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溜狗三次‧每次一小时 女佣受不了 罢工离家

2019年07月08日

(新加坡8日讯)大腹便便女董事经理指新聘的女佣称无法照顾家中的3犬,闹情绪“罢工静坐”后离家出走,女佣受访时则哭诉无法胜任照料狗儿的责任。

倪镜媗(30岁,公司董事经理)告诉记者,她今年5月10日换了一名新的缅甸女佣,而女佣的主要任务包括:带屋内三只狗外出散步、傍晚6时到学校接3岁的大女儿、煮饭以及打扫客厅。

每天溜狗三次‧每次一小时 女佣受不了 罢工离家

雇主出示女佣趁家中无人拖行李离开的画面。(受访者提供)

不过倪镜媗指女佣在第三天就吵着要回家,事缘当天出门前让女佣手洗女儿衣服,但忘了罐子内的洗衣剂已用完,没有交代女佣可从哪里拿洗衣剂,而在她回到家时却发现衣服已经洗好。

“我当时问了她是如何洗好衣服,不过她却答不出,还说要要回家,过后也吵着要换雇主。”

倪镜媗过后与中介以及女佣协议,让她每个星期天到中介中心找新雇主,不过中介公司也必须找到一个新女佣来取代。

“她在6月13日当天早上突‘罢工静坐’,哭着说要回中介中心。”

她指女佣也打给中介称被雇主命令“不能碰任何东西”,不过倪镜媗反驳,她交代女佣工作时,女佣只回答“我不知道,我不明白”,让她无奈。

她说,女佣在隔天早上趁家中无人时,收拾行李走人,到有关当局投诉,称自己无法照顾家中的狗儿,无法继续工作。

“她当天早上看似如常,还向我们问好,但在我们出门20分钟后就拿行李离开,一直到中午有送货员打电话告诉我家里没人,我查看家中电眼才发现女佣已经不在。”

她过后两度打给中介当不果,最后只好到警局备案,过后接到通知,指女佣到当局投诉。

每天溜狗三次‧每次一小时 女佣受不了 罢工离家

女佣(背对镜头者)表示,被雇主强迫坐在电眼监控下,加上无法胜任照料狗的职务而逃跑。(陈佩敏摄)

女佣哭诉:日遛狗3次 1次1小时 常被拉着走

29岁女佣阿夜桑维表示,雇主要求她每日要遛狗3次,每次一小时,但她并不善于照料狗儿,而且狗儿常“失控”,让她好几次险摔跤,被拉着走。

“我是单亲妈妈,育有一名5岁大的女儿,目前女儿由母亲代为照顾,为了赚钱养家而独自出国工作。”

她透露,对雇主第一印象甚好,但是后来却深受照料狗儿一事困扰,因此要求更换雇主。

“她当下给了我两个选择,要就继续做下去,要不然就直接将我送回国。”

她含泪绘诉,上个月13日一早,她曾表明去意已决,但指雇主却要她将行李打包好,要她和行李坐在监视器拍摄得到的地方,待雇主外出回家再带她回女佣中介那里。

“我等了一整天,后来不得已拨电向家庭佣工中心求助,一直至晚上11时才等到雇主回家。”

她说,隔日完成家务后,雇主又要求她再次坐在监视器下等。

“我当时觉得很害怕和无助,便带着行李跑到公寓的守卫室求援,后来辗转联系上女佣中介,才被接回来。”

每天溜狗三次‧每次一小时 女佣受不了 罢工离家

倪镜媗和她所饲养的狗儿。(曾美玲摄)

女雇主1年换5女佣 被列黑名单

1年内换5次女佣,女董事经理坦言已被列入“黑名单”,担心日后无法再请女佣。

倪镜媗透露,她的第一个女佣在两年期满回乡后,她在一年内因各种理由换了5次女佣,之前也收到当局的警告信。

其中一些理由包括:女佣称家人得病要借2000新元治病,不过却出示了一张网络上就能找到的医疗报告、女佣穿着太暴露、无法与母亲相处等。

因和丈夫都有工作,再加上家中有新生儿,倪镜媗非常担心自己无法再请女佣。

“在这件事情后,中介也只给我一个新女佣的选项,不过这次我们一定要小心地选,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