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也有罪? 民众询问电费,反被国能职员恐吓 “敢再问当你偷电!”

2019年05月30日

大马水务与能源研究协会(AWER)表示收到民众的投诉,说部分民众前往国能投诉国能电费问题时,却反被国能职员恐吓,并控诉客户偷电。对此,该协会高级经理劝请民众不要感到慌张,只要记下有关职员的名字,再向能源委员会投诉就可以了。

大马水务与能源研究协会(AWER)高级经理林素芳指称,该会曾接获投诉,指当他们向国能投诉电费高涨问题时,反被国能职员恐吓:若再询问,就指控投诉者偷电。

指控需证据民众勿慌

林素芳说,尽管投诉人数不多,唯该会最近也在社交媒体发现,不少的民众也面对相同问题。

“国能指控人偷电,需要有明确证据,而不是因为有用户投诉电费高涨,不去解释电费高涨问题,就胡乱指控他人偷电;民众不要就此感到慌张,反而应该记下有关职员的名字,并向能源委员会投诉。”

林素芳今日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警惕消费者,一旦有国能职员藉偷电理由而不接受电费高涨的投诉,一定要向能源委员会投诉,让该委员会调查涉案的职员。

投诉也有罪? 民众询问电费,反被国能职员恐吓 “敢再问当你偷电!”

林素芳:民众指向国能投诉时,反被恐吓。

她说,一般上国能职员,只有在能源委员会执法官员陪同下,才可到有关被指偷电的用户住家搜证;而国能调查后,用户可向国能索取调查结果。

“另外一种情况,即使用者在换电表后,收到国能发出信函,指少缴付电费,而差额或许出现数百令吉至数千令吉,但消费者不必慌张及马上缴付有关差额,反而先向国能了解情况。”

她认为,民众一旦被国能追讨少缴付的电费,就会担心被对付而马上给钱了事,但民众若没有做出任何抵触法令的事宜,包括偷电等行为,就应该先了解情况,再寻找解决方法。

她说,若民众面对任何相关的问题而投诉无门,可以向该会投诉,再让该会把有关投诉案例,交给相关单位调查。

促查迟读取电表原因

林素芳促请能源委员会一并调查国能为何会延迟读取电表,导致用户需缴更高的电费。

她说,尽管国能在延迟读取用户电表时,将会按比例计算电费,唯这比例也需要获得能源委员会的批准,因此在这电费高涨的课题上,能源委员会也无法逃避责任。

电表坏了通知国能

“人民也要知道,国能是依据‘用得越多,收费越高’原则来征收电费,若国能员工延迟到用户住家读取用电量,例如迟了5天,那么国能将以该用户过去的每月用电量平均值来估算,这或许导致使用者需要多缴电费。”

询及电费会否因更换电表而突然飙涨一事,林素芳说,自国能以数码表及智慧电表,取代旧款的“analog”电表后,确实出现用户投诉电费增加,但这是新电表能更准确算出用户所需支付的电费,所以国能没有调涨电费,也没有擅自向用户征收更高的收费。

她说,智慧电表的精准度误差甚至低至0.01%,不似analog电表有5%的误差这么大,而这只会让普通家庭用户增加10至15%的用电量,不会出现倍增,若电费暴涨,则可能电表坏了,应通知国能员工前来检查。

逾9万人连署促政府插手

截至周三(29日)下午2时30分,已有9万3786人连署要求政府插手解决电费飙涨的问题、检讨国能启用数码电表与电费计算法,并监督用户的电费单是否因计算法有误而大幅度飙涨。

线民阿都拉法欣3天前发起名为“反对根据国能计算法2019年电费涨价”连署活动change.org,公开让线民连署。

投诉也有罪? 民众询问电费,反被国能职员恐吓 “敢再问当你偷电!”

截至周三下午2时30分,已超过9万3786人连署要求政府插手解决电费飙涨的问题。

发起人指出,他们发现国能延迟把电费单寄给使用者,造成国能根据平均计算法来计算电费,并征收偏高的税额,有欺骗之嫌,也加重人民负担,而国能却在用户拖欠电费时迅速断电。

因此,发起人要求政府插手监督电费飙涨一事。

此外,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周二(28日)说,国能出现技术问题,造成国内电费在5月份飙涨。

她指出,能源委员会需耗时两周,调查用户投诉个案,一旦错在国能,就会采取法律对付行动。

至于不满的用户能否延缓缴费,能源委员会主席法兹说,根据法律,使用者须在收到电费单的一个月内缴费,若多付,国能会在来临月份的电费单中扣除。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