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水费调涨势在必行!SPAN主席:不会是小数额

2019年04月27日

导语:SPAN主席查尔斯提到,各州属多年未有调整水费,加上开支增长不少,过高的流失无效益水问题,若不增加水费,各州能用在改善水供服务的资源有限,或者持续向政府借贷来改善水供服务。“水费的调涨并不会是小数额或10至15令吉的调整,这是因为有的州属已经许久不曾调涨过水费。”

全国水费调涨势在必行!SPAN主席:不会是小数额

(八打灵再也24日讯) 全国水费调涨势在必行!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主席查尔斯暗示,水费的调涨并不会是小数额的调整,这是因为有的州属已经许久不曾调涨过水费。

查尔斯指出,配合政府重组我国水供服务,将减少疏漏、舞弊与无谓浪费,让消费者有更好水质与加强国内水供服务,而不会因为水费调涨,而对低收入群(B40)家庭带来负担。

“水费调涨的考量包括了人民是否能接受,尤其是生活成本增加了,水费的增加也会导致成本转嫁在消费者身上。”

他提到,各州属多年未有调整水费,加上开支增长不少,过高的流失无效益水问题,若不增加水费,各州能用在改善水供服务的资源有限,或者持续向政府借贷来改善水供服务。

“水费的调涨并不会是小数额或10至15令吉的调整,这是因为有的州属已经许久不曾调涨过水费。”

彭38年未调水费

他以彭享州为例,最近一次调水费是在38年前,而彭享与登嘉楼、吉兰丹以及玻璃市,都有过高流失无效益水的情况。

他以麻六甲与柔佛水务管理表现为例,甲州人口与地理范围不大,水务管理支出与收入相对平衡,而无效益水情况不严重,水费调涨或不高,而柔州人口密度高加上工商业蓬勃,也有着过高流失无效益水量,水务管理需要从其他方式补足收支差距。

他提到,国家水务委员会的角色就是监察水务管理表现,而向各州提出的商业方案主要还是削减开支,至于水费会否调涨,仍是由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做出公布。

国家水务委员会已持续到各州属的非政府组织、工会、居民、工商会及州政府经济策划单位进行讨论,收集各方意见,而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会与各州政府展开探讨,由部长公布水费调涨的决定。

他补充,国家水务委员会将在本月杪赴登嘉楼与吉兰丹就水费调涨展开讨论。

继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塞维利亚于本月上旬表明将调涨水费后,过去两周柔佛、麻六甲、森美兰、霹雳与东马先后表示不会调涨水费,数个州属仍在讨论期间。

然而,查尔斯指出,即便多个州属对现阶段水费讨论作出了回应,惟这不代表水费调涨的最终决策。

“我们还会继续整个过程。”查尔斯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表示水费调涨,除了登丹两州,其余州属大致上已展开了讨论。

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与国家水务委员会合作,与各州政府讨论商业方案,以便在水费调涨前,能够得到各方共识。

全国水费调涨势在必行!SPAN主席:不会是小数额

网上公布竞标公司资料 重组后水务合约透明化

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查尔斯指出,我国水供服务重组之后,水供服务合约都会网上公开参与工程竞标的企业资料,而一些涉及巨额工程的计划,更会纳入反贪委会与独立专业人士在招标委员会里参与决策。

“以往做法将不再采用。”查尔斯圣地牙哥向《东方日报》讲述以5家企业争取更换水管合约为例,所有参与公开招标的公司资料都会在网上公布。

“为公平起见,除了竞标合约价格不会公开,企业的资料都会在网上公布,此举可让公众了解,参与合约竞标的企业与企业之间是否有任何关连?如果当中一家企业获得颁发合约,也会注明原因,以向公众做出交待。”

减少疏漏舞弊

他指出,各州属公开招标程式需要有反贪官员参与,一些涉及巨额工程的计划,则会纳入反贪委会或者独立单位,例如环境组织及专业人士在委员会里头参与决策。

“若有人出任水务董事职,也不会以昂贵物质例如名贵轿车做为报酬,因为这也会给人民带来负担,这也是我国水供服务重组后,率先要执行减少疏漏、舞弊与无谓浪费的一环。”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