国家银行没有给予通知下而突击检查拉惹朱兰路大马银行分行大厦,当时充公了8份文件和3封信件。人走茶凉? 纳吉孤身上庭 不见支持者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控状一案于今日进入第三天审讯,纳吉于今早8时48分抵达吉隆坡法庭大厦,以聆讯案件审讯。

纳吉今日身穿灰色西装,乘坐黑色宝腾将相轿车抵达法庭大厦。

纳吉下车后,先亲切地与2名民众及1名记者握手打招呼,随后则一脸严肃步入法庭大厦。

值得一提的是,于昨日一样,纳吉手上也握著同样的2本书,分别是《无墙世界》及《切勿亏空大马经济》,相信是为了打发在庭内等待审讯的闲暇时阅读。

此外,今日也不见任何支持者现身法庭,为纳吉声援,也不见纳吉妻子拿汀斯里罗丝玛及儿子季平的踪影。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