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2019年04月25日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在新加坡有这样的一句话——

惹谁别惹大耳窿...

大耳窿一直以来都是存在于新加坡这座安全的小岛...

所谓大耳窿,就是放高利贷者在新马的俗称,这个词出自香港早期,香港有些专门放高利贷的印度人喜欢在耳朵上穿孔戴环,这样导致耳垂吃重下垂,使耳洞看起来很大,就有人将这耳洞和债务的无底洞联想到一起,创造出了——大耳窿!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大耳窿的业务早已渗透到普通民众当中,高利贷集团势力庞大,手段残忍,成为了和毒品集团一样凶恶的暴力集团。

新加坡的的大耳窿,犯罪手段之恶劣,手法之血腥,比起影视剧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新加坡有些组屋经常能看到住户家门被泼上红漆,还有写上O$P$的字样...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这个可能是大家对大耳窿最初也是最熟悉的印象。这些被骚扰的住户往往是高利贷的借贷者,有赌徒,瘾君子等等人群存在,这大耳窿就“杀而不绝”,要债手段也很统一,以前据说是挂猪头(成本高)...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后来变成了泼红漆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写大字报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甚至是恐吓威胁,锁门...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最近,一部纪录片揭开了东南亚历史悠久的大耳窿背后的故事.....

2011年,新加坡曾爆出一则震惊全亚洲的新闻,高利贷集团老大Khoo Joo Huat被警方逮捕,一个遍布新加坡,组织神秘又人数众多的高利贷犯罪集团,就此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对Khoo Joo Huat的调查刚刚展开不久,警方一直没有找到指控他的关键证据。

2011年1月24日,新加坡警方派出一支特别行动队,闯入一栋公寓,将39岁的Khoo Joo Huat突然抓获。然而,让警方失望的是,传言中高利贷集团的老大的公寓,警察们搜来搜去只在一个塑料口袋里找到了4万美金的现金,这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大耳窿的身家,这个数额显然不足以让法庭给他定罪....

于是,警方加大了力度,他们派出了4位警员,再一次在Khoo Joo Huat的公寓里展开了仔细搜查,结果这一次,细心的探员在一堵墙后面发现了两个秘密的隔间,隔间的保险箱里堆满了大量现金。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仅仅在这一处公寓,警方就找到了25万美元,

Khoo Joo Huat终于被坐实了幕后高利贷集团大耳窿的身份,他以122项敲诈,勒索及绑架罪名被起诉.....

2011年11月,Khoo Joo Huat入狱服刑,新加坡最大的高利贷集团被捣毁了,

然而,对于有着悠久高利贷历史的新加坡来说,一个大耳窿倒下了,其他大耳窿很快就会填补他的位子…

在新加坡,高利贷问题的严重程度远超人们的想像,他早已渗透到底层民众的生活当中,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在高利贷犯罪最猖獗的时期,新加坡一年就有多达16000件和高利贷有关的犯罪案件,令人咋舌...

最重要的是,在新加坡,放高利贷不是一门小生意,行内的老板几乎都是犯罪集团的寡头,他们势力庞大,手下众多,运营资金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美金,而高利贷集团借钱的对象,都是急需用钱的人,

赌徒算是其中之一,然而,他们更多时候瞄准的是那些急需用钱,却不能及时从合法渠道拿到钱的普通人....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随便举个例,大耳窿借出来的钱,利息非常高,月利率从15%到25%不等,有时候借1000新币,一周之后利息就要还几百,有时借了一个月之后不换,利率就开始翻倍。

和很多黑帮集团一样,大耳窿也通过很多层级控制着高利贷集团,异常低调,从不亲自出马,都是派手下的马仔出去做事。

一位叫Sammy的马仔,在高利贷集团干了将近10年,却从不知道自己的上司是组织的第几号人物,层级有多高:

“老板们自己才知道,我们只管知道谁下命令,谁是接受命令的?保密程度非常高....”

这样的组织结构下,要搜集证据,将一个高利贷集团一网打尽,难度相当大。

Sammy刚进高利贷集团时,也是从最底层做起,他的工作就是催债,不惜一切代价催:

“基本上,我们只有三个级别的催收方式,礼貌级,强硬级,威胁级。”

如果这三个级别的催收用完还拿不到钱的话,就只能使用暴力了。

欠债人还不起钱,一开始会派Sammy这样的马仔跟踪盯梢,从欠债人早上工作起来就开始跟,注意藏好自己,不要暴露。

由于近些年新加坡警方对高利贷加大了打击力度,很多大耳窿的马仔不敢在公众场合威胁欠款人,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注意,他们选择了到欠款人的住处,开始第一波催收....

如果欠款人还不还钱,那催收的方式就要开始升级了,这一方面比较起来,邻国马来西亚更加严重...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在马来西亚,催收的方式就没那么渐进温和了,欠债人被绑架和锁住是家常便饭,控制欠款人的人身自由,毒打,性侵和虐待更是家常便饭.....

2009年5月28日,马来西亚吉隆坡发生了该国历史上最严重的高利贷案,3名男子被大耳窿的人关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让他们只能靠墙坐着,每天不间断地遭受毒打,整整持续了两个月之久....

而三名欠债人,仅仅欠了他们400到1000美元不等,因为没有及时还清,险些被虐待至死。

这个大耳窿的外号名叫“9k钻石”,

他的案底已经不止这一起,之前有一个女人欠了“9k钻石”的钱,被他用铁链锁起来,不停地毒打了一个月,还遭受了其他非人的虐待....

最终,5个“9k钻石”的马仔得以绳之以法,还是因为警方破格动用了马来西亚的“紧急法令”,“紧急法令”破例让马国警察可以不用走法庭流程,将大耳窿的人直接关进监狱,即便如此,“9k钻石”之外的其他大耳窿,依旧在马国横行无忌....

人们不禁要问,为啥普通人会去找这些有黑帮性质的高利贷集团借钱呢?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一个字“快”.....

对普通人来说,无论是新加坡还是马来西亚,走银行的合法贷款程序是很繁琐的,有时候审批期甚至长达半年,而大耳窿借钱可谓神速,警方的调查人员深有体会:

“一个电话,就能把钱打到你账户上,或者到一个地方,立马把现金交到你手上….”

和新加坡的高利贷集团一样,马来西亚的高利贷集团也有严密的组织架构,

这位Tong老先生在大耳窿待了15年之久,马来西亚大耳窿的毒辣手段,他深有体会:

“大耳窿也会首先评估欠款人是否有能力还钱,借钱要先交20%的利率,就是借1000,欠款人只能拿到手800,然后每周还200,加上利息,直到还清。如果第二周不还钱就开始翻倍,一个月后钱还不了,就会涨成天文数字。基本上,一周,两周还不了,就会让小弟们去采取一些手段了,我以前去催收,是变着法子狠打欠款人,只要打不死就接着打,一开始只是警告地打,后来就会打到严重内伤。直到把他送到医院去,这还算比较人道的....”

除了各种催收手段,大耳窿也很注重内部人员培养,根据近年来的调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高利贷集团里,催收的马仔呈年轻化趋势,许多被逮捕的催收马仔,年龄都不到18岁....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些催收的小弟,竟然都大耳窿派人是从中学招募来的,大耳窿的人会到学校去发传单,私聊,用各种方式招揽小弟,大多都是那些性格不安分,家庭有变故的青少年,一开始是告诉青少年有兼职可以做,赚钱很快,慢慢地,禁不住金钱诱惑的青少年们就上了贼船了....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Jonathan就是这样一名从学校被招募的催收小弟,他从十几岁就做起了高利贷集团的催收:

“那时候我只有16,17岁,想赚点快钱,没想到一生就这样陷进去了...”

一开始,他跟着其他催收的半夜去欠款人家门口,泼油漆,写标语,

白天划欠款人的车,泼油漆,写标语。

不久之后,催债的力度升级了,发展到给欠款人的房门上泼硫酸….

再后来,绑架欠款人,控制人生自由,毒打,直到还钱为止,

如果这样还不能还清欠款,最终极的催债方式,就是让欠款人觉得还不了钱,命就没了,会把他逼到死亡的边缘….

然而,这样的情况,往往造成了杀害欠款人,甚至殃及了无辜群众的恶果.....

有时候,大耳窿会让马仔给欠款人房子放火,放火的结果就是,附近的邻居,家人常常难以幸免。

几年前,新加坡一起臭名昭著的高利贷催收案子里,

4个马仔将一栋公寓点燃,公寓的500人无辜深陷火海,欠款人一家人都被烧死,还有数十条无辜邻居的性命….

然而,威胁,绑架,甚至放火,都不是大耳窿最终极的催收方式,

大耳窿最终极的催收方式,是让欠款人加入这个高利贷集团,变成高利贷集团的一部分,

为他们卖命,用这种方式来还债!

马来西亚的Malek就是这样一个被逼做了马仔的年轻人,

2009年,Malek就向大耳窿借了700美元,从此,他的人生被彻底改变了….

从那以后,他每个星期都要还200美元,两个星期之后,Malek就开始还不了钱了,一开始是被打,被虐待,后来,他实在顶不住了,央求大耳窿的人放他一马,于是,大耳窿给了他一个选项--加入他们。

就这样,5个月之后,Malek选择了新的还债方式,加入大耳窿的高利贷集团,被迫当起了一名催债的马仔,他的第一份人物就是骚扰一个欠款人,从未伤害过他人的Malek,被迫毒打了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之后,他又按集团要求,去帮大耳窿开一个银行账户,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等于纳了投名状,Malek自己和高利贷集团绑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大耳窿被抓,Malek因为曾帮他开过银行账户,留下了最有力的证据,妥妥脱不了干系,最终要陪着大耳窿一起坐牢。

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即便加入了集团卖命,大耳窿的小弟还要经常威胁伤害他的家人,烧掉他的房子。

可以说,一旦被高利贷集团,被大耳窿缠上,几乎永世不得翻身。

前文提到的Tong老先生,因为所在的庞大高利贷被捣毁,86名成员被抓,他终于得以解脱,

结束了长达15年的高利贷集团马仔生涯....

近年来,虽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对大耳窿的打击力度进一步加大,但仍旧时有大耳窿逼死欠款人的案子见诸报端,

2018年,新加坡一对父女因为欠下高利贷,被大耳窿的人泼油漆,烧房子,一度逼到差点跳楼,而来催收追债的,就是一名19岁的马仔,看起来这些年,新加坡的高利贷集团活动依然猖獗。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图:来源自网络)

高利贷,依旧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最安全的新加坡为何打不掉“大耳窿”,挂猪头、泼硫酸...谁给他的勇气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