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明白为何人才都外流!” 大马首位将卫星发射到太空的人才,回国成了junior

2019年05月06日

“虽然我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经验丰富,但回到这里,我只是一个junior。”“因此,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基本辅助金(fundamental grant),这对于购买实验室设备来说太少了,更不用说去开发一个产品或原型(prototyping)。”

希盟政府上台后,“专才回流计划”(REP)取得不错的增长,但专才回流后,满意吗?

根据《》报导,现年41岁,曾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工作的Wan Ardatul Amani Wan Salim,已经回国5年。但,情况只是让她越来越失望,不禁感叹:“现在我终于明白人才为何都外流,因为他们都没有获得支援。”

“终于明白为何人才都外流!” 大马首位将卫星发射到太空的人才,回国成了junior

Wan Ardatul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时,表现优秀,年纪轻轻就领导一个团队,成为马来西亚第一个建造太空感测器(astrobiological sensor),同时将卫星发射到太空的人才。

尽管在外机会多,但她还是选择回国,想要利用自己的科技知识,改善人民的生活。

“我回到马来西亚,想要贡献一份力,但有时候却让我受挫。”

“我并不是要求高薪,我只是希望他们可以看到我的长处、优点。”

目前在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担任全职讲师的Wan Ardatul透露,尽管希盟政府上台一年来,承诺将彻底改革教育,但情况却不尽理想。

“终于明白为何人才都外流!” 大马首位将卫星发射到太空的人才,回国成了junior

“我4年前才刚刚从美国回来,加入大学成为讲师,因此只属于‘初级’(junior),这意味着教育部推行的基础研究奖掖计划(FRGS)中,我能申请到的只有不到7万令吉。”

“虽然我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经验丰富,但回到这里,我只是一个junior。”

“因此,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基本辅助金(fundamental grant),这对于购买实验室设备来说太少了,更不用说去开发一个产品或原型(prototyping)。”

她指出,由于拨款制度存有“层级结构”,必须严格遵守,因此像她这样的初级研究人员,只有那么少的资金。她必须努力做出成果后,才能申请更多的资金。

“终于明白为何人才都外流!” 大马首位将卫星发射到太空的人才,回国成了junior

“开发一个产品或原型,需要大量的资金,但这在公立大学是严重缺乏的。”

Wan Ardatul也投诉,申请过程非常繁琐,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批准。

“然后就是选择,院校的高层是握有绝对的权利,来决定让谁的研究、项目优先进行。”

“这完全就是一个毁灭人才的体制。”

她在访问的结束感叹,总算明白为何很多人才选择离开国家,只因为他们都没有获得足够的支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