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你在新加坡租的房子,能叫“家”吗?

2019年07月14日

这只是我住的地方

一名小杰已经来新加坡已经5年了,从poly毕业后就在一家医院做护士。她有一个新加坡本地的男朋友,早就已经习惯吃食阁、穿人字拖。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对“家”的称呼耿耿于怀。

每次下夜班,男友都会贴心的问一句:到家了么?

不知为啥,她在回复时总会强调:嗯,到住的地方了。

她跟别人合租一套组屋,自己只占一间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外加一个写字台。这个20平米不到的小房间,每个月还要支付700新币的房租,小洁心里想:这怎么能称得上家?

况且,对于租的房子,她也不会特别用心去装扮。这些年在新加坡,因为各种原因搬家,早已让她精疲力尽。谁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就搬走了……

所以,小杰的心里固执地认为,这里只能叫做住的地方。

提到回家,她总会觉得那里应该是个温馨的地方,有热腾腾的饭菜,父母的关心,有喋喋不休的唠叨…这才是家的味道,是新加坡没有的味道。

也许这有些矫情,但小杰心里固执的认为:

出门在外,住的地方哪里都行。但是家只有一个,那个爸妈住的,每次回去都可以为所欲为的房子。

故事二:我有两个家

老实说,你在新加坡租的房子,能叫“家”吗?

新加坡和大马都是家

Amy就不这么想,她也是独自一人在新加坡租房子。她很喜欢把自己的狗窝叫做“家”。

每次朋友聚会,结束时她都会讲:byebye,我回家咯,家里那位还在等着我!说的好像自己结婚了一样,事实上她连男朋友都没有,家里那位也不过是一个毛绒玩具。

Amy比较大大咧咧,心血来潮会折腾一番,把自己的屋子收拾整洁,平时就东西乱丢,房间里乱的像狗窝一样。

但是,她自己却振振有词:家嘛,就是要自在一点,乱乱的才温馨。

她跟新加坡房东住在一起,只租一间房间。刚开始房东老安娣还会念几句,要她这样要她那样。她每次都笑着说好,但没过多久又把这些规矩忘在了脑后。

后来,跟安娣也熟悉了,安娣也随便由她去了。偶尔,做了好吃的,还会喊她:小妹,一起吃饭!

对于Amy来说,虽然住的地方不大,但在陌生的新加坡,这里是她唯一的私人空间。只要进了房间,把门关起来,她就可以肆无忌惮,郁闷了哭一场,累了蒙头大睡,兴致来了还可以通宵看电影。

在她心里,新加坡租的这个屋子和大马都是家!

故事三:这里就是我的家!

Tan是过着过着,就把租的房子过成了家。

他大学开始在新加坡读书,从住宿舍到租房子,屋子对他来说就是个歇脚地儿,也就晚上回去住一下,心里没啥感觉。

后来,他交了女朋友,后来住在一起,屋子被女友一布置,突然间就有了家的感觉。

现在他们已经结婚生子,虽然还是租房子,但冷冰冰的屋子在家人的陪伴下多了烟火​​气息,一个小家也显得格外温馨。

现在,每次有朋友拉Tan出去吃饭,一般都会推辞。因为,他着急回家!

家是什么?

在新加坡,几乎每个外国人都有租房经历。租来的屋子,到底是不是家,每个人的感触都不一样。

有些人可以很快的把新住所当作是家,有些人坚定的认为老家才是家,还有些人觉得管他在哪儿,只要有家人就是家。

不管新加坡租来的是不是家,那个小小的地方,记载了我们在新加坡的一点一滴。因此,它的身份,好像也没那么重要。

人在新加坡,远方的家,有父母的关心与我们的牵挂。新加坡的屋子,也记载了我们的喜怒哀乐。很多人,将来也许会在这里安家。

如果将来选择离开,愿你有回忆留下,愿你有家(佳)人相伴!

有爱才有家,能跟家人团聚在一起就是幸福!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