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和其他百多个城市,31年后将遭遇前所未有的

2019年07月13日

苏黎世理工学院的气候分析发现,新加坡、吉隆坡和雅加达等好些热带城市将在2050年遭遇最严重的气候冲击。即使因为地处赤道附近不会面临剧烈温差,但是本地降雨量极可能会发生变化,继而造成更严重的水灾和干旱。

我国料在2050年面临“前所未有”的气候变化,瑞士一项最新研究显示,这些极端气候包括干旱、严重水患等,说明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迫在眉睫。

苏黎世理工学院(ETH Zurich)研究人员针对全球520个主要城市进行气候分析,发现约有22%城市将在未来31年遭遇前所未有的气候冲击,当中64%属于受影响最严重的热带城市,包括新加坡、吉隆坡、雅加达、仰光等。此外,77%的城市届时将迎来剧烈气候变化。

新加坡和其他百多个城市,31年后将遭遇前所未有的

这项研究于前天(10日)在国际科学期刊“PLOS ONE”发表。研究人员采用一套相对“乐观”的模型进行推算,包括假设实施多项绿化政策后,二氧化碳排放量到了2050年维持在稳定水平。

基于上述模型,研究推测靠近赤道的城市虽然不会面临剧烈温差,但是降雨量极可能会发生变化,继而造成更严重的水灾和干旱。

研究空气素质的新加坡理工大学工程系助理教授富勇祥博士(Moshood Fadeyi)受访时指出,我国处在赤道地区,气候变化面临许多未知数,如果不及时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届时的气候可能更加恶劣。

他解释说,热带地区受到的太阳辐射较强,要是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甲烷(methane)等温室气体继续攀升,暖化情况就会渐趋严重。“高温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我国烟霾和水源供应等问题,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减低排放是当务之急。”

新加坡和其他百多个城市,31年后将遭遇前所未有的

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上星期四(4日)在蚬壳石油公司举办的“共创未来”论坛上致辞时指出,如果各国不采取行动应对当前温室气体排放的情况,我国将在2100年面对更炎热的天气、海平面上升,以及南极冰架倒塌带来的巨大破坏。

在南洋理工大学亚洲环境学院任教的班雅明·霍顿教授(Benjamin Horton)表示,此次瑞士的研究结果在意料之中,但是这些“乐观”推测仍不失为一记警钟,提醒国人即使二氧化碳排放量按照计划得到控制,气候变化造成的后果依然不容小觑。

新加坡和其他百多个城市,31年后将遭遇前所未有的

霍顿指出,2050年或许听起来还相当久远,但是二氧化碳可在大气层逗留长达200年,相较于这个时间轴,我国距离极端气候其实并不遥远。“除了影响食物和水源供应,届时能源需求也会增加,所幸我国在环境保护方面早已有所规划,有助抵御气候变化带来的后果。”

新加坡未雨绸缪采取的行动,包括在2011年把新填海土地的最低填海水平调高一米,而未来的大型基础建设如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和大士码头也都会建在更高平台上。政府也在探讨建造防波堤(sea wall)等措施,以更好地保护我国沿岸地带。

此外,我国的绿化政策也获得国际认可,亚太可持续发展问题论坛今年3月发表报告,评估区域各国迈向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度,其中就表扬了我国在今年1月推行的碳定价法令。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