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2019年07月13日

焦虑与落差

陌生人一句简短却充满温暖和力量的话,陈校不厌其烦的解答,以及更重要的是,女儿眼中的欢快和渴望……凡此种种,让我们越来越确定:求学新加坡,应该会是一条更适合孩子学习和成长的路。

决定之后,接下来就是紧锣密鼓的备考。

经过短短六周的语言强化,2014年2月28日,女儿参加了S-AEIS 考试。考完后,我们开始了二个月无休无止的忐忑和焦虑。忐忑的是,S-AEIS 考试的结果要两个多月后才能获悉;焦虑的是,我们身在国内,在如此关键时刻,没有陪伴在女儿身边,不知她的情绪、状态……

但也就是这段时间,在历经了无畏的选择、和孩子的分离关,以及一个忙碌的新年后,我终于有时间对新加坡的教育体系、新加坡留学信息进行一个较为深入的了解和学习。而不似之前,仅仅是网上的走马观花,或是听他人的介绍。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除了课内所学,女儿还利用课余时间加强学业。

我开始查阅很多资料,甚至登录新加坡教育部的官网。一句句英文令我心烦意乱,但幸亏智能手机可以迅速解决很多问题。之前一些碎片似的信息,开始慢慢连结成了一张网。

也因为对新加坡的教育体系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我突然发现这是一条“不归路”,是一条几乎无法回到国内体制内教育的路……我突然开始有点后怕,怕自己匆忙之间同意孩子做下的决定会带来负面的后果和影响。

我把不懂就问的精神在这个阶段发挥到淋漓尽致——不断地“骚扰”校长及监护人,不断地问有关新加坡教育的各类问题。事实也证明,只有更深入的了解,才能解答各种疑问,以及缓解我们焦虑不安的情绪。

回想这段时间,其实是我对新加坡教育知识累积最快的阶段,也为我后来从事这条路铺垫了大量的基础。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到了新加坡,不仅保留了之前的兴趣,还发展了新的爱好。女儿的摄影作品。

同年3月,距离S-AEIS考完还没几天,我们接到孩子的电话,哭着说想回家一趟。天下父母的心都一样,我们立刻向校长申请假期,竟然遭到了拒绝。但冷静下来,我明白自己不应该焦虑,正所谓血浓于水,血亲永远是有感应的,我的焦虑不安会传递给孩子。

既然孩子没有假期,我们决定再去一趟新加坡。

第一,再次拜访学校,解决更多的后续技术问题。诸如:如果2月没有考进,9月我们应该考中二还是中三?各有什么利弊?如果考进,分配到了差的学校该怎么办?新加坡学校的教学水平是否和国内一样参差不齐?校内日常测验是否与正式考试的难度相符?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第二,我们也必须到孩子身边,安抚她、倾听她的声音。也告诉她,万一没有考进该如何面对及选择。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挥洒了女儿无数汗水的绿茵场。

决定好了,一刻都没有拖延,立马请假办手续。3月中旬,我们如期飞到新加坡。这也是孩子在新加坡多年留学生涯中,我们屈指可数探访中的第2次。后来几乎就没有单纯因为女儿再去新加坡了,以至于被监护人误认为亲子关系不佳(此处省略N个羞愧)。

抵达新加坡是周四,我们向校长申请周五给孩子半天假期,但还是未能批准。当时内心难免愤愤:真是不近人情的校长!但既然是校方的规定,我们也只能遵循。由于学校的请假未能获批,我们又怀着忐忑的心情向宿舍监护人申请:周五至下周一的晚上孩子可否跟我们住酒店?没有想到监护人在确认往返时间后同意了我们的请求,简直受宠若惊!

考虑到下午才接孩子放学,我们周五早上睡到自然醒,还悠哉悠哉地溜达了东海岸。还不到放学时间,就来到了学校。孩子看到我们欣喜异常,还表示要请我们吃大餐!

在学校附近一家没有空调的小餐馆,孩子请我们吃了一顿“大餐”——海南鸡饭。一顿我们觉得习以为常的午饭,花了女儿30多新币。买单的时候,孩子流露出心疼的表情,她告诉我们:30新币,足够她在学校吃一周的中餐。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和女儿难得的休闲度假时光。

饭后,我们问孩子附近还有什么好吃的?周末可以去好好吃一顿。但孩子说她也不知道,还告诉我们,要买洗发水之类的生活用品。我很惊讶:这两个月,她是怎么度过的?当得知她是靠省著用上次我们留下的那些时,内心不免涌起阵阵酸楚。

后来,我们又了解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孩子体重轻了三四公斤;因为性格比较内向,也几乎没有交上朋友;每日的学习单调而枯燥,在宿舍和学校之间两点一线地来回……她还告诉我们,她做了一周的“哑巴”,不敢开口说英语。直到发现其他同学也并没有说得非常流利时,她才敢和他们交流。

为缓解孩子的压力,周末,我们陪她去了环球影城,去了金沙顶上,也在附近超市买了好一些日用品。

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在跟她聊天。听她学习上的努力和压力,也听她和我们分享在语言学校里发生的一些趣事。比如:宿舍三个不同国家的孩子,怎么用各自的母语玩同一个游戏等等……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新加坡是吃货的天堂,女儿像老鼠掉到米缸里。

三天的相聚时光转眼即逝,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讲,还有太多的地方没有一起逛,我们只能依依不舍地离开。但我们知道,这次的探望已经给孩子充满了电,即使分别时她也短暂地情绪低落,但焦虑不安已经淡化了。

我们回国后不久,就接到孩子的电话。告诉我们,她又开开心心地上课了,开始和同学们更多地交流和分享了。还说她和印尼同学把物理实验做成的视频被校长表杨了,很开心!我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开始安心等待4月的放榜。

4月28日,放榜日如期到来。早上8:45我们就收到孩子的简讯说被录取了。但由于9点上课时间一到,孩子的手机就被学校收走保管,我们都还来不及确认是被录取到哪个学校。10点左右,学校和监护人几乎同时发来祝贺,恭喜孩子被杨厝港(永康)中学录取。

得知这个消息,当时真称得上是大喜过望!但中国人的习惯性思维,让我又开始翻查这个学校的排名。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新加坡所有150多所政府中学里,这所学校排名140多位!和所有的中国家长一样,我又开始了我的纠结。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贴了一墙的自我鼓励。

我们第一时间和监护人联系,问是否有转校的可能?监护人告诉我们需要用中二年底的成绩申请,如果成绩排名在学校前几可以尝试。

我们又迅速把这个信息反馈给孩子。孩子不负所望,仅用半年时间,在年底的考试中便取到了全级第一的好成绩。

监护人拿着孩子的成绩开始帮我们提交转校的申请:中正中学、美以美女校和德明中学。这三所学校也都接受了我们的申请,并安排孩子参加学校的额外考试。但非常不巧的是:当监护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带孩子去参加考试时,却被告知:接到教育部发文,一律禁止AEIS考生转校。我们的转校之路就此流产,孩子和我们都不免失落。

但虽然失落,我还是告诉孩子:学习靠的是自己,哪所学校都可以出成绩。安安心心念完中学,凭成绩、凭实力考进自己理想的初级学院!

从中国的“名校”转到新加坡一所几乎垫底的学校,落差不可能不存在。但也正因为此,或许激发了孩子拼搏的斗志,也正是凭借著一定要在O LEVEL中打一个漂亮翻身仗的坚定信念,孩子在中学的两年中拼尽全力,最终实现了精彩的逆袭。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中二期末,和同学们一起做了爱心蛋糕送给班主任老师。

外出求学路,不仅仅是孩子的成长路,也是家长的修炼路。历经了AEIS的焦虑,以及被普通邻里中学录取的落差,我也开始更理性地看待孩子的成长。

一条充满着挑战和未知的路,一条努力付出就有同等回报的路,应该就是最考验孩子,最锻炼孩子的吧……

我眼中的新加坡教育(三)一一遇见最美的新加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