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兜兜

2019年07月08日

托儿子媳妇的福,新加坡兜兜。

当然知道新加坡,不过也实在不知新加坡,只是依稀记得亚洲四小龙,依稀记得鞭笞。

五小时,浦东机场到新加坡。

都说不能带烟进关,结果哪怕带八条进关也没人查。进关的地方一溜柜台,照个相留个指印就进关了。讲究的是自律,那边的海关文件表明400克以下能带,但要申报,猜想应该没人会带,不少攻略说,是带19根应该没事。烟,瘾最大也是小事,被请去查查,聊聊则是大事,孰轻孰重当然不言而喻。

头两天,住圣淘沙,后两天住市区。

这圣淘沙,毕竟是富人区,休闲度假区,绿化更好,人更少。

印象最深的不是椰树下的泳池,不是池边的晒太阳的外国美女,也不是周边的绿化,蔚蓝的天,蔚蓝的海,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礼貌,是酒店的服务意识。

先说酒店,应该说很舒适。无论门童,还是前台,真的很客气,很和蔼,很善解人意,没有半点店大欺人的情况。知道他们是为了赚钱,但至少吃相不难看。无论是酒店里,还是对面的餐饮区。

也不知现在国内五星级宾馆的服务咋样了,反正以前,我总感觉有些隔,有些直。这美女神情一隔,这语言一直,咱就有些不自然,总这样想,算了吧,少惹为上。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知道美女是职业微笑,说不准背地里还嫌咱难看,但我也就要求你职业而已,你职业外的事不属于我关心的范畴。

酒店这样,外面的餐饮店也是这样。没有清一色的高低胖瘦一样的美女,也没统一的服装,但就像隔壁的邻居招你落座,招呼你用餐。说话用词都很得体,也不卖门,还有就是音量,恰好。

咱崇洋迷外?帮帮忙,有啥好崇的,有啥可以迷的?

还有就是住店的人。

外国人好多,黑的红的白色皮肤的,但真的都是客客气气的,对不起,谢谢随时可闻。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在这样的环境里,咱也本相毕露,至少礼貌不比你坍板。狭路相逢,咱都让先,都说谢谢。还有,我比你更注意顾及对方,哪怕对方是服务生。

当过表叔的我,自然有表叔的心态和经历,不过这次心中坦然了许多。可以感到,黄皮肤就黄皮肤,谁怕谁呢?

不过,咱也没豁胖。豁胖那是不胖者的心愿,咱不胖,也不用豁。我虽然付你饭钱,但依然要谢谢你,谢你的美食,谢你的服务。

几时我们和王桂花也能这样呢?王桂花,我们小区里的美女。估计难,但我希望着。

到底是岛国,四周是海,有水有阳光,植物很茂盛。福建那边的植物也茂盛,除了景观处,其余的仿佛还是散养的,自生自灭。新加坡的茂盛好像还带着理性——我见到的山,地,公路两边,建筑周围。也许地方小吧,容易管理。但毕竟有管理,对吧。都说民主自由是最要紧的,但没有管理,没有有效管理恐怕也没啥民主自由了。

新加坡兜兜

椰树,海滩,蓝天,白云,街道上的绿植,真有些心旷神怡。抛却了一切杂事,ゆっくり,ゆっくり的很是不错,晚上在泳池里氽一会,不晒日光晒月光星光蛮好。当然,有钱仿佛更好。

一个环球影城,应该是小朋友们的最爱,当然大人也爱。有一个演出,大概是坏人和好人的故事吧,枪,炮,炸弹,飞机,快船都用上了,当然有一位美女和海盗。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一个沙滩,应该是浪漫人的最爱,椰树展开了晚霞,潮水不知疲倦地涌来退去。

一个滑车场,让我会心的一笑。有一根滑道上,因为有窨井盖,滑车在这常常被阻,工作人员时不时地去处理,更好玩的是被阻的美女们,蹬脚,摇车,甚至起身离车,推拉提这车,可是这车还是顽强地堵在那里,一脸的无奈。这样小的情况,老板怎么会不处理呢,任凭游客的狼狈,任凭工作人员的辛苦?莫非是故意让游客人领会前进道上不会一帆风顺?或者干脆是当地的一种风俗习惯?

新加坡兜兜

东西不便宜,路边店里一碗面,也就是光面上加一点点肉丝浇头,新元7.5,折合人民币37.5。在上海,一碗大排面,加卤蛋,加素鸡也不用37.5,也许是他们那边收入高吧。

计程车司机看上去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汉,说着带广东口音的北方话,他们的共同心愿都是希望自己身体好一点,能多做几年。好像不像我们这边到时候就退休就可以领退休金,拿着一个破单反去拍美女。

市区毕竟是市区,房多了,楼高了,外墙都很干净。英式建筑到处可见,还有教堂。也有人闯红灯,也有人在非吸烟区吸烟,7-11门口也算不上干净。圣淘沙毕竟是圣淘沙,市区毕竟是市区。

这个酒店外表看起来不出众,一个门童,好像是印度人,帽子上还插著一个长长的羽毛。里面的装修却很典雅,很传统。没有些酒店那样的前台,只是一间间小客厅似的前台,你可以坐着办入住手续。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终于见到了鱼尾狮,湖对面就是金沙酒店。实际上圣淘沙也有鱼尾狮,只不过没近距离看。鱼尾狮身边不少人,都在拗造型拍照。我这人向来缺乏情趣,看了半天没感觉这鱼尾狮的精湛之处,估计是我的心态不好吧,也就是一个景观而已,要啥精湛,又不是唐宋的画元明的瓷。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植物园应该说很不错的,不过得多次去好像才行,里面的奇花异木很多很多,特别是兰花。一条通道逶迤,引领着游客观赏,草木中还竖着一些木雕。这些木雕,在南洋好像很多的,应该是有啥故事的。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我特地去了两个地方,一个是老街,牛车水,一个是繁华之地,乌节路。

牛车水,应该是新加坡的唐人街吧。最好笑的就是那些菩萨等物件店。好笑在哪里呢?实际上中国早就不是这样的了,但这里的唐人街还流行这个,好像没几尊佛像就不是唐人街了。佛像和清朝的官帽仿佛是唐人街的标配。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可以看出,房子都有些年代了。但不少开店了,都说旅游纪念品,都是廉价商品,就像小商品市场,啥都有,包括饭店。有一套衣服我倒想买的,上面衣服,下面裙,一套人民币100元。弄一套穿穿,倒也蛮新加坡的。可惜我不能穿,太座也不会穿,家里地方不大,无法展出,也就罢了。

终于吃上了肉骨汤,松发的。两个肉骨汤,两碗米饭,一个菜芯,新币25元多吧。实际上单一个肉骨汤,我已经够了,米饭几乎没动,菜芯很难吃——我的标准。

新加坡兜兜

汤很鲜,胡椒很多。

在圣淘沙的时候,吃了一个辣椒蟹,说是斯里兰卡的蟹。人民币是700多,味道也还可以。

新加坡兜兜

还有一个名食叫海南鸡饭,没吃。三个名食吃了两个,也足也。

最让人不知说啥好的,就是那些老太,资深美女,白发佝背的,在店里帮工,搬一摞椅子凳子。想想中国的大妈不是丝巾党就是聚餐客,一些饭店里专门推出老年酒席,哦哟哟,人满为患。

不说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咱只说人。在中国,在我们小区,也有每天围着垃圾桶转的老人,捡个可乐瓶,捡个纸板箱,这些老人应该都不是有钱人的行为艺术吧。

乌节路应该是新加坡的时尚区,银座似的,世界一线大牌门店一个挨着一个。上海的南京路淮海路只是一条马路,马路的背后就不一样了,这里是整一个区块。这个实力,南京路还没有。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我还单独去了一趟新加坡艺术博物馆,可惜的是在大修。不过一路走过去,看看街景也蛮好的。博物馆没进,倒进了附近的一个教堂。

好像支付宝,大众点评啥的新加坡都有,我试了下支付宝付车费,滴的一声,很快,直接折合成人民币了。还有就是谷歌导航,和百度导航,比较起来还是百度的更方便些。电视里在放香港的冲立法会,不料第二天出租司机就主动提起这事,说香港人好笨,说学生不懂事。我笑笑,不敢多言。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在新加坡的最后一餐是吃娘惹菜,娘惹菜据说是新加坡唯一上米其林名单的。

餐厅不大,很私家。进门就是一个典型的佛堂,还有当年马来的老物件展览,也有人钢琴伴奏。餐厅的墙上不少猜想是当年下南洋期间的照片。

第一道上来的是黑果鸡块,说这黑果肉很好吃。我尝了尝,感觉无非是一种香料,味道不对我的胃口,鸡肉也一般。最贵的是一道明虾,不过我感觉这也许是冰鲜的明虾。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新加坡兜兜

也是儿子的一份孝心吧,特地上这家店去用餐。

很快,四天五夜,住了高档酒店,吃了著名美食,还玩了几个地方,知道了环球影城,知道了植物园,逛了老街,领略了时尚地段,还在一个拐弯角上,喝了一杯拿铁。

新加坡兜兜

幸福吧,就是太座她忙于工作不能同行,也不知她打算几时退休,劝她也没用,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责任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