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2019年05月31日

前言:从四季分明的中国四川,搬来终年盛夏的马来西亚吉隆玻,已近半年。改变了自己多年的生活模式,逐渐融入了在马来西亚生活的氛围。 在马来西亚住得越久,越来越爱这里,喜欢这里的蓝天白云,也喜欢这里永不寒冷的天气,更喜欢善良可爱的马来西亚人。

我的所见所感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化种族和谐并存的国度:华人,马来人,印度人三大种族以及小部分土著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多元化种族造就了各种宗教信仰的自由开放。国教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印度教是几大常见教派,街头巷尾里也随处可见各宗教的寺庙、教堂。每个宗教都很尊重其他人的信仰,这是令大部分并没有自己宗教信仰的中国人触动颇深的。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我住在首都吉隆玻,一个和我的家乡四川成都步调类似的慢节奏城市。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在这里看不到繁多地林立高楼,却总有棉花糖般的朵朵白云躺在蔚蓝晴天;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在这里嗅不到工业化过度的污浊废气,却拥有现代都市中难得的新鲜空气;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在这里听不到无休止的都市喧闹,每日清真寺的诵经声,声声入耳。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穿梭在轻轨里,总会有友善的本地人投来浅浅地微笑,每次问路也总是得到人们热情详细的回答,喜欢这种温暖有爱的氛围。

移居到陌生的国家,总需要一个过渡期来解决在新环境里或大或小的困扰。对于我来说,首要问题就是交通出行。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在马来西亚几乎每人一部车,因为除了吉隆玻最市中心的区域有LRT,KTM,MRT等公共运输设施,其他地方没有车就寸步难行。在中国,即便三线城市也很少有公共运输无法到达的地方了,地铁、公共巴士、计程车解决了人们85%以上的出行问题。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所以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考取驾驶执照。终于在我来马来西亚的第四个月,我拿到了本地的驾驶执照,经过一段时间去适应了靠左行驶以后,现在已经每天自己驾车出行了。

生活就是这样,发现问题,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继而又会有新的问题,但只要积极面对,总会解决它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接下来,考验我的就是语言问题。

来到马来西亚以后,发现本地华人至少都会讲华语,英语,马来语,广东话或者福建话,有的还会客家话,潮州话,海南话等等。语言能力实在惊人,令人羡慕。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讲完一段话只使用一种语言,都是各种语言掺杂使用。即使是讲华语,也和中国人的普通话区别明显,不仅是口音腔调的不同,句法也融合了各种广东话福建话马来语英语单词,如此鲜明的马来特色。

我不懂马来语,广东话只能听懂最基本的,讲的话就只限于点饮料。所以只能使用华语和英语进行交流。可来了快半年,还是不习惯和本地人讲英语,因为虽然本地人英语普及率很高,但几乎是我完全听不懂的口音。目前我依然在努力学习适应当中。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去家附近的大排档的吃饭,服务员都是周边东南亚国家来马务工的外劳,有的外劳来马来西亚已久学会了一些广东话。每次去吃饭,外劳服务员见我华人模样自然对我讲广东话,而我也努力从脑中搜寻粤语单词从口中挤出:

外劳:“饮咩啊?”

我:“Teh 冰。”

外劳:“食咩啊?”

我:“鸭饭,塞(小)概。”

想来这场景颇有喜感,两个不会广东话的外国人,执意要用不标准的广东话交流,趣味颇多。

原创:从中国四川漂洋过海,一个女生讲述 我在大马的真实生活

说到吃,因为多元的种族文化,马来西亚的美食自然不少。各族美食相互独立又互相融合的存在。你可以吃华人的广东福建客家菜,也可以选马来人的NASI LEMAK,当然印度人的ROTI CANAI也不容错过。最后别忘点上一杯醇香浓厚的白咖啡噢!

感悟: 在马来西亚住得越久,越来越爱这里,喜欢这里的蓝天白云,也喜欢这里永不寒冷的天气,更喜欢善良可爱的马来西亚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