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2019年04月26日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大爷再牛掰,终究还是要伏法。

问一句身边有没有从新加坡被遣返的经历,相信一大批小伙伴都会举手。什么没买回程票被遣返、来找工作被遣返、来旅游莫名其妙被遣返、长得太漂亮跟护照不一样被遣返,有时候还附加几个小时的小黑屋待遇。

然而,前天,有位大爷,来新加坡投靠女儿,都住了4年了,突然就被遣返了。

看视频——

视频连结:https://v.qq.com/x/cover/eoxmovbp46ksal1/t0030mv5cmf.html

梁泽宁,男,1965年5月出生,深圳市田心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村集体企业)原董事长,涉嫌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

...

这位大爷可不是普通大爷,人家可是骗了4亿多跑到新加坡的深圳城中村村长!与最近大火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的“百亿村官”冼村村委书记卢穗耕可谓同类人群。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图:来源自网络)

头悬红色通缉令(国际刑警的通缉令),还在新加坡安安稳稳住了4年多,最近才被新加坡警方抓获遣返中国,这位大爷抓捕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

梁泽宁跑到新加坡4年多,中国政府也抓了他4年多,与国际刑警沟通与新加坡警方沟通,跨国追逃犯,过程可谓艰辛。

2015年9月,梁泽宁逃往新加坡。

2015年11月,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对梁泽宁立案侦查。

2015年12月18日,经罗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罗湖区公安分局以梁泽宁涉嫌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执行逮捕,并展开了网络追逃。

2016年3月,国际刑警组织对梁泽宁发布红色通缉令。

2019年,新加坡执法部门将梁泽宁抓获,并决定依法予以遣返。

2019年4月22日,梁宁泽被遣返回中国。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图:来源自网络)

梁泽宁暴富的过程,就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利两头诈骗的过程。

梁泽宁的抛出的诱饵是田心村旧改项目。一方面骗村民旧改要启动,另一方面则是骗开发商田心村会选择与其合作。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C81A.tmp.png

从2005年开始,梁泽宁一直在村内动员、组织和宣传进行城中村旧改。一边加大宣传造势,一边收取开发商的诚意金,梁泽宁手上的钱在变多,心也变得更大。

2012年4月20日,深圳市规土委终于做出了关于罗湖区田心村改造专项规划的批复。如果旧改完毕,田心村将由如今的农民房聚集,变身为商住一体的现代城市综合体。

这下,梁泽宁的底气更足了,虽然后续的复杂繁琐手续都还在进行,虽然拆迁谈判等诸多问题都还有待解决。2014年下半年,旧改的动作还是猛然加速了。

“梁泽宁组织我们去了至少七家开发商开发的楼盘参观。”有村民回忆说,村民统一乘坐大巴,前往多个地产商楼盘参观,包括一些较为知名的大地产商。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图:来源自网络)

一切看上去红红火火,开发商认为土地就要进自己口袋,村民认为马上新一批拆二代就要诞生。

为了获得项目,数家开发商支付了2000万元到4000万元不等的诚意金。

然而,村民和开发商都不知道,表面上钱被打入到田心实业的公司账户,“其实是账外帐,村里都不知道。”

梁泽宁通过司机、财务人员等人长期掌控著村里的公章,实际上掌控著田心村的一切资产,已经20年了。

等梁泽宁潜逃之后,罗湖警方追踪资金的去向,才发现诚意金根本不在田心实业。

而是通过田心实业中转之后,流向了两家公司,一家名为泽凯置业,一家名为竣宏置业。

这两间公司注册在梁泽宁的司机兼秘书黄某以及他的朋友陈某名下,实际上,都是梁泽宁掌控的洗钱渠道

之后,分成一次几百万的小额度,转入到其他账户。这些账户多达200多个。“实际上就是洗钱的账户,经由地下钱庄,转移到了境外。”

从2005年,梁泽宁开始就以田心实业的名义收取旧改诚意金了,加上在出逃之前的2014年猛骗的2个多亿旧改诚意金,他拿到手的总金额超过4亿元。

这些钱,都被转走了。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图:来源自网络)

梁泽宁突然出逃,让村民很意外。

现在回忆起来,事情是从2014年年中开始不对劲的。

那时候,有数名身份不明男子连续多日到公司找梁泽宁。当时这些人只说是找老板,对其问话一言不发。连续多日寻人不获之后,这伙人用锁链将公司7楼的门锁住。

公司7楼是财务室与董事长办公室。

当地村民一看,董事长办公室被陌生人锁住,不对劲...

于是想找到梁泽宁解决,才发现他和妻子都已经不见踪影。

实际上梁泽宁出逃新加坡之后,还给一名董事打了电话索要笋岗街道办相关领导的电话,称会跟领导有个交代。

现在,他被抓回国,终于可以好好交代了。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图:来源自网络)

出逃事件对于村民来说意外,对于梁泽宁来说,却是早有预谋的。他的两个女儿早就被安排在境外,一个在英国留学后在香港工作,一个则在新加坡留学后就留下再也没回去。

除此之外,梁泽宁在内地的资产也已变卖,只剩下村内与多名兄弟共同持有的自建住房。

梁泽宁能跑到新加坡一住好几年,也是因为女儿为他申请了新加坡的居住权。

梁泽宁出逃前一手把控的田心村位于罗湖区笋岗街道办辖区的宝岗路,正是深圳市关于启动笋岗-清水河片区大改造的核心地段

从1996年起,梁泽宁就开始担任田心村村集体股份公司董事长,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村长。到2015年9月失联,他掌握田心村长达20年。

除了长期担任董事长,梁泽宁还曾是深圳市人大代表,在村内说一不二。该村自建房均控制在6层以下,而没有像原关外一些地方一样超高层违建层出不穷,与其个人的权威分不开。

近些年来,村民也都照常分红,梁逃跑前近十年每个村民每年的分红稳定在1.9万元左右。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C81C.tmp.png

就是因为这样的蒙蔽,梁泽宁案件爆出之后,才让社会哗然,连一些跟他不太熟悉的村民都不敢相信。

然而,熟悉的村民则说,梁泽宁内心欲望非常强烈,也犯过事。

知情的村民称,梁非常好赌,有长期在澳门赌博的经历,在澳门赌场更是小有名气。“他的老婆曾在村里公开说,和女儿一起乘坐过澳门某赌王的私家直升飞机。”

梁泽宁曾在2004年遭到过举报,后被查实挪用公司款项几百万元,不过其在受到调查之后,将款项予以退回,最终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置,而仅遭到党纪处分

“只是没有再当支书,还一直是董事长。”一名村民表示。

...

无独有偶!

中国通过国际刑警发布的“红色通缉令”上的2号人物——原江西省财政官员李华波,就是出逃了新加坡4年之后被遣返的。

李华波是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涉嫌贪WU公款9400万元,2011年1月潜逃至新加坡。

他还在新加坡被判过刑。因潜逃后,李华波被人举报利用新加坡户头接收18万多新币赃款。2013年4月2日,新加坡法院以李华波洗黑钱、有辱新加坡金融枢纽的声誉为由,判处其15个月有期徒刑。

2018年年中,外逃新加坡两年多,曾转移不法资金1.18亿的王某归案。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图:来源自网络)

2010年10月至2014年4月间,王某为掩饰隐瞒其父涉嫌职务侵占犯罪行为,在广东深圳,用他人身份证和自己身份证,先后开设账户,多次非法转移不法资金1.18亿元至境外。王某也在2015年12月潜逃境外。

2017年12月17日,国际刑警组织正式对王某发出红色通缉令。王某外逃后,山西公安机关加大侦查力度,及时掌握了王某在境外的有关行踪。在公安部指挥下,通过新加坡警方的有效司法协助,王某于2018年5月6日被成功遣返回国。

随着中国警方与世界各国开展的国际执法合作日益紧密,相信一切违法犯罪,不再会有所谓的“避罪天堂”。

2010年,他开始着手移民新加坡,先是经由澳门的地下钱庄,李华波成功将他那部分赃款转移,再让妻子在新加坡开设多个银行账户收钱。

2011年春节前,他卖掉了自己在中国的住宅,举家来到新加坡,还拿到了PR。他还将个人分得的约7200万人民币赃款中的2900余万转移到新加坡。剩下的钱,则被他拿到澳门赌博,用于个人消费。

新加坡、中国双重刑罚

2013年,新加坡官方对李华波以”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提起公诉,并判处他15个月监禁。

2015年,李华波出狱的当天,被遣返回中国。新加坡总监察署也将没收的18.2万新币,汇给了鄱阳县财政局。

梁泽宁和李华波的案件,可以说都是“小官巨贪”的代表。目前,新加坡和中国并没有签署引渡条约,两次“红通人员”被成功遣返,都是由中方向新方提出了司法协助请求,新加坡方积极配合达成。

红色通缉令案犯新加坡遣返,曾是贪WU4亿元的中国村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