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妻儿出国两度非礼女佣 航空交通控制经理罪成

2019年08月08日

(新加坡8日讯)航空交通控制经理被指趁妻儿出国,两度非礼缅甸籍女佣,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过后还从后头拥抱,并将手指压女佣胸,经审讯被判罪名成立。

44岁被告郑金汉(译音)案发时是樟宜机场的航空交通控制经理。他面对两项控状,指他在2016年11月28日和29日傍晚,在住家内两次非礼25岁的缅甸籍女佣。

被告不认罪,经10天审讯后,昨天被判罪成,案展下个月12日求情下判。

趁妻儿出国两度非礼女佣 航空交通控制经理罪成

缅甸籍女佣被男雇主从背后拥抱才惊悉遭非礼。(档案示范照)

控方结案陈词显示,受害女佣是第一次离开家乡工作,2016年9月22日开始到被告家工作。

被告已婚,与妻子、岳父岳母以及两名年幼孩子同住,岂料却趁着他们出国到中国旅行期间,趁机非礼女佣。

女佣供证时说,她在2016年11月28日傍晚跟着被告进入卧室,当时与被告之间只有约50公分距离,并在指示她如何做家务时,突然说他很累,晚上还要执勤,就将头靠在她的右肩上。女佣将身体转开离开房间,但当时的心情并未被被告的举动所影响。

直到隔天傍晚,女佣在主人房浴室清理瓷砖时,被告突然从后方拥抱她,手指压住她的右胸,她才意识到不对劲,拨电给一名女佣训练员求救。

避开闭路电视

住家装有至少3架闭路电视,被告被指专挑电眼“看”不到的地方下手。

控方指出,被告知道家里哪些地方没有闭路电视,因此才会选择在那里非礼女佣。

控方也指出,女佣原本是个个性开朗的人,平常会边做家务边哼歌。虽然闭路电视没有拍到案发过程,但控方指出,闭路电视拍到女佣在第二次被非礼之后在厨房里哭泣。

当女佣对被告说,她想打电话给女佣中介所时,被告更是对她大发雷霆。

指女佣怀恨诬赖

被告辩称两个月没给女佣薪水,期间又不准她打电话回家,她因此怀恨在心诬赖他。

被告指女佣在异乡工作,想念家人,加上她只能睡地板,又常被告责骂,还被拖欠薪水,因此对他不满。

被告称她是为了要以替别的雇主工作,才跟楼上的女佣共谋诬赖他。

但控方反驳被告说法,指女佣是个诚实的证人,被告之前曾几次“不小心”与她有过肢体接触,她都没有放在心上。

Postin: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