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谁的贫?各族财富差距早已拉近,10个华裔8个打工

2019-04-20     8,712

大马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机构公共政策主席拉蒙说,10个华裔中有8个是受薪阶级,但无可否认,华裔雇主的比例确实是比巫、印裔雇主较多。拉蒙认为,马来人的贫穷,有一部分因素在于阶级观念,社会最高阶级掌控了经济权。

大马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机构(ASLI)公共政策主席丹斯里拉蒙指出,“华人都是有钱人”是偏差的错误观念,各族的收入和财富差距早已拉近,不存在“哪一个族群掌控国家财富”这一回事。

拉蒙强调:“经济学家已提出我们向来认为和相信的收入差距问题,适用于每一个族群,事实就是如此,人们须承认且正视这点,改变长久以来的上述误解与观念。”

拉蒙接受《南洋商报》专访系列第二篇及谈及《新经济政策》一章时,引述DM Analytics 的创办人及首席经济学家莫哈末阿都卡立博士(Dr Muhammed Abdul Khalid)的文章,加强他的论述。

莫哈末阿都卡立曾在去年1月20日的一篇“透视大马”的访问中说,“所有大马华裔都有钱”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因为政府机构的资料显示,大部分华裔属工薪阶级。

扶谁的贫?各族财富差距早已拉近,10个华裔8个打工

10个华裔8个打工

他当时指出,很多人以为华裔都很富有,但那并不完全正确。“是的,一些华裔是富有,但大部分华裔是受薪阶级。有关巴仙率与土著其实并没差太多,土著也绝大部分是受薪阶级。”

他说,10个华裔中有8个是受薪阶级,但无可否认,华裔雇主的比例确实是比巫、印裔雇主较多。

《新经济政策》草拟最初,大马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机构(ASLI)公共政策主席丹斯里拉蒙参与其中,对于政策初衷与内容,比旁人多一分了解。

拉蒙接受《南洋商报》专访系列第二篇坦言,政策初衷和最先拟定的内容,是不分种族的扶贫,缩小各族经济差距,提高竞争力和绩效,却在后来的执行中,被“政治扭曲” 。

对各种背景不同的个别族群里不同阶层的个人来说,这项政策见仁见智,受惠当然额首称庆,感受不到受惠者却认为是影响种族和谐关系的主因之一,认为它是忽视公平竞争的过时政策,早该废除。

回到1959年,拉蒙在政府部门任职,国家独立仅两年,上司仍是白人,如今昔年华裔同僚都已不在。

他忆述:“新经济政策之初,每4个马来人受惠,就有1个非马来人跟着受惠。时光流逝,扶贫政策下受惠的土著(马来人)与非土著(非马来人)差距越来越大,如今比例是多少?没有确实的统计。”

新经济政策不能无了期

扶谁的贫?各族财富差距早已拉近,10个华裔8个打工

拉蒙说,贫穷问题变了,各族经济差距也变了,如今连政府也换了,但《新经济政策》不应仍是1960、1970年代的那一套。

“今时今日,必须真正落实公平竞争绩效制,面对现实,新经济政策不能长久且无限期地实行。”

比起多数人深恶痛绝的前朝政府,他认为新政府不能重蹈覆辙,甚至更甚。

拉蒙坦言,若要贯彻政策的初衷,数十年来享有优势的族群势必反弹,时至今日要改革,要平衡,已是极大的挑战。扪心自问,倘若你自己是拥有特权的人,你会接受上述理想吗?会为了“平权”的大义放弃甚至拒绝吗?

“你可以乐观以为只有少数人如此,我也希望是少数而已,但没有一个确实数据能反映问题的轻重程度,我也无法洞悉他人的内心想法。”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