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人有房住

2019年07月05日
新加坡,人人有房住

新加坡,世界第三人口密集的城市,722平方公里,560万常住人口。人均GDP世界第八,最不腐败国家排名第五。

新加坡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PER CAPITA)从1965年的500美元飙升至1991年的14,500美元,用了短短26年,这一数字增长高达2,800%!在2017年人均GDP已经飙升至57714美元。

走在城市里,基本看不到乞丐。

在1960年代,新加坡还充斥着贫民窟,并被许多帮派所掌控。它的立法体系薄弱,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口、猖獗的腐败事件和微薄的工资。

迈入1970年代时,它已经是一个经济持续成长的稳定国家。几十年来,一个贫穷的岛国变成了一个充满自信走向繁荣的国家。

到了2016年,90%的新加坡人是住在自己拥有的房屋中。更重要的是,这些房屋中有80%位于由国家建造的住宅中。

六十年代还是贫民窟,失业率严重,短短几十年发展起来。

住房发展委员会以人为本,制度非常明确,房子是用来住的,我要让我的每一个人民都有做人的基本尊严。

政府鼓励年轻人和长辈住的近一点,符合条件的,还给补贴,新加坡公民,哪怕是最低收入人群,你都能拥有自己的住房,在这里置业。

新加坡祖屋类似香港的公屋和居屋,单位面积在65-130平米,售价180-400万港币。反观香港,像是一种侮辱,20-30平米,400-1000万港币,非常狭窄的生活环境。

新加坡地小人多,按道理也是像香港那样寸土寸金,但实际上并没有。

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说:“在新加坡不可能找到没有房子住的人,我们的立场是,一定要让每一个人民都有房子住,我们的住宅,不仅仅是居住,更是提供社区,是提供宜居生活的方式。(刘太格1989年担任新加坡重建局总规划师,曾为新加坡做了一份远及100年的概念规划,奠定了新加坡成为今天国际大都市的基础。)

我们没有分有钱没钱人,很多外国,会把最好的地段留给比较贵的住宅,但新加坡不会,店面都是跟建屋发展局租的,不是跟开发商,所以政府会控制租金,另外会控制它的使用性质。

我们做的每一件事,要经过研究在做,当时最高峰,有12位博士学位的社会学家在帮我做研究,我们非常尊重科学,我们会很尊重人们生活过程当中使用空间的效果如何,积累经验,然后评价改良,以人为本。

很多人问我,要怎么做好规划,首先就是价值观,人文学者的心,科学家的脑,艺术家的眼睛。要把这城市建设成一个最完善的生活机器,那么你要设计机器,要科学家的脑,要有正确的价值观,要像人文学家一样去关心社会,以人为本,可是,一个城市是一件文化艺术品,所以你要把机器放在地上,要有艺术家的眼光。

在新加坡,你会看到大片的草地,不会有荒地,它是政府预留出未来发展的土地,统称白色地段,你不需要设计它要做什么用途,让市场来决定,市场决定到底这个地方要建成住宅、办公楼、酒店、公园等等,是根据市场需求。

我们是不能够补贴商人的,我们有一些政策是不让你囤积土地,你买,必须要五年内建好,两年内卖出,你不能买来不建,建不好要罚款,要付很多钱,所以我们是绝不会为一小撮人的利益服务。”

新加坡,人人有房住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