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警员黎沸挥 认错嫌犯 指挥交通被“问候”

2019年08月02日
菜鸟警员黎沸挥 认错嫌犯 指挥交通被“问候”

黎沸挥当了五年警察,有许多难忘的经历。(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讯)新加坡音乐人黎沸挥曾经当过警察,他分享还是菜鸟警员时的趣事,不仅执勤时认错杀人案的嫌犯,还在指挥交通时被粗口“问候”!

黎沸挥,在当兵时决定签约警察部队,他当了五年警员,当过巡警,也在肃毒和扫黄组服务过,他说:“想为人民服务,也想多吸取一些社会经验。”

他与记者分享还是菜鸟警员时的趣事,令人捧腹大笑。

那时候,他刚从警校毕业,被安排和一名老警员拍档。他记得才当巡警一个星期,就接到命案通知,说有一对兄弟在咖啡店杀了人。

他忆述:“当时我和拍档在警车里,听到同事汇报嫌犯车的车牌,我想起就是刚刚经过我们车子的摩托车,我的拍档立刻开车追上去,在一个停车场,我们发现摩托车和疑似凶器的三角锉。不久后上司来到现场,要我形容嫌犯的样子,我很紧张,大略说了一下嫌犯的衣着。后来他们捉到嫌犯,穿的衣服跟我形容的完全不一样,上司气炸!”

菜鸟警员黎沸挥 认错嫌犯 指挥交通被“问候”

他后来为了音乐梦想放弃当警察。(取自《联合早报》)

还有一次,他被安排指挥交通,由于没有经验,又在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

他笑说:“我忘了让其中一边的车子转弯,结果整条路的车子都在按喇叭。我立刻纠正,我看到那些经过我身边的车子,司机的嘴型都好像在‘问候’我父母。”

他也曾经受过伤。那一次,两个年轻人在商店偷窃,他和拍档分头追,他说:“我追比较小个子的,以为会比较容易制服,没想到,就在一个转角处,突然一支铁棍朝我膝盖打过来。原来不是小只就没威胁,不过还好最后还是捉到对方。”

他说以前的巡逻车没有冷气,只能在车里放一个小风扇,制服又厚,笑言:“脾气难免比较暴躁,这么热leh!”

值夜班惊魂求助女生瞬间“消失”。

黎沸挥当警员时,新加坡正要开始实行邻里警岗,警员会在组屋楼下摆一张桌子,设一个“临时警岗”。

值夜班遇“惊魂记”

黎沸挥清楚记得有一次在马林百列一座组屋值夜班时的“惊魂记”。

“我坐的位子是靠墙的,任何人从哪个方向来,我都看得到。凌晨1点多,我正低头记录工作,突然听到一把女声‘excuse me, sir’。我立即抬头,是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短发女生。我心想,她什么时候来的?她说要到对面的快餐店买吃的,必须经过的地下通道有很多男生,她不敢去,我说让我记录完工作,就陪她去。结果我写完笔记再抬头,她不见了!”

越想越不对劲,黎沸挥于是往地下通道走去,发现那里没有人,而且女生刚才有留下地址,是附近居民,那她不可能不知道快餐店凌晨已经打烊(那时候没有24小时快餐店)。

“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回到座位后整个人僵硬,不敢动!”他边说边示范当时惊吓的表情。

故事还没结束哦!清晨时分,同事来接班,黎沸挥决定到女生留下的地址查看。他说:“她住23楼,我搭电梯上去,电梯门打开后,我不敢踏出去,因为有人在办白事。”

为音乐梦辞去工作

当警员难免会见到尸体,黎沸挥记得有一次,一个老妇人跳楼自杀,他看到尸体很不好受,觉得很悲哀,还有看到车祸死者,让他感叹生命短暂。他说:“那五年我想了很多,决定要做的事快点去做,对音乐的梦想也不再迟疑。”

他当时已经在玩音乐,决定辞掉警员工作,全心投入音乐的世界。他形容递辞职当天的情况,非常“戏剧性”。

“警局有一条长长的走廊,我边走边想,如果我打开大门走出去时是晴天,我就潇洒地走,如果是阴天或狂风暴雨,就去把辞职信拿回来。结果“heng”啊,那天艳阳高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