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才来3个月已怀孕4个月 中介喊冤:连医生都检查不出

2019年07月21日

(新加坡21日讯)女佣上门工作3个月,腹中胎儿已经4个月大,钢琴老师怒退还女佣,却被告知不仅得支付女佣回程机票和薪水,还得支付另请女佣的费用,女雇主不满:“我何错之有,为何要承担这些额外费用?”

《联合晚报》报道,全职钢琴教师傅太太(42岁)育有8岁女儿,她平时忙于工作,因此决定聘请女佣分担家务。

她联系中介公司后,今年1月15日就决定女佣人选,但由于缅甸籍女佣家中刚好在办丧事,所以女佣迟至1月29日才来上班。

女佣才来3个月已怀孕4个月 中介喊冤:连医生都检查不出

请到有身孕的女佣,中介公司又不负责,女雇主傅太太不满花冤枉钱。

傅太太说,自己偶尔对女佣的表现有些不满意,但大致上觉得还可以。

今年4月初,女佣突然向傅太太说,自己肚子不舒服。岂料半个月后,女佣突然说自己不能留下来工作了。

当时,她请傅太太别生气,随即拿出验孕棒,说自己怀孕了。

傅太太吃了一惊,还以为女佣是休息日在外交了男友,于是马上打电话给中介公司。

公司请她带女佣去做孕检,这才发现女佣已经怀孕17个星期,显然女佣早在来新前就已经怀孕。

不过,傅太太称中介公司不愿对此负责,只肯答应她若要另请女佣,公司可给予100元(约300令吉)手续费折扣,但却要额外支付700多元(约2100令吉),让她难以接受和大感冤枉,她认为中介公司应免费为她更换新女佣。

“带女佣孕检就花了300多元(约900令吉)。决定要送女佣回国前,她也一直住在我们家近一个月,但我们不敢让她干粗重活,只请她简单扫扫地之类的。加上女佣返乡的机票,额外支出不少。”

傅太太认为雇主权益没被保护,她称这类的责任,不应该由雇主承担。

中介公司喊冤指医生都没检查出来,“这怎么能怪我们!”

女佣中介公司陈姓经理说,公司严格遵照各项条例,并有为女佣进行体检,但医疗报告确实没写明女佣已经怀孕。

她说,过后负责为女佣进行体检的诊所向该公司解释,可能因女佣体检时正处于怀孕初期阶段,因此各项检查都没能查出。

“过去一年我们也试过发现有女佣已怀孕,就把她们送返回国。若我们知道女佣有身孕,肯定不会介绍给顾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