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新加坡

2019年06月12日

新加坡很少网红脸,这让人如沐春风。在他们身上可以看到各种表情——高颧骨、小眼睛、黄皮、黑皮、白皮、黑黑皮、黑黑黑皮、瘦的、胖的、高的、矮的,应有尽有,世界本该这样丰富天真,多有趣。

在这个七分之一南京大小的城市,漂亮的标准是美好从容,也许是一种干净、真诚、让人见之忘俗的礼貌或气质。它告诉我们,美丽可以是任何一种健康的自我,而不只是一幅好看的画面,更不是畸形而低级地追求白幼甜,只有骨子里透出的浪漫不羁,才能幸福快乐地风度翩翩。

这里有香港的精致,但不似港人那么快节奏,有日本的文艺,但不似岛国那么深刻,有韩国的闲散,但不似他们那么随意。这里的一切,刚刚好。

情迷新加坡

我并不十分热爱这里,新加坡之于我,缺少明确的喜欢,清晰的讨厌,它不会让我难忘,但让我很舒服。几许内敛,几许低调,同期间接地点缀著每一个过路人的荒芜。回不去的过往,走不到的远方,诉不了的伤,不能被人看见的眼泪自己消化,人人心中都有那么一些小小尴尬。还好,它可以做做我的避风港。

你以为它无趣吗?No!金沙赌场,哦不,金沙娱乐综合城可以让你输到嗨。各种口音的英语让你找不着北。唱花歌,去花场,红灯区里都合法,可惜我不是男生。

你以为它平平无奇忽略不计吗?精英式的教育让你见之汗颜。热带雨林气候让这里晴天大树偶阵雨,半山飘雨半山晴。当然,我也不是全部帮它说好话,你以为它还像以前那样科技亚洲领先吗?华为已经让它失去了大哥的座椅。但不得不承认,金融业始终亚洲第一,服务业、旅游业也是世界领先。

每次出国,我都会深深感受到以自我为代表的中国人素质尚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因为这段距离,我们才很难有归属感,那种法制文明,非一朝一夕可以学来。差之毫厘,行之千里。所谓排外,是一种对异类抵触的自然现象,抗议改变不了客观规律,只有成功和超越才能够完美救赎。

新加坡,有我的偶像——孙燕姿。无论我初次见她,还是她又佛又懒,我都爱她。我爱她的笑,爱她的声音,爱她也喜欢披头和枪花。当我发现自己的偶像翻唱我最爱的摇滚歌手歌曲时,我激动地像个发现了宝藏的傻子。

我的人生一大乐趣,是看帅哥和美女。被英国和日本分别殖民过的新加坡,可以带给我这种满足。甚至会拓宽我的眼界,不再局限于高帅白美,它让我的审美更宽容。这一次来,我开始懂得欣赏北印度的高贵感、南印度的神秘美。

新加坡美食在日式的服务下,是我们熟悉的粤式养生。这让大部分华人都更加幸福亲切。

情迷新加坡

我很喜欢新加坡的城市规划,敬佩李光耀的治国铁腕。地下38层的兵器,地下35层的石油,是真的吗?日后来证。

然而在这里生存是不容易的,人才济济,只看学历,你以为985或211拿个高薪就很体面吗?事实上更多的升职空间只属于常青藤一类的名校。当然,你可以创业,创业成本很低,但经营很难,因为生活成本太高,房价30万人民币一平是正常,但是政府给力,所以依然吸引著广大华人趋之若鹜。毕竟,我们并不怕竞争,我们只怕不公平。不公平的环境,只会培养出更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或投机主义者,又何谈少年强则国强。

有时候,我会忘了它是资本主义国家,因为它如此亲切,英语看得懂,华语也通行。尊重人权,依法治国,和谐发达。乌节路的绅士,牛车水的古建筑,克拉码头流光溢彩中被夜覆盖的华丽誓言,But,where is my lover?繁华世界里,辽阔大海上,悄悄滑落的沧桑陪伴我无边无际的孤独。马六甲海峡、F1赛道,细小的蝉声,待到思念的夏夜散开,忘掉那些打压的存在,愿奋斗的人们蜕变归来。

情迷新加坡

——感谢“读句”的投稿,祝你旅途愉快。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